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走於設計與藝術之間(舊文)

下文曾刊出於香港設計師協會會刊 Xpress Volume 15 2008 中,文章距離今次上載已相隔十年,即文章提及的已是廿年前之事,因當年刊出時編輯删減了部分内容,今次上載的基本上是原文。

文章原名:茫然十年,遊走於設計與藝術之間

這是我在這十年間,遊歷本地設計與藝術之間的一些重要回憶與感想,我不是「有名」的設計師或藝術家,這種「想當年」的文章,既不學術,亦非客觀,談不上甚麼代表性,也許可作一經驗分享或某某「個案」看待。 雖題說是十年,但真正進入設計行業應該是十三年前,而與「藝術界」沾上邊,則是十年前參加由呂豐雅先生在香港藝術館籌辦的「視藝人生存技能課程」開始。

在這個起點之前,設計與藝術對我來說,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回事?

當年     藝術 ≠ 設計

回想當年修讀設計,其課程必與藝術訓練有關,這是與當時大眾對設計概念仍以「風格化」( Styling ) 1 為主導有關,加上用電腦製作仍未完全普及,如繪畫插圖、圖像的再造等的藝術訓練,相對現今來說,是比較重要,現今器材和軟件之普及,如素描器、Photoshop 等,足可令一個沒有足夠描繪能力的人也具備某程度的圖像製作能力,在舊年代,一個人是否俱備進入設計行業的條件,是與其對藝術﹙繪畫﹚的興趣和能力掛鉤的;若自身的興趣是與藝術相關,一種能寓興趣於工作的行業,莫過於設計是也!

這種想法,在當年的中學美術教育是相當盛行的。

我在本地及外地都有修讀設計的經驗,對一位設計學生將來與藝術沾上何種關係,有一點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設計學院和導師的因素,當年很多設計學院,都會聘請不少的藝術家任教,學院的「定位」,就會引來不同背景脈絡的藝術家,這些差異亦會把學生帶到﹙或帶不到﹚不同的藝術情境中,大家可從現今坊間林林總總的設計學院試作比較,便知一二。

我當年只是一個留學回港的青年,其實早已與上述的這一脈絡分離,即使對藝術有濃厚興趣,也不知應如何進入本地的「藝術界」,在沒有互聯網的日子,極其量只會看看政府辦的展覽活動,而其它的時間,當然會放在自身的設計行業上。與不少本地設計師一樣,客戶及設計工作中的種種侷限,是對個人創作慾的一種抑壓,這種性質的設計工作,與當初進入這個行業的想像是有很大的差異,終於起了一個念頭,就是希望能搞一些「非商業設計」,即透個設計去表達個人理念,完全不須考慮什麼市場或客戶主任的「命令」,亦即是向大家說,在沒有受其它人的阻撓下,這是我真正的能力。

與同事或其他設計師提起,卻頓感本地設計師對這種想法的冷漠,不單是這種想法,甚至對「藝術」2,也有很大的隔膜和疏離感。事實上,就我多年來所認識數以百計坊間的設計師,能感受到對「藝術」仍有絲毫「慾念」的朋友不出十人,這是令我感到孤獨和意外的,畢竟他們大都認為「藝術」只是一些小圈子及孤芳自賞的活動罷了。反之,一個成功的設計,能吸引千萬人的注目,而這亦令我去重新理解設計師背後的種種。

從設計走進「藝術」 不能從當時所處身的情境中去實踐「非商業設計」這一想法,當然是與身邊所認識的人或事有關,在脈絡中,是否站在一個適當的位罝,是問題的關鍵,自己有否能力獨自去籌辦一個展覽,或推行相關的活動,對一個初出茅盧,無人事、無物力的人來說是非常困難,要做到心中所想,我需要向另一方面發展。

