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中的樂園

20150712_181827

以「集體回憶」出師的荔園重臨中環,和年青的同事朋友談起,原來很多都沒有到過荔園。但對於我這一代人,荔園卻是難以忘記的珍貴回憶。
當年香港有兩個遊樂場,一個是位於九龍新蒲崗的啟德遊樂場,另一個便是大家常談到的荔園,印象中的啟德遊樂場,那裏的機動遊戲比荔園更為強勢,也是全港首次引入過山車的遊樂場,後來卻因地租高昂,地點不佳等因素,於1982年結業。如果大家想回看當年的啟德遊樂場,那只有在互聯網上尋找僅餘的片段而已。至於荔園,則去到1997年結業。荔園的位置較啟德佳(啟德位於工廠區旁),不知多少人會記得當年荔園對出的是海旁,在還未填海的年代,那裏有泳灘及小艇出租,情侶遊人會「曳搖共對輕舟飄」,浪漫一番。當年的我還是小孩,印象中就和母親到過這海旁,坐在一塊倒下的樹幹上看海。

20150712_181856

孩童年代,大可用一個幾亳,跳上6號往荔枝角的巴士,便可直達荔園。而幾塊錢的入場費,其實十分「街坊」,荔園這種街坊的感覺,不限於它的入場費,內裡的員工,叔伯大審也有,再加上它位處市內地帶,交通十分方便,年紀再大一點的時候,經常會和幾位朋友仔(不用父母伴同),相約晚上出發,去荔園玩到關門才回家,而晚上的荔園,另有一番情懷風味。
當年典型的遊樂場都有一些標誌性的設施,如旋轉木馬、碰碰車、摩天輪、咖啡杯和攤位游戲等。這是典型「樂園」的概念,縱使我在外地生活的日子裏,看見人家穿州過省流動的“interstate fair”(流動遊樂場),也會保留這一種基本的樂園概念。後來香港出現了一個新名詞「主題公園」,也標誌著新型式的遊樂場面世,其後荔園也不甘後人,推出「宋城」,當年荔園面對最大的威脅,就是簇新的海洋公園。即使如此,荔園本身的基礎並不弱,它有單軌火車、溜冰場、動物園,還有後期的恐龍屋。

20150712_183739

時代是不段轉變的,孩童年代嚮往的是來路的舶來品迪士尼樂園,相比之下,或根本不能比較。坦白說,雖然對當年的荔園充滿感情,但確實在營運發展上,卻追不上時代的轉變,即使你感到荔園那方已非常努力,但也敵不過時代的巨輪。迪士尼樂園的厲害,是它早在開始時已明白創意產業與其它工種行業環環相扣的道理,電影、舞台、出版、玩具等令到樂園本身不斷「有機」起來,他們有的是現代的樂園管理,非常重視想像、經驗、視覺和細節,更重要的是有一套完整的創意產業概念。

20150712_190025

20150712_190721

當年的荔園並非沒有跟「文創」(文化創意)連結起來,記得小時候有一電視兒童節目「荔園小天地」,盛傳不少本地的天王巨星在未當紅時,也曾在荔園的舞台演出過,甚至當年購入荔園的邱德根先生,亦同時是當年麗的電視台〔後來易名為亞州電視〕的擁有者,如此背景,應該大有作為,但對於後期成長的港人,為何荔園總給人一種很「山寨」的感覺。
最後荔園於在1997年3月31日晚上,與「宋城」一同結業,原址則變成一地產項目。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廣告

美心的設計搞作

20150708_130527

20150708_125624

20150708_125628

上圖為某間美心快餐店所使用電子系統,當客人把票交給前台,等待食品製作時,如果食品需要較長的製作時間,前台職員便會派發客人一個這樣的圓碟,那時客人可不用待在前台等出餐,可先去找位子坐下,當食品準備好的時候,那個圓碟便會閃光及震動,圓碟本身可記錄餐號,那時客人只需拿著圓碟到前台取餐便成,那様就不用大批人站在前台等出餐,這樣的設計十分好用。
其次是店內有自助售賣系統,若客人不想輪候買票,而又習慣使用自助售賣系統,可用這系統自行購票,這種自助售賣系統多年前曾出現於中環某間快餐店內,可惜不受歡迎,現今的年青人在資訊科技下長大,對於這種系統的使用,當然會比年長的更為熟習。
除此之外,店內更有免費手機充電服務(見圖),這種服務上的考慮,可給不少分數。
在設計界中流行説「資訊設計」,其實資訊設計並不侷限於訊息顯示或圖表設計上,它也可結合到實體事物或行為中,其次設計界也流行談「服務設計」,而善用資訊設計於服務設計中,將會是新生活形態的呈現。

