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車乜乜乜

20160108_175226

Sidecar B A

多年前在工廠區附近工作,午飯時候都有輛「美食車」停在廠廈附近賣飯盒,早年香港工業盛行,工人難找午膳的地方,都會幫襯這類「美食車」,其實只是客貨Van一部,售賣預製加熱的飯盒。
「美食車」這個稱號只是一個概念,凡是有輪的都可稱之為車,在車上售賣食品的形式可以有多種,以往的街頭熟食小販車,其實就是美食車的一種,現在説的「美食車」多是一種具附加條件的概念,如外型較大,有動力(汽油)驅動,內裏有較完備的煮食器材,較衛生,或以較現代管理模式營運的,像歐美流行的 Food Truck 便是。
美食車這個概念的關鍵所在,就是流動,因為在某些地點售賣,人流在整天的經營時間裏未必充裕,所以需要流動,早上在商業區賣早點,中午在學校區賣午膳,或晚上在遊客區賣特色小食,這種流動是針對一些特別地區,那裡找食肆較困難,或所提供的食品種類有限,這種流動形式,是美食車經營之道。
不少人把美食車和一般食肆的概念混淆,認為兩者的存在會構成衝突,其實兩者的形式不同,不能相提並論,美食車沒有固定的食堂座位,煮食器材、空間、所提供的食品種類也不能與入舖食肆相比,你總不能以「掃街」(幫襯街頭熟食小販)代替與你女友(或男友)的燭光晚餐,也不能説電影光碟會影響戲院生意而認為這是不公平,要把它全面禁止。
在設計概念上,形式必需與功能或內容配合,美食車這種形式,必需有配合的食品出售,以往香港的街頭小食,為何會是魚旦、牛什、雞旦仔?這都是在街頭售賣及與其煮食方法相關,煮食速度、所需器材、材料準備及儲存、成本和利潤都是考慮因素,童年時的街頭小食,種類繁多,而且多以小販自家的獨門功夫製作,非常美味,實在是城市的飲食文化精品,因為當時的小販政策與現今有異,也因為街頭熟食小販的門檻低,加上流動,所以往往在街頭上都有所驚喜。自從小販政策改變,這種城市飲食文化由街頭轉移到租金高昂街舖,小食的種類銳減,也因為租金高昂,需降低成本,食品轉為中央取貨模式,味道變得一式一樣。
以往的街頭熟食小販,因為門檻低,所以規模細,加上流動,所以聚散自如。童年時常見小販會聚集於公共泳池門外,或在戲院旁,都會一人一檔,一字排開的賣涼果、烤魷魚、鹽焗雞脾等,能令人們有較多的選擇。「聚散」應是本地美食車的一個重點,香港的城市環境狹窄,街道沒有外地的寛闊,要做到聚散的效果,美食車的設計必需細小 compact,才能聚散於各售賣點,提供多款選擇。以往不少文章也提及港式設計文化需具備 compact 的條件,一人一檔的街頭小食,車細而只賣一款食品,檔主會更專注的去精心製作,反之食品的多元就得靠小販們的聚合去促成,互相補足,若大型的美食車在本地的環境下不能達成聚散的效果,就很難去平衡食品的多元、質素及成本這三項要素,情況像是把現今入了舖的小食店搬到車上,騙到遊客也騙不了本地人。
其實本地的美食車應該如何,以往的街頭熟食小販已累積了不少有價值的經驗,甚具參考價值,只需將這些經驗再去檢視改良,或加點新思維,便會成為正宗的本地美食車,不必把舊有的全盤棄掉。

IMG_0133

20160107_170223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Photo: 筆者設計的 SideHawker 和 FoodTrike

 

