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付地產霸權

地產霸權在香港已是不爭的事實,正如我在前一些文章說,它是香港的癌症。

有些人提出治癌的方法應以「樓市軟著陸」為原則,那就需要政府施行一些政策,例如提供土地供應及增建房屋等,其實這些方案都不是什麼真知灼見,運用一些調查研究,加上基本的邏輯推敲,這些解決方案不難獲得,但問題的死結並不在此,而是一系列意識形態、政治及既得利益者的關係。

若問要打開這個死結,你有什麼辦法?那是沒有的,除非有主動介入的強硬政治手段、一次可歸咎「自然」的經濟大崩壞、或出現千千萬萬個龐一鳴,否則這個癌症會一直存在下去。

常有一種帶點亞Q 的說法,就是「改變唔到現實便要改變心態」,無論如何,這也是一種逆向思考的方法,因此有人提出,我們應該改變對住屋的看法,改變對房產的價值觀,提出居住權是人權,居住權不應扭曲成為商品及市場化,置業不應是人生的「必然」,提倡租住的好處等等。

要這些脫離主流價值的思維想法成立,是需要有真正現實條件支持的,例如說租住的好處,就必需有能力對付加租的問題,及解決搬遷構成的煩擾障礙,設計思維應可在這一點發揮作用,要改變置業不應是人生的「必然」,是意識形態的改造,這也是傳意設計這一範疇的長線工作。

(上及下圖:對付地產霸權,「流動」是值得探討的課題)

廣告

終極設計

設計師不斷的去設計,無論是否職業性質,我們(設計師)設計了不少產品服務、視覺圖像、服飾或居室環境等,這些東西全都是為了我們生活上的慾求而出現,從表面看,我們似乎為了社會作出不少貢獻,但郤很少反思這些東西背後的種種關連,產品服務背後的政治及環境生態,視覺圖像內隱含的意識形態等等。

電影 “ The Wisdom of Forrest Gump ” 港譯《阿甘正傳》中,阿甘的母親曾說道:「其實一個人真正需要的東西是很少的,我們很多的東西,其作用都是來威給人家看的。」這是什麼意思?人是很奇怪的,存在往往就是尋求一種族群的認同,別人有的,你希望有或覺得需要有,當大部分人手持一部 i-phone 4 的時候,你沒有,你可能會感到格格不入,無論那台 i-phone 4 對你的意義是什麼……

這是什麼?這是「主流價值」,主流價值有時是欠缺反思的,像人(香港人)的一生應怎麼過,是「讀書、戀愛、買樓、結婚、生仔……」的主流模式,還是有別的選擇?生活的方式,是否也有別的選擇?關鍵是你有否能力,在心理上脫離主流價值的枷鎖。

主流價值支配了大部分人的生活模式,而現今的設計,就是給這些生活模式牽著鼻子走,而我們亦少有反問這些生活背後的意義何在,只求做到人有我有,不甘示「弱」,就算有多少無奈不合理,也只會絕對犬儒,跟隨大隊。

所以「終極設計」,不是按著這種不經反思的主流價值下的生活模式,而洐生出來的種種設計,而是回歸根源,運用設計思維,反過來先去好好的思考及設計生活!香港有「設計師」能做到這點嗎?有,龐一鳴是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