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正能量?

「最近常在看一個香港設計師的 BLOG,特意推薦給大家~
沒有甚麼的作品分享,沒有太多的圖,Blogger 也沒有忿言訴說設計之苦,只有平淡的評論設計之事,大部分都說得很好。
https://designcritique.wordpress.com/
共勉之喇~」

以上是一條 Referrer’s link 的內容,已經是多個月前的了……

就讓今次遠離評論,說一點感性話。
以往曾有一位朋友說過,作為設計師,在香港,你越愛設計,便越痛苦。若果你正如日方中,或你根本不愛設計,是沒有這種感覺的。

入行快要廿年了,說怨言,當然有,比你想像中多。但經驗告訴我,越向人訴苦,人便越遠離你,特別是保守的香港人,香港人很極端,一批人活得很快樂,一批人活得很痛苦。

正如香港現今千瘡百孔,人家只會自我催眠「正能量、正能量、正能量……」,而不會正視、思考,繼而用行動解決問題。而第一步「正視」問題,就是把問題說出來。提出來,卻往往被人(保守人士)視之為「散播負能量」,無病呻吟或怨天尤人,縱使大家都受著同樣問題的困擾,但大部份人寧選鴕鳥政策,那會感覺良好一些,這就是港式犬儒。

我是人,當然也會怨天及呻吟,但心底裏其實只想控訴,及把問題說出來。久而久之,我明白要把問題說出來是有技巧的,所以我開始了這個網誌。
要做到令人思考的呻吟不是易事,我也是在學習中,我永遠相信真的正能量是「正視、思考及以行動解決問題」三步曲。

謝謝各位到訪此網誌的朋友,共勉之!

地產霸權與城市創造力

這可能是一個老生常談的題目,與很多有識見的人談過,凡說到香港的創意生態,最終只有一個結論,一日地產霸權不死,香港的所謂創意產業,是不會有大作為的!而政府提出的六大產業,也只是政治上的「虛言」,充滿無力感。

或許你會感到我無矢放箭,地產歸地產,創作歸創作,有何相干?宅男宅女躲在房間搞搞創意,自我的藝術家搞搞自我的創作,自我感覺良好,也有一些人有此想法,就是認為在這種地產霸權的環境下,只有創意才能帶來希望和曙光。

在諗書的日子,已明白「創意」、「創造」和「創新」的區別,創意停留在意念的階段,創造是把意念實踐或「造」了出來,創新更是進一步的革命性社會成果,本文指涉「創造力」,所以是指把意念實踐或「造」出來的能力,創意不難,我常遇到各方人士,滿腦子創意念頭,可惜「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縱使一些人有把創意提升至創造的決心,但也面對著種種障礙,難以達到創新的階段。

地產霸權不獨是地產的問題,也是壟斷的問題,我們常說香港正在「商場化」,各區一式一樣的商場格局(惠康、百佳加佐丹奴),令到銷售渠道單一化,新公司新產品要上市,受盡百般欺凌,面對不平等條款,也要硬著頭皮簽下來,舖租貴,新產品若然體積大,自然不太受落,存貨也少,相應貨品的運輸成本高昂,產品的價格也難以平衡調控,這些由地產霸權引出的現實障礙,這裏提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地產霸權的形成是由於畸形的政經結構和歷史因素,對城市創造力的最大摧毀是一種「人心異變」,繼而引來種種價值觀的扭曲,當產業單一化,樓房成為永遠向上及快速的資產增值工具,對「本地」商人廠家而言,以本業作為賺取利潤就顯得並不首要,因此便無動力以「創造力」作為提升業內競爭的條件。

對一般中小企而言,因為地產霸權而帶動的整體經營成本上升,即使認為設計能幫助業務發展,但大都來得畏首畏尾,怕輸不起!

對一般人而言,則變得價值觀單一,當「上車供樓,然後資產增值」成為人生的唯一方程式時,也用盡大半人生的精力時間為此努力,「創造力」也只會成為奢侈多餘的東西,人為自保一份穩定收入,來達到上車供樓的重任時,便會越嵌一種犬儒及官僚的工作文化,抗拒新事物,怕改變,怕冒險,雖知創造往往就是帶著冒險求變的東西。

城市創造力不是單單說要辦多少個國際論壇,培育多少創意人材,也不是要說建多少設計中心和藝術村,而是整個社會價值多元,人民有求變革新的慾望,敢於嘗試冒險,不會以擁有幾塊自動增值的磚頭,作為成功的唯一指標。而現今的香港正處於一個極度保守的社會,缺乏包容性,那麼我們還剩下多少的創造力?

