驗證期(再談反對資本主義)

在街上閒逛,看見不斷迎面而來的途人,一批年青人仍在「佔領中環」,心情既納悶又迷惑。記得電影 Matrix 中主角 Anderson ( Neo ) 的寢食不安,感到世界總是不像真的,總有點不對勁,但卻説不出是什麼?

拿了「左翼 21」的小冊子,看罷他們「反對資本主義」的原因理據。今時今日,在香港的中心地帶,還看見大大的橫額在反對資本主義,傳媒蜻蜓點水,港人卻不意為然,愛理不理,感覺事件背後像是否隱藏重大陰謀,而小數「革命分子」要把它揭露於世人前,這與科幻電影的橋段不相伯仲。

大部分香港人沒有政冶通識,小數略有理解的所謂「中産」,已成社會的既得利益階層,有人説他們暗地裏把政治 “ turn off ”,裝作三不(不見、不聽、不講),「上了車」就無需多談,如同宗教狂熱者,深信森林定律,達爾文社會主義,一切是能力及選擇的結果,與人無尤,那麼你們還吵什麼?而香港學者則躱在一角,不見有多少的動靜,紐約的卻在街頭講課,作家、明星、導演齊齊表態聲援。

此時此地,仍然避談意識形態,上世紀談了很多,談到沒有出路,很多人認為最好不要再談,再談只會出現分化撕裂,各走極端,偏偏問題不會因為不談而消失,它卻像幽靈一樣,若走不出第三條路,只會隨時在你左右出現。

當年蘇共鐵幕倒下,中共轉走國家資本主義,人家説姓「社」的已玩完,於是新自由主義抬頭,成為唯一的「宗教」,但對我來説,不宜太早下定論,只是各自的「驗證期」不同罷了!

廣告

反對資本主義?

上星期六的「佔領中環」行動,是響應全球各大城市發起的運動,今次「佔領中環」由多個社運組織聯合進行,先在交易廣場聚集,後進駐匯豐總行大樓下的空間。當天到場一看,最大的橫額是「反對資本主義」,其後是「打倒金融霸權」,當然還有其它訴求的橫額。

現正拜讀 Adam Smith 的《道德情操論》,Adam Smith 是自由市場經濟的老祖宗,有學者說看了他的著作《國富論》,也應看其《道德情操論》,否則容易對其某些理念有誤讀。 除此之外,《道德情操論》中前段論同情及激情,當中提到激烈的情感宣示行為,目的是讓旁人產生同情感,但若這種激烈情感宣示背後的原因不明確,或不能與旁人產生共鳴感,這種激烈的情感宣示不能起作用,有些甚至帶來反效果。

因此具策略思維的社運人士,都明白行動前「論述」及其宣傳的重要性。無論他們的理由是否正確,「反對資本主義」這面旗幟,對港人來說,大都不能理解認同。

同樣在設計裏,原研哉(設計師及設計研究者)也提到「設計是說服人的工作」,要說服人接受設計,必先對設計所針對的問題有清晰的理解、肯定及宣示,繼而再提出方法、主張或行動,設計並非只有單一抽象的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