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為搞而搞?

複製 -Iwate_Museum_of_Art_Exhibition

最近辦了些小展覽,認識了不少朋友,相信不少朋友有機會再度合作,希望藉此分享少許心得。

現今策展,真的和以往很不同,以前創作人將作品面世,離不開辦展覽,以前辦展覽,成本不少,租場印畫冊,都所費不貲,一些創作人,一生的作品只出現於少數展覽,特別在香港,以前的展覽場地少,民間文化活動,沒有藝發局的資助,私人機構的贊助也少,所以辦一次展覽,是隆重的事情,創作人也會把最好的作品,認真的裝裱及設置好,放在展覽中,作為一個 “milestone”。

現今情況卻大不同,可供展覽的場地不少,文化機構、藝團及相關資助也多起來,除了少數政府主辦的「重本」展覽外,一般展覽也不見得矜貴起來,而且越來越多「喇西」展覽,很多人「為搞而搞」,目的並不純正。科技進步,也影響著展覽的意義,以前沒有互聯網,作品不能在網上面世,以前搞出版印刷也是十分專門及昂貴,現在自資出版卻容易得多,若這些東西都能取替以住辦展覽的目的,那你會問?為什麼搞展覽?有人會質疑這種説法,認為展覽可以看真品,見真跡,但撫心自問,現今的人寧選在虛擬世界渡日,他們願花數小時,兩程交通,來單看在facebook 可以十分鐘便看完的展覽嗎?

因此我常對有興趣辦展覽的朋友説,現今要把展覽看為「媒介」( media ) 的一種,若你所構思的展覽,其功能大概可被其它媒介取代的話,那麼這個展覽的意義便不大,正如現今不少研討會,其功能不少被網上資訊及當中的 chat room 取代,研討會的意義,很多已被轉移至宣傳及建立人脈之上。

現今懂得辦展覽的人,都會把展覽設計得非常互動,或配合其它活動一起來,把「展覽」成為獨有的「體驗」,除非展品是立體或互動創作,否則都需多花心思去為展覽設計這種體驗,否則觀眾會問:「在網上看便成,何需老遠跑來!」

其次展覽的目的需弄清楚,它是一個「志在參與」或「顯質素,現水平」的展覽,你辦一個「民主開放」式的「志在參與」型展覽,必會遇上作品質素參差的情況,若辦一個「顯質素,現水平」的展覽,則需獨立邀請參展者或作出甄選,但也會遇上「為何是他/她?」的挑戰。

無論如何,現今辦展覽,目的可以是宣傳、聯誼,或定期顯示 “still alive”,至於展覽中的主題、內容細節,作品水平、獨有體驗,所引申的思考討論,又有多少人看重?

Photo from Wikimedia Commons  Author: yisris / Yuichi
Iwate Museum of Art in Morioka-shi, Iwate pref., Japan.

其它參考:
https://designcritique.wordpress.com/2012/08/04/搞展覽?/

廣告

《一線》丘藝藍的個展

20130610_195703

20130610_195517

20130610_195545

20130610_195601

看了丘藝藍的個人展《一線》,雖然展覽已經完結,但覺得這短評是需要寫下來的。

丘藝藍這次的作品主要以銀色金屬幼線屈曲而成,大部分金屬線構成的立體形態中會出現人形造型,展品當中亦有平面裝置作品,當然所有作品都以「線」為表現形式。

關於作品的內容闡釋,這裏無意落筆,希望觀賞者能多以自身的聯想感受去與作品溝通。這個展覽令我留下印象的是作者對視覺表現的用心,當代藝術著重的是「觀念」的表現,很多藝術家對於「觀念」的構思演繹可有一手,但同様看重視覺表現的,近年則買少見少,若以設計用語而言,就是形式與內容的結合,形式(視覺表現)如何經營得好,可為要表現的「觀念」加分,也能增加當代藝術作品的美學價值。

以我的觀察,現今當代藝術以著重表現「觀念」為主,令很多新進藝術家對「工藝」( craftsmanship ) 相對忽視,丘藝藍的屈線工藝,密密麻麻的線網能看出均勻的編織,而且製作需時用心(閒談中得知需用一整年的時間製作),實在令人佩服。

藝術獎項

20130509_202022 LR

20130509_195544 LR

獎項的目的是對努力者的一種鼓勵。

上圖是本屆香港藝術發展獎的頒獎禮現場,一位朋友獲藝術教育獎,我被邀請到場觀禮。
以前香港的藝術界沒有這種「大場面」,向來藝術在香港都是小眾、小圈子。隨便在街上找幾個路人問問,上屆香港視藝獎得獎者是誰,沒有人會説得出來,今屆的得獎者是白雙全,除了文藝界中人,香港有多少人認識他?但一提到杜汶澤,三姑六婆都知道他是誰,同屬藝術,分別是香港實質只有娛樂圈,沒有藝術界。

因此説獎項的目的是對努力者的一種成就的肯定,那就要看這種「劃界」劃到那一個範圍去。在文藝界裏,藝發局的年度藝術獎,可以説是一種成就的肯定,但當這種「劃界」擴闊到更大的更廣的時候,那就要大家去思考觀察了。

説到底,香港的文化發展,藝術設計等等,仍充滿種種問題障礙,獎項是對努力者的一種鼓勵,不應看作是唯一的安慰,那是代表一整個界別授與個別人士或機構的(當中必然有人不認同),得獎者應該放下「個人主義」的思維,以這種鼓勵去回饋一整個界別或更大的社會。

即影即有黑白照

20130323_165745

20130323_165624

20130323_165708

20130323_165810

前個星期日,逛到「菜街」的時候,發現有一大群人正在排隊,原來是為了即影即有黑白照。
心裏即時湧現一堆疑問,當智能手機非常普及的時候,內置高質素的相機,加上內置不同效果風格的濾鏡,那何需二十大元的一張即影即有黑白照?

