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愛元素

上圖是一張觸感地圖,是最近一個《多一點藝術節》 —賽馬會共融藝術計劃的展覽所提供的,地圖附上凸字,協助視障人士參與活動。

這令我想起多年前參與超市物品的包裝設計,我向同事建議在包裝上加凸字,好讓視障人士能辨識那是什麼產品,當然這個建議沒有達成,在包裝上加上凸字,首先要聘用專業人士做翻譯工作,在印刷上也要額外的加工,單是這兩項便會增加產品成本,這個成本的增幅可能不高,但對於超市中某些定位的產品而言,價錢的輕微差異,卻會構成銷路上很大的影響。

因此這種小眾的關愛元素,是很難依存在商業的市場機制中,在商業、利潤和市場的條件下,都需要用另一種思維去達成。

例如現今有很多大機構,為修補社會形象,都會成立 CSR (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 部門,投放資源於一些團體,合辦一些能提升「企業社會責任」的項目,以商業或市場的角度去看,這種資源投放後的回饋,也可反過來看成是企業品牌的提升。

結合小眾關愛元素的用品或設施,很多團體未必有足夠的成本去生產製作,但不妨尋找上述的CSR 部門贊助,他們可藉此宣傳及提升社會形象,而另一方面也可藉著他們的贊助而降低生產成本。

廣告

天星無障礙

路經中環天星小輪碼頭,去男廁,見門上有失明人輔助凸字(見上圖),心裏感到恩惠,以為「通用設計」(通用設計不等同無障礙設計,但通用設計都包含無障礙的考慮在內)在香港通用起來,再推門進入,但見廁內狹小,地上沒有任何導盲線或協助失明人士之設計,反之心裏感到奇怪,失明人士進入廁內會發生什麼事?如何分辨那裏是坐廁,那裏是洗手盤?會碰撞到正在如廁的人嗎?腦內充滿想像及疑問……

踏出男廁後,又發現廁所地上的導盲線(見下圖),此導盲線一直向前伸延,郤沒有分支伸延至廁所門外,試想像失明人士沿著導盲線行走,何時才知走到廁所門前?如果有從事這類無障礙設計的朋友,可否解答我以上的疑問?

我最討厭的是一種「形式主義」,只在形式上做了,並不問實質的結果及意義,像什麼都是無用,形式上做了便算,就是這種犬儒的心態令我們停滯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