劣質設計師(四)

多年的設計生涯中,一些共同的「問題」會經常在大家之間出現,如在設計的過程中,你會否堅持己見,毫不退讓,又或是你已經完全妥協,無論你認為是對是錯,客戶説什麼便什麼。這些老生常談的問題,自己也感到厭倦。

究竟那一種心態才算正確?這關係到設計師本身的性格及對設計「基本概念」的認識,先不理會客戶本身,有些設計師本身性格就非常自我,從剛畢業開始便是這樣,若果這種自我不能隨時日經驗而調節,這類設計師都不能在這行待多久,我多年來就曾遇見不少這纇年青人,他們最終都不能在一間公司裏「打工」,或許他們會轉職到其它行業,或自行創業等。

每個人都有自我,分別在於處事中,自我的投放程度有多大,「自我」不是致命傷,但若自我加上自傲,那問題便嚴重了,上篇提及設計師本身的知識面應是廣闊的,若一位設計師自視品味超脫,思想高人一等,那他如何理解世界不同階層的人及其生活,如何謙卑的去接收自己不懂的知識?這類設計師極其量只能留戀在自視「貴族」的階層裏。

廣告

劣質設計師(三)

上篇略談了設計工作的性質,因此若立心當一位真正的設計師,就要有其心理準備,在入行前,至少要對這分職業有基本認識,包括工種、層次、要求、薪酬及前景等,但必需注意,要看的不是那些「一將攻成萬骨枯」的成功個案或極端例子,要看的是地區及普遍情況,因為你可能不是那每一百位中的唯一一位設計明星。話雖如此,但如果你真心愛當一位職業設計師,十中有九的原因説當設計是一分爛工作,但只要有剩下來一個單純愛設計的原因,你或許也會「食得鹹魚抵得渴」,所以不想成為劣質設計師,這點需慎重考慮。

設計工作的性質比一般工作有別,因此要求設計師的能力質素也特別,我的設計生涯中,感受到本地的客戶對香港一般的設計師,其評價是不高的,相反設計師對客戶也有不滿,客戶認為設計師不懂商業,創意不高,設計師則認為客戶只懂千改萬改,只用其手,不用其腦……

回説劣質設計師,就是他們對設計能力的認識有多少。常説設計師的知識面要廣要闊,對事物要有好奇心,絕不是孤陋寡聞的宅男宅女,加上設計專業確實有不少實實在在的「硬知識」,可惜不少劣質設計師,以為認識了丁點兒軟件操作的技倆,便可以利用所謂創意的名號混兩餐,實質他們都是不學無術、自以為是、自欺欺人。

要人家尊重你的職業,你也必需對自身的職業有一分尊重,即「敬業」。

劣質設計師(二)

上篇提到有關劣質設計師的「根源」,主要是一班不太清楚自已「要乜」,“HEA” 著地所謂「學設計」,得一紙(證書)後進入設計行業混兩餐的青年。

很多這類入行者,其實不太清楚設計行業是什麼一回事,或不了解作為一位設計師應具備的特質,社會(包括業界或學界)也把設計行業的資訊、實質的業內情況表面及扭曲化。設計行業不是一般行業,它除了要處理很多主觀的抽象價值(如美學上的),還有很多從工作(作品)中表現出來,有關設計師的狀態能力,情況就如運動員一様(可參看本網誌《設計師如運動員》一文),它不是一種單單「任務完成」或「交差了事」便算的工作,很多其它的工作,只要你循規蹈矩,完成任務,你出力,他出糧便可以。但設計行業需要你真心愛設計,對設計有持續的熱誠,對知識有尊重,對世界有好奇,否則你不能成為一位活生生的設計師,只會變成設計喪屍。

換句話説,設計是一種「志業」,從業者需對自身及行業有所要求,甚至擴大至對世界的一種理想或改造,他們都是理想主義者。可惜不少劣質設計師,他們沒有上述特質,只視設計為一工作(Job),是單純的上落班,出糧和放假,就是如此。

劣質設計師(一)

想寫這編文章很久了,坊間漸對那些「各打五十大板」的評論文章有意見,即是説,看似偏激的文章,又如何?總好過永遠犬儒,真正的積極正能量,是你敢於面對、正視及想辦法解決問題,這是我的人生態度。

劣質設計師充斥整個香港,但如何介定一位設計師劣質?這點就很少人討論,包括現有各大設計院校,它們連一套較有系統的設計倫理也沒有,那怎會有 “QC” 這一概念?亞朱亞九俾得起錢,學院又無門檻關卡,“HEA” 得過兩年,一紙在手便説自己是設計師。

很多年青人去讀設計,背後的動機很含糊,香港教育最失敗的地方,是沒有讓年輕人在成長階段中去探索生命和認識自己,以一套既定的標準或意識形態為各人洗腦,當他們失落於這套標準或意識形態時,便會感到迷失,每次聽到學生説困擾,除考試壓力外,便是選科,或選擇研究題目(大專生),「自行選擇」是他們的大難題。

説來荒謬,去讀設計的學生,很多都是不知自己可做什麼、可讀什麼的一群,對設計沒有理想期望,他們心想容易渡過兩三年的所謂學設計,出來社會找一分不算是藍領,名字不難聽的工作便算。對我來説,除了大學外,大部分設計院校都是無收生門檻的,荒謬的是你會得知不少學生選修設計的原因,有的是因為不用考試,有的是因為自以為好型好自我等。

上述的大概是劣質設計師的「根源」,若你是學生,也不希望你是上述的那一種,請不要誤會,我同意不必用一種功利主義的心態看選科,同意無論你選修什麼科目,也不一定需要與將來的職業掛鉤,同意尋求知識的機會應是平等及公開的,同意無論你在修讀什麼,都可單純看作是一種知識探求或享受學習生活的過程,而最不同意的,是你根本不知自己在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