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之前後

創意是什麼?其實這些基本問題,值得我們再問一次!

此時此刻的香港,十之八九都說創意,你會有什麼感想?記得二三十載前說創意,就會給人賦與不切實際之名,為什麼呢?坦白說,此刻的創意,總給人一種「臨急抱佛腳」的感覺,而不是一種恆常的人生態度!此刻不段提出創意,總給人一種港式工商營運已走到窮途未路,面對全球性的競爭,不得不行的一條出路。

或許直接市井一點,創意就是那班資本家面對競爭,為賺錢而吹谷出來的一種口號!因此我所感受到此刻的創意,大都給誇張及神話化了,好像把創意說成是所有事情的良方……

其實一件事,是否需要創意,背後是需要我們認真的思考,一些創意好像能解決某些問題,但實質上又會帶出其它的問題,而我所感受到的資本家或創作人,都只會利用這個過程中盡量賺取金錢或自我滿足,對「創意」的前後,大都不認真對待!

廣告

地產霸權與城市創造力

這可能是一個老生常談的題目,與很多有識見的人談過,凡說到香港的創意生態,最終只有一個結論,一日地產霸權不死,香港的所謂創意產業,是不會有大作為的!而政府提出的六大產業,也只是政治上的「虛言」,充滿無力感。

或許你會感到我無矢放箭,地產歸地產,創作歸創作,有何相干?宅男宅女躲在房間搞搞創意,自我的藝術家搞搞自我的創作,自我感覺良好,也有一些人有此想法,就是認為在這種地產霸權的環境下,只有創意才能帶來希望和曙光。

在諗書的日子,已明白「創意」、「創造」和「創新」的區別,創意停留在意念的階段,創造是把意念實踐或「造」了出來,創新更是進一步的革命性社會成果,本文指涉「創造力」,所以是指把意念實踐或「造」出來的能力,創意不難,我常遇到各方人士,滿腦子創意念頭,可惜「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縱使一些人有把創意提升至創造的決心,但也面對著種種障礙,難以達到創新的階段。

地產霸權不獨是地產的問題,也是壟斷的問題,我們常說香港正在「商場化」,各區一式一樣的商場格局(惠康、百佳加佐丹奴),令到銷售渠道單一化,新公司新產品要上市,受盡百般欺凌,面對不平等條款,也要硬著頭皮簽下來,舖租貴,新產品若然體積大,自然不太受落,存貨也少,相應貨品的運輸成本高昂,產品的價格也難以平衡調控,這些由地產霸權引出的現實障礙,這裏提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地產霸權的形成是由於畸形的政經結構和歷史因素,對城市創造力的最大摧毀是一種「人心異變」,繼而引來種種價值觀的扭曲,當產業單一化,樓房成為永遠向上及快速的資產增值工具,對「本地」商人廠家而言,以本業作為賺取利潤就顯得並不首要,因此便無動力以「創造力」作為提升業內競爭的條件。

對一般中小企而言,因為地產霸權而帶動的整體經營成本上升,即使認為設計能幫助業務發展,但大都來得畏首畏尾,怕輸不起!

對一般人而言,則變得價值觀單一,當「上車供樓,然後資產增值」成為人生的唯一方程式時,也用盡大半人生的精力時間為此努力,「創造力」也只會成為奢侈多餘的東西,人為自保一份穩定收入,來達到上車供樓的重任時,便會越嵌一種犬儒及官僚的工作文化,抗拒新事物,怕改變,怕冒險,雖知創造往往就是帶著冒險求變的東西。

城市創造力不是單單說要辦多少個國際論壇,培育多少創意人材,也不是要說建多少設計中心和藝術村,而是整個社會價值多元,人民有求變革新的慾望,敢於嘗試冒險,不會以擁有幾塊自動增值的磚頭,作為成功的唯一指標。而現今的香港正處於一個極度保守的社會,缺乏包容性,那麼我們還剩下多少的創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