這是你很難想像的一門「生意」,但見一大群人在排隊,相信收入也非常可觀,唯一可以解釋的是一班朋友在街上逛,很難全體自拍,廿元找人代勞,值得。

多年前再進修的時候,曾有一篇名叫《Lo-Fi 低傳真》的論文,是探討當時 Lomography 或一些低傳真的現象,Lo-Fi 是一種對高科技的「反彈」,人們試途從低技術中尋求意外感或脫離高科技高傳真下的生活質感。我不能説這種即影即有黑白照是我這論文的相關現象,對它仍是一堆疑問。

看不懂!為什麼?

manet.fifre

impressionism-art

manet 2

早前到上海當代藝術館一遊,在場一雙年青人説:「都不知這些所謂藝術在搞什麼?完全看不明白」不要説上海,其實香港也是一樣,不明白現代藝術的人多的是。

在一些歐美國家,人們對現代藝術的莫名或抗拒並非太強烈,畢竟很多現代藝術的運動都源於這些國家,我在外國諗書的時候,無論你主修什麼,大學課程裏的 “ general requirement ” 都要你必修兩科藝術科,很多人就是靠這兩科學懂如何欣賞精緻藝術,當年我就是藉此學懂如何欣賞西方古典音樂。

本地與藝術沾上邊的人可能不以為然,或從未考慮究竟有多少港人真正了解藝術是什麼,實質很多港人認為藝術是單純的表達美感之外,卻對「現代藝術」是一竅不通的。我早年經常自問,作為本地一位視覺藝術工作者,我做的一切,究竟有多少人明白理解,還是只沉醉於所謂的「藝術圈」的小圈子世界中。

因此四年前,我每年都舉辦一小講座,向街坊朋友,分享如何理解現代藝術。坊間有很多藝術課程,都涉及現代藝術,但大多只會介紹其簡史,再加一連串大師的作品範例,但最後學員往往都知其所在,而不知其底蘊,我印象中香港藝術館早年有一重頭展,是介紹印象派大師及其作品,大家都想一睹愛德華.馬奈 ( Édouard Manet ) 的大作 《吹橫笛的人》,看過了便算「到此一遊」,但當你問及參觀展覽的人,為何現代藝術史總以印象派作為起點,他們大都不能回答這問題,因為大部分港人對藝術的理解,仍停留在「感觀」的層次裡。

要理解現代藝術,除了有基本的藝術史作為基礎外,最重要是對「現代」這一概念有所理解,我在之前的文章亦曾就「現代」這一概念作出簡介,現代藝術以印象派作為起點,主要是其繪畫內容展現了人民主義的抬頭(繪畫內容不是服務於宗教或權貴,而是平民百姓,街角風景等),形式上考究光與色之間的變化,從中突顯追求自然本質的態度,在當時而言,這兩種取態其實是一種「世界觀」的調整,當然其後的發展更前衛躍進,當攝影興起,藝術家更開始思考「畫」本身的意義及探求何謂真正的藝術。

既然「現代」是一種「世界觀」的調整,因此現代藝術的重點是觀念的表現,藝術家透過不同作品,除了形式或美學的表現外,通常是想利用其作品表現一種觀念,就以利用視覺或聲音作為媒介的藝術家而言,他們的作品是很難以文字語言作取代,最多只能作為引子,即通常放在作品旁的簡介或 Artist Statement,因此這種觀念的表現方法是獨一及不能取代的,我們看不懂,看不慣,主要是因我們習慣以文字去理解觀念,而現代藝術所表現的觀念,往往傾向於對世界事物的一種質疑,藝術家的創作則是一種求真的過程,現代藝術是不段衝擊已有的觀念,去尋求藝術家認為世界的真正演繹,因此現代藝術不少多帶點挑釁及提問,多於給你一個能用簡單語句概括的答案。

曾經在網上看過一段國際知名藝術家艾未未的訪問,談到國內所欠奉的是對真正「現代性」的理解及追求,這種現代性的擁有並非指那些船堅炮利、摩天大樓、人人手持一台平板電腦或智能手機,而是對事物意義的一種求真精神。

Peep

Peep 1

Peep 6

Peep 3

Peep 2

Peep 4

Peep 5

Peep 7

Peep 8

Peep 9

Peep 11

Peep 10

Peep 13

Peep 12

Peep 14

去年 Detour 中的排檔藝術嘉年華2,在入夜後的機利臣街舉行一個名為《黑市》(Black Market)的伸延活動,Peep 是其中一件作品,《黑市》意念是表現 “ dark side of the market ”,而 Peep 的意思是「窺」,本地一般街市排檔,在入夜後燈光幽暗,排檔與排檔間之通道,與及檔後受不到街燈照射的地方,形成一黑暗的神秘地帶。

一些人會隱藏在這些地帶,探看外邊的行人,而在大路中的行人,亦欲知幽暗中的黑色身影是何許人也,這種有趣的心理互動,構成這件小型裝置的基本概念。這裝置由一台播放著眼球的手提電腦、一個有橫縫的白箱子和摺凳的腳架構成,外加一放錢幣的鐵罐。原意是人從路中發見這在黑暗地帶的裝置,會吸引他們窺看橫縫中播放著的東西,當他們探頭窺看時,卻發見被電腦播放著的大眼睛「反窺看」了,放錢幣的鐵罐,作用是提醒窺看者「要睇嘢,請放下金錢」,需知 “ Market ” 是一個交易的地方。

作品當晚反應不大,可能太過隱藏,好奇的窺看者也沒有放下錢幣,雖則如此,畢竟我這創作也帶來一晚有趣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