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頂上的一片天

某天在電腦前看著一位本地男演員的訪問,當中說了一句:「其實每個人頭頂上都有自己的一片天」,意思是每個人自己所愛的,所關心的,都有自己所存在的世界。隨便在街上找些人,都有他們各自所追求的,所渴望得到的,不要說那些發財上樓的願望,這邊某人可能只想薪金多一點,來應付上漲的租金,那邊某人可能只想在網上買到那款絕版波鞋。每個人頭頂上的天空,其實多樣而不單一。

今天每個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這觀念確比以往強。

當最基本的生存條件能解決,當沒有能威脅自身生命安全的天災或敵人時,大家便可安心的活在自己的世界裏,在自己的世界,成敗價值都由自己設定,可能買到那款絕版波鞋,就是那人一生自認為最引以為傲的成就,但在另一人的世界裏,這可能是一樁雞毛蒜皮的小事,但只要在自己的世界裏建立圍牆,價值的比較及差異便不存在,因而可以安心留在自己的圍牆內。

這個年代,最強調的是「自我」,連學者專家也為其定性為 “ Generation Me ”  的年代,是這社會在幾十年累積出來的文化成果,是電影、雜誌、廣告、音樂等共同創造出的時代精神。單看時裝模特兒那雙看不起一切的眼神;歌詞中不段重複的自我中心;電影中那些不願合群,老是單槍匹馬而打倒整個龐大組織的「英雄」;獨生子的普遍;產品服務個人化的設計等,所有這些例子現象都只在推崇一個「我」字。今時今日,對於年輕一代,更加「非我族類,勿近!」

舊冷戰時代已經過去,「個人」和「集體」的意識形態對壘也不必存在,那「唯我」的意識形態植入又是基於什麼動力?過往不少批判民族性的書藉都有提及,我們其中一個嚴重的病,就是缺乏「獨立人格」,難道這種意識形態植入,是為了針對這一重病?但這又看不出是在文化氛圍下的刻意部署,只能說我們有幸的在這個曾經由西方世界管治過的社會裏遇上。

自從社交媒體盛行,「主流」一詞開始漸漸退位消失,沒有主流媒體、訊息變得分散細碎,選擇、價值、取態也因此不斷分支分流,「個人」和「集體」的關係有了新的演繹,一種「個人化的集體」出現。社交媒體會因應你的個人喜好和習性作出挑選,從而去建構你的資訊世界,會因應你的人脈背景,去帶出相關朋友的近況,在地鐵中無意窺看人家的手機網頁,旁邊一位中年老兄的臉書網頁和我的有什麼分别?再低頭下看一位中學生,又是另一個 ig 世界,我們已不是活在一個相同的世界,而是困在各自的圈子中,各自有所屬的系統、山頭、脈絡,少有交雜,我常對身邊從事藝術或設計的朋友說,不要以為你頭頂上看到的一片天就是如此,我們實質都在同一片天之下,但真正的天遠比你想像中大。

坐井觀天,這個井是可以做給自己的,但亦有些是命運使然而掉入其中。頭頂上的一片天,可以說是你自己選擇的,也可以是被困在其中,看似活在自己的世界,其實也沒有什麼選擇,我曾遇上社會上不同階層的人,他們的頭上,都各有自己的天,都各有所面對的問題,都各有自己所認識的「世界」,三十多年,也遇上不少藝術家和設計師,也是如此。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