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學院的設計

雖然已畢業,但近日得到一本母校新出的雜誌 cdm,出處源於學校的一個同名部門,看到實物時我當時就震驚了。由於吐槽點太多,一時間我都不知道從何入手,先讓大家隨意看看其中幾頁的排版設計。

相信大家都大約理解這本雜誌鮮艷奪目的風格,從 CMYK  配色和故意的 offset 設計就知道是以印刷作為主題,從專色的使用和多種印刷方法來看更見一番功夫。整本雜誌充滿著實驗性的味道,以無 Grid  為有 Grid  的方式去排版,混搭了不同的字型和不同的字號,不受世故的規則所限,充份突顯出學校崇尚自由學習、勇於創新挑戰之風。

值得推介是這個 Alex Fung  校長的跨頁,從動作來看已看得出是自 high 的表現,看到校長把自己推得越來越 high,鬼馬的表情與 Motion blur 營造出的速度感,都雷得讓人說不出話來。或許你會問那麼整本雜誌有較好的頁面嗎?有的,就是整本離誌最後的幾頁資料推介。

這本雜誌的推出目的何在,宣傳?那麼這種質素恐怕會帶來反效果,在此我想回歸一個大問題:身為一個教育設計的學院,他們的設計理應要求更高吧?

設計教育不是單純技巧,更要透過自己對設計的看法、知識、經驗,去洞悉問題所在並提出批評及建議,藉此引導學生發揮才能。設計教學不是一味引經據典、不是只跟著書上的教育法則,而是傳達設計時體會到的經驗給學生,久未接觸或失去進步的動力,又怎能提出精闢的見解?有實力的老師,上課第一天要做的不是說渾話,而是展示自己的作品,對自己作品都沒信心如何說服學生接受你的意見。

放大來看,一個學院對自己的出品要求不高,又怎去相信這個學院有培育人才之心?所以我敢說容許差作品推出的學院,本身不會好到哪裡。論教育經驗,對一眾老師來說我只是班門弄斧,但論當學生經驗,我的看法絕對比你們切身處地得多,學生需要的是有實力的老師 / 學院,出錢出力假大空的門面功夫或許會幫你招到更多學生,但腳踏實地幹實事會得到學生們的尊敬。

By Hajime

廣告

打工仔 Mode

    在社會工作,嚴格來說大家都是打工仔,因為即使我們的老闆其實也在為李老闆打工,但身為一名設計師以打工仔 Mode 渡日,實在是很不該但又很無奈。打工仔視完成份內事為最大責任,對老闆意唯唯諾諾,做完快快手放工為每日之樂事,工作是為了每月準時在帳戶出現的薪金,這種狀態下我稱為打工仔 Mode。

    無可厚非不少工作也很適合打工仔 mode ,甚至可以說只能以打工仔 mode 渡日,但身為一名設計師,一個需要不斷創作的職業居然要以事事盲從他人的態度工作,絕對違反了設計師本身的天性。 打工仔的心態可說對工作無求,但求少犯錯、準時出糧。少犯錯除了避免被罵,也節省時間,只要不對上司違抗就是,而設計往往需要討論、需要時間去完善作品,但求快手收工的人就會對任何意見都照單全收,心裡明知這樣根本行不通都不會反對,做了再算。

    如此渾渾噩噩地渡日,其實時間過得很快,也很容易習慣這種生活。若然一名設計師長期打工仔 mode,應有的上進心就變得散漫,要求自己做出更好作品的心也會漸漸失卻,加上隨著年紀增長兼顧的東西愈來愈多,往往為了賺錢而心甘情願地變為披著設計師皮的打工仔。 之前看的“How to be a graphic designer without losing your soul” 提到一點,就是身為設計公司的僱主,要請一個有心自立門戶的人,因為設計師要有這種上進心才會對作品有要求,即使不會久留也會為自己的未來而專心一意地做出好作品。 所以我工作時,常反省到底有沒有打工仔 mode 的跡象,要時常記著自己的目標在哪,畢竟一名設計師總要有點叛逆心才有進步的能力,共勉之。

By Hajime

得啖笑的 Conqueror Typographic Games

不久前在 Facebook 就看到這個 Conqueror Typographic Games,貌似很有主題於是有興趣參加一試。Conqueror 的信紙設計比賽在學校參加過,畢業後也參加過一次,感覺上是一個頗認真的比賽,即是有一堆人去評審然後過好一段時間後才公佈得獎作品的,我都把它算作頗認真。根據以往的邏輯加上比賽網頁做得頗特別,推斷出這次應該也不錯。看了一堆資料後,發現原來有個 Gallery 的選項,按進去赫然看到上圖的情境,以為比賽已經完結,殊不知原來我根本就誤會了整個比賽。

細看之下,比賽的評選方式原來先由大眾(即 Facebook/Twitter)投票,最後五十強才有資格讓 Jean François Porchez 為首的評審小組去審視作品,亦即是比賽真正的參選資格是把自己的票數推至五十強內,聽上去除了有點兒戲外好像沒什麼問題,但吊詭的地方在於每人的起跑時間。

比賽直至四月三十日,比賽大概開始了一個月,距離截止尚有兩個多月。先不談作品的質素,談談它們的票數,各位請看,第一名是四萬多票,四萬多票啊!老實說有哪個真的會投給下面那堆隨機出現的作品,那堆作品驟眼看最高的才三千票,而暫時的第五名都二萬多票可說是「車尾燈都見唔到」。所以整個比賽一字記之若—快!愈早交作品就已經贏了一半,再不停動員社交平台中的姨媽姑姐投自己票,把自己擠在前五位,自然自己的作品就在往後的比賽名列前茅、難以動搖。當然前五十名就可以了,但誰知道第五十名有多少票呢?自問連幾千票都種不出來的我,最後當然對如斯圍威喂的比賽提不起勁。

整個比賽中的「偷步」及「種票」問題,令人質疑比賽評審的準則界線到底在哪。這種所謂的民主式投票原意「或許」是好的,然而最終往往變成拉票大戰,加上這次不公平的展示比賽作品方式,加劇了高低票數的懸殊。設計比賽變種票比賽比比皆是,然而大多數只發生在低水平的比賽,沒想到 Conqueror 紙行也成為其中一列。

但願 Lady Gaga 能參加比賽,把第一名奪取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