設計就是政治(三):既得利益者

我們常在電台時事節目中聽到「既得利益者」一詞,這詞有什麼意思?何以又與設計扣上關係?

早前在某雜誌撰文,題目是「在通用設計前」,內容涉及產品研發,當中引用了某電動車的故事,《電動車之死》(註1)是一紀錄片,論及由 GM 通用汽車公司研發的 EV1,一款受用家歡迎的電動車,最終如何由各方「既得利益者」置誅死地的故事。

不少設計師很天真,以為好的東西必受「市場」歡迎,卻不明白市場中不同的「持份者」(商家、製造商、代理商、用家……),是當中不同的「既得利益者」,產品要存活下來,就是要平衡這些「既得利益者」的利益。

容我再以香港的房屋問題作為例子,財政預算案過後,很多市民在呼喊政府為何不復建居屋,但香港的房屋問題,不是一加一等於二的問題,當中涉及「深層次矛盾」,最關鍵的就是這批為數不少,「上了車」的所謂中產階層的「既得利益者」,當房屋已不再是居往的空間,而是眾人把畢生精力儲蓄投放當中的「資產增值工具」,而政府聯同地產商又在幕後操控其供求的時候,這批「既得利益者」也就成為政治穩定的重要因素。

「既得利益者」有一特質,就是不想有「大變」,愛現狀,因此相對「保守」(註2),因為他們在現狀中能承襲過往局面所造就的利益優勢,如果香港房屋問題的答案,是提高供應市民可購買的廉價房屋(在同一市場內),導致樓價下調,必定對這批「既得利益者」帶來衝擊,影響政治穩定。

設計永遠就是資源分配,平衡利益的課題,「既得利益者」往往就是當中的辣手問題。

註 1: Who killed the electric car?(中譯:《誰謀殺了電動車》), Papercut films, 2007
http://www.whokilledtheelectriccar.com/

註 2: 可參看本網誌「保守」一篇

有關香港的房屋問題:可參看:
《地產霸權》
潘慧嫻著
天窗出版社有限公司,信報財經新聞有限公司 2010 初版

Photo: GM EV1

保守

最近經常在傳媒聽到「和諧」兩字,與之並行的是「激進」,單從字面上看,很容易認為和諧是正面的,而激進則是負面的。在香港,由於以往的教育及殖民地文化,我們大都不會去認識這些觀念,及與其背景作出思考。

而激進的反意應是「保守」,若套用在社會情境上,我們同樣對「保守」一詞一知半解,甚至有人認為我們活在香港這個經濟及資訊發達的社會中,已很「現代」、很「潮」,一點也不保守!但對社會文化有研究的人,大家都認同香港是一個非常保守的社會。

「保守主義」並不反對進步,只是反對激進的進步,寧採取比較溫和穩妥的方式。但何謂激進的進步?而「激進的進步」這種訴求又為何會出現?

理解保守主義,可從文化、宗教、經濟及政治不同的層面研究。香港基本上是一個以「保守右派」為主的社會,容我簡而言之,保守主義認為「過往的模式」或傳統有其精妙之處,或是一種經沉澱累積,難以一言以蔽之的智慧,不應受到劇烈的衝擊或輕率的取替。

而香港的保守,與歷史因素有關(引用呂大樂的《四代香港人》,我們第一及二代港人對中國早年激進的政治運動的厭倦及影響),其次是過往殖民地的政治及經濟政策,造就了一批「既得利益者」,這批人當然深信這種「過往的模式」的價值,也不想現有這種被譽為「激進」的衝擊,影響到自身的利益及安穩。而大部份港人的意識形態傾右(是一種不自覺的傾向,因我們過往的通識沒有左右的觀念),自然也傾向於自由主義的屬性,即不喜歡外力的介入,認為不干預的自然的發展才是正確的方向。(但引用許寶強教授的說法,香港的卻是一種「偽主由自義」,即這種自由的背後卻是種種的不公義,但我們郤誤以為擁有真正的自由)

可惜的是,我們不知自由的基礎是公義,而往往張顯公義就需介入,甚至需要強而有力的行動才能有效。說到設計,也是一種資源分配,平衡利益的思考,若設計思維普及成熟,政策的設計便容易找到當中的平衡點,不會盲目的活在一種「偽和諧」的情況中。

按:「激進」又可稱為「基進」( Radical )

維基百科對保守主義的解釋
http://zh.wikipedia.org/zh-hk/%E4%BF%9D%E5%AE%88%E4%B8%BB%E4%B9%89

參考:陳士齊、羅永生:香港保守主義的崛起與警號 (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MjkVfeoI0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