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工會?

參加了藝文界的集會,有演藝界人士提出要搞工會,在分組討論時我也分享了一些組會的經驗。

其實前天已有朋友問我,設計師是否需要有工會才能罷工,對不起,香港到今天都沒有設計師的工會,昨天我在場見到有人掛起設計師聯署嘅 Banner,我即時聯想起可唔可以藉今次機會發動設計師成立工會,於是走去揾今次聯署的發起人,可惜不見踪影。其實聯署時我已加入了聯署的 TG group,很驚訝嗰 group 竟有四千幾人,其後我也在 group 裡面提到有冇人有興趣成立工會,可惜只有兩個回應,很快便被運動的消息洗版了。

在沒有大台的今天,這種文化下任何新的「機制型」組織都難以冒起經營,但公民社會,「結社」自有其意義。

其次是「設計師罷工」,我從都沒有想像過設計師罷工是如何的一回事,它對政權的脅迫力有多少?或許就說明了設計在這個社會的重要性,招股書印唔起?所有政府活動的宣傳都要延遲?還有什麼?脅迫力是大是小,真的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