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界的個人及保守主義

多年來的朋友都知道我不段地辦一些活動及計劃,當中很多的都是針對本地設計界的問題,這些問題都是從多年實戰工作中所感受得來的。

這些活動及計劃,除了具推廣和教育功能外,都是想點出問題所在,繼而面對、思考及去解決。
香港是一個非常「保守」的地方,可能有很多人不自覺,其實他們都可以歸類為「保守右派」這一種意識形態(當然他們也抗拒被歸類標籤)。事實上,他們也不知何謂「保守」,這並不是指衣著外表或文化生活上,跟不上時代的那種保守。

簡單來説,保守主義信奉現存的東西(或現況),必有其成立的原因,而且這種原因必然是順應著某種「可諒解」的背景情況,因此任何外來的介入或變革,都只會做成「搞亂檔」。

保守主義常存在於「既得利益階層」中,非弱勢那邊,為了保有現存的利益狀態和因素,既得利益者都會抗拒「介入或變革」,要保持現狀,便會對很多事情的看法變得保守。這點在香港的居住問題,從地産、中産及政治三者掛勾的關係中便突顯一切。

而右傾人士有一特色,他們通常都較個人主義,香港人右傾是歷史因素構成的,如上一代多為逃避共黨而南來香港,加上冷戰、八十年代經濟起飛、新自由主義等因素,香港人膜拜的是個人自由,所以從不慣聽一些集體性的指導思想、規劃性的介入或改革,這種特質由上一代傳下來,浸透到很多港人的意識中,他們認為世事背後自會有一雙「無形之手」,事物會因應其自身的利害自然地發展下去,不必人為干預。

話説回來,多年來辦這些設計上的活動,或向同行點出設計界上的問題,總會感受到有很多個人及保守主義者,他們通常會有一説法,認為你「搞」那麼多或説那麼多都是多餘的,這樣做只會是嚕蘇和抱怨,只要「做好自己」便成,然後他們會向你點名很多成功例子……
這種説法類近社會上一些「大右」的思維想法,如「窮人是懶人」,或在任何社會不公義的狀況下都對其啞口不提,認為自力更生是唯一出路。擁抱這種思想主義的人,傾向把事物的成敗因由集中於個人因素上,俗語説:「自己攞嚟!」,因此只有「做好自己」,才能成為他們唯一的邏輯。
當然我認為「做好自己」是必需的,但對於一個整體來説,這是不夠的。

廣告

藝術獎項

20130509_202022 LR

20130509_195544 LR

獎項的目的是對努力者的一種鼓勵。

上圖是本屆香港藝術發展獎的頒獎禮現場,一位朋友獲藝術教育獎,我被邀請到場觀禮。
以前香港的藝術界沒有這種「大場面」,向來藝術在香港都是小眾、小圈子。隨便在街上找幾個路人問問,上屆香港視藝獎得獎者是誰,沒有人會説得出來,今屆的得獎者是白雙全,除了文藝界中人,香港有多少人認識他?但一提到杜汶澤,三姑六婆都知道他是誰,同屬藝術,分別是香港實質只有娛樂圈,沒有藝術界。

因此説獎項的目的是對努力者的一種成就的肯定,那就要看這種「劃界」劃到那一個範圍去。在文藝界裏,藝發局的年度藝術獎,可以説是一種成就的肯定,但當這種「劃界」擴闊到更大的更廣的時候,那就要大家去思考觀察了。

説到底,香港的文化發展,藝術設計等等,仍充滿種種問題障礙,獎項是對努力者的一種鼓勵,不應看作是唯一的安慰,那是代表一整個界別授與個別人士或機構的(當中必然有人不認同),得獎者應該放下「個人主義」的思維,以這種鼓勵去回饋一整個界別或更大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