廣告

騎呢設計

20131116_232948 LR

20150611_091335 LR

入行廿載,曾就讀過不少學院,發覺漸有一種能力,能看到作品,大概已知背後的設計師是從那裏就讀。
很多學院聘請任教的老師,都有一種外人看不清的脈絡,「旗手」請人,都會傾向某種屬性,所謂「物以類聚」,因為「旗手」有某種取向和價值觀,或受學院的課程、發展方向、定位,甚或個人喜好所影響。香港的設計教育,課程範圍似有還無,實質任教的老師各施各法,在教學的過程中,某種思想文化漸入學生腦中,出來的作品亦受其影響。清醒的學生,會留意其他人的所教所學,擇善而從。
在評論上,第一線是觀看後的感覺,接著是描述及理論分析,藉此去支持或否定第一線的觀看感,我認為上圖的這一種「騎呢」設計,從設計概念上,很難用一種正常的評論方法去解釋説明,因為「騎呢」一詞本身已難解,就像旺角菜街的騎呢舞,是什麼原因令你總覺怪怪的,是世代的分歧?是文化之差異?還是另類美學?而你看他們跳舞時陶醉的神情,便發覺他們就是活在「自以為」的世界裏。
在自以為很有趣,很有創意的概念上,騎呢設計不是不能分析評論,只是會發現所涉及的範圍因素漸次龐大,這類設計的出現,我相信設計師本身的思想性格或教育背境是主要因素,否則就是騎呢客戶主導了整個設計。

扣分

20150110_211249 LR

上圖是尖沙咀星光大道的李小龍像,李小龍是我敬佩的人,銅像也做得不錯,錯就錯在旁邊的圍欄。
好好的銅像,卻用這樣一個充滿大陸風格的圍欄把它圍起來,在觀賞上扣了很多分。星光大道的自由行人士衆多,用圍欄把銅像包圍,作用大家心知肚明,若沒有圍欄,相信有不少人會和銅像對打,寫個「到此一遊」或「XX愛你」,小孩會爬到小龍兄肩膀上,若一個不慎掉進海裏,那政府相關部門一定怕得要命,所以要用圍欄圍起來。
或許你會想到用三角形的地磚代替圍欄,但那是「大道」,是遊人的通道,加上夜間遊人衆多,在照明弱的地方下,用地磚也許未能奏效,那用圍欄是退而求其次的做法。
銅像雕塑是視覺藝術,視覺先行,若果遷就某些原因而影響視覺效果,是本末到置的做法,在沒有其它辦法之下,應想如何將其影響減至最低,因此圍欄的設計忌花巧,柱上的銀色金屬球是多餘的,欄身可用幼窄的金屬條便成,以現今的技術,也可做得很堅固,不必用那些奇形怪狀的三角形條通作欄身,簡簡單單便成。

杯形碗

20131013_144234 LR

不知有多少人用過上圖這種碗,是否很流行?我不知道。
這是一種結合了碗和杯的設計,大家都知道,在茶餐廳用膳,最忌看到侍應的手指觸碰食物,一見如此,當堂胃口大減,這款設計,在碗旁加上像杯的「耳」,解決了這個問題,也有隔熱防燙的功能。
現代社會,一些很典型的設計,流傳至今,總有它的原因,碗子的基本形狀無變,也是如此。在碗旁加上把手,用料多了,價錢亦會高一點,除非突然全世界轉用,由供求關係解決價格問題,否則價錢必會增加一點,又或是取長補短,將成本轉移到產品的其它部份,如「偷薄」碗身等。即使如此,突出的把手會佔用空間,「空間」也是成本之一,因運輸及儲存都會佔用更多位置,一件影響不大,試想想,成千上萬時的情況會如何。
在餐廳老闆的角度而言,突出的把手亦會佔用空間,員工的使用習慣也需考慮,負責洗碗的會否滿腔嘮叨?毫無疑問,這款設計對用家是有好處的,但它會否流行,很在乎餐廳老闆心中的秤,即「值唔值」!

三合一企廁

20140606_194921 LR

上圖是西九龍中心男廁的企廁設計,它集合了企廁、洗手盆和廢紙箱一身,洗手後的水可直流而下作沖廁用,而廢紙箱剛好在旁,非常方便。
我曾經寫過不少文章,説明在研發期間,對「多功能集於一身」設計的考慮,相對於單獨功能的設計,這類設計通常都未能將每項功能的效能發揮到最好,有利有弊,某程度而言,多功能的設計,有利於攜帶或降低整體成本,最好的例子是瑞士刀,集刀、剪、鉗等一身。
多功能的設計要真正能做到每項功能都有高效益是難得的,上圖的設計似能做到,作為用家的我也發覺不到任何弊病,廠家對這類多功能設計的考慮,很多時都不在於設計本身,而是在於市場、利潤或對同廠其它産品的市場有否影響等。
上圖的設計,看似專人訂製,即使有批量生産,也不似來自大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