發展與回憶

20150517_182954 - LR

最近翻閱台灣設計雜誌,有專題介紹幾個香港的保育項目,包括由早期公屋翻新的石硤尾美荷樓、由舊式工厦翻新的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前身為綠屋的動漫基地、中環警察宿舍的PMQ元創方,及快將出爐,改裝中區警署的項目,這些都是近十年八載出現的保育項目。
回想八十年代或之前的日子,香港是沒有什麼「保育」的東西或概念,當時香港正處於經濟高速發展,或所謂經濟的粗放期,大家渴望土氣納悶的感覺過去,然後迎接新事物的興奮和剌激。當時大陸也盛行一句「發展是硬道理」,大家都不會質疑這句說話。有很多人會問,為什麼要保育,把舊的東西拆去,再建更具「經濟效益」的東西不是更好嗎?為何要保留舊東西?
其實主要是為了回憶。回憶真的那麼重要嗎?有人說過,人一生所做的,就是為了回憶。因為一切物質金錢,都會消失過去,最終只剩下一連串回憶,而舊物往往就有承載回憶及歷史的功能,而更重要的是回憶同時也承載了情感。很多電影也有涉及類似的題材,如主角因事故而失去記憶,於是便千方百計要尋找過去,而過程當中往往就是透過一些有特殊意義的舊物件或老地方,繼而引出線索,拿回自己的記憶。也有一些電影故事述說一對快將成婚的愛侶,男方突然因交通意外而失去記憶,女方因而成為陌路人,對女方的感情是否會因記憶的消失而一併失去,這都是電影中提出的哲理問題。
回憶是有連續性的,舉例說,在一個社區裏,父親在這個社區長大,父親帶著孩子在社區遊走,如果這個社區懂得珍惜舊有的事物,孩子便能感受父親年少時所處身的環境事物,分散的回憶也會連結成一幅大圖畫,舊有的事物會成為一種媒介,連繫了兩代人的感情,然後一代人接一代人,文化也得以「連續」下去。而這種連續性,可以看成是一種脈絡,凡是和這種脈絡扣上關係的人,都視之極為重要,因為所有生活上的慣常事物,感情回憶,都依附在這種脈絡之上。
所以真正懂得發展的人,都會是與該脈絡有密切關係的人,或就是內裏的一份子,若與該脈絡沒有關係的人,但卻單以「經濟效益」的思維去發展一個地區,通常都會走錯路,思想往利益那邊走,做成不可挽回的後果,因為根本不明白脈絡裏的人真正的需要。所以今天的年青人醒覺了,明白「發展不是硬道理」,在英殖時期,香港被論說為「借來的時間、借來的空間」,當年不少從大陸來港的人,只視香港為「跳板」,最終目的是為了移民到別的國家去,他們能甘願切斷脈絡,自然對舊物保育並不著力,但留下來成長的新一代,一事一物都是他們的情感載體,成為真正愛香港的一代人。
但事物的保留也有難度技巧,特別是保育項目,嚴格來說是一種專業,因為某些原因,舊東西不能完整的保留下來,那應該如何處理,若花天文數字的金錢或資源去作完整的保留,那又值不值得?這是考驗當地人對回憶及歷史能付出多少,保育能給予舊有的東西「新生命」,但這種新生命並不代表自身的消失。

看, 這就是現今的香港……

20150208_153434

20150208_153635

20150208_153817

早前與女青合辦了「一刻 露宿者攝影及裝置展」,前線的義工較為熟悉露宿者的情況,自己在深水埗長大,也有不少面熟的露宿者,印象中在南昌邨通州街天橋底下的露宿者為數不多,但今天走到那處,露宿者的數目已可成村,場面非常震撼,看到現今的香港,是悲哀和憤怒……以前小朋友看見街上的露宿者,父母便會對他們説:「不努力工作,懶惰的便會這樣!」若果你今天仍有這種想法,那就真的無葯可救了!如果香港再這樣下去,除了那些土豪和離地中產外,我們每人也有機會加入他們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