直至 1996 年,透過《香港藝術館通訊》中的廣告,我參加了由呂豐雅先生在香港藝術館籌辦的「視藝人生存技能課程」,其後該課程更演變成「香港視藝人協進會」,我參與其義務秘書工作,亦真正開始沾上本地「藝術界」的邊緣,在該會中,我開始認識一些本地「前輩級」藝術家,如會長呂豐雅、夏碧泉、郭孟浩等等,該會成員在早年更多達百人,當然其中的我,是以一個設計師的身份進入,相對大部份以精緻藝術為主的創會會員,我好像是其中兩位設計師之一﹙該會招收對視藝有興趣的人,會員曾包括銀行行政人員、建築師等﹚,就算在其後多年的新會員中,亦少有設計師加入,而我的另一發現,就是很多本地的藝術家,都會以另一種價值觀看設計,我感到若在會中提出我的想法﹙即「非商業設計」作為一種藝術形式﹚是有困難的。

在該會的日子,令我難忘的是為該會製作會刊,為本地畫家作的一些專訪,其中印象深刻的是陳球安及黃金先生。陳球安是不折不扣的本地畫家,他所繪畫的香港街景,風格獨特,曾被電訊公司邀請作為某年「電話簿」的封面插圖,而我亦曾邀請他借出作品,作為客戶設計方案的插圖,而他的作品亦轉化為產品在赤柱及設計廊出售,在 97 前舉辦的個人畫展,作品出售成績驕人。至於黃金先生,則是本地的人像畫畫家,人像畫技法獨到,他曾說畫人像數目近萬,我以為他說笑,原來他所指的是從事多年的電影海報設計,若一張海報出現多位演員,這個數目也不足為奇!記得他還對我展示多年前與名設計師 Paul Rand 的合照。

與這些前輩閒談,都不難感受到的是「藝術」在他們心目中的位置,而他們各自都會把藝術應用在設計中,作為謀生的方法。在那幾年間,我認識了不同藝術範疇的人,加入了一些畫會,去看看不同的藝團組織,參加了不少本地及海外的聯展,開始理解本地的藝術生態,發現那種清晰可見的「圈圈」及「山頭」情境,只有極少數藝術家能夠遊走其中,也看見及感受政府的文化藝術政策如何發生「官僚效應」,也看見及理解新進藝術家如何「出頭」的道路或途徑,而設計師參與藝術創作的人,仍是寥寥可數的。

記得第一次把作品介紹給會員,是會中自家舉辦,一個聯誼性質濃厚的小型畫展,我拿出的是一幅在美留學時參與 AIGA 舉辦的比賽,學生組別得獎的插圖作品,但在這小型畫展中所感受到的卻是另一番味兒,有人說作品似插畫多於「藝術品」﹙其實在美國,很多著名插圖師的作品都被被博物館收藏,以藝術品的形式看待﹚,對於「藝術品」應該是怎樣,似乎不同的「圈圈」都有著一種暗藏的意識形態。還記得有一些聯展,會有人討論用電腦大幅打印出來的作品算不算藝術,而我其後的作品,大都給人設計味濃的感覺,是因為畫面的分割及硬直線條緣故。

當初的「非商業設計」並無忘記,只是換了另一種形式,存在於某種情境中,我無可能像「海道會」那樣可以聚集眾多知名設計師,展出非商業性的海報設計,繼而藉著其資源效應去達到心中所想。即使想邀請身邊從事設計的同事朋友,參與非商業設計的創作,但他們對「藝術」及「非商業設計」的冷漠,亦只會招來盤盤冷水。而我的做法,只是放棄平面設計的生產模式,即不把作品分色打稿或大幅打印,而是改用畫布、紙板和顏料,用畫筆顏料製作,在不同的聯展中出現。

久而久之,我再沒有去想作品究竟是藝術還是設計,當我想到 Art for Art Sake 這種現代概念時,我又會問究竟一件藝術品要幾「純」才算是藝術品,又如朱光潛先生在《談美》3 中說到,事物要脫離其工具性,我們才可以欣賞其真正形相之美,若論及工具性,設計的本義就是一種工具。

言下之,現時大部份充滿社運色彩的藝術品,是否就有商榷餘地?曾記得一位設計導師的說話,當我們在討論有關文化藝術和設計的課題,他反問我們:「你認為這個世界有甚麼不是藝術?」,這問題令我再三思考「藝術是甚麼?」這類課題,最後明白這是一種 open concept ,永遠只有爭論,沒有鐵定的答案,但並不代表這種探究沒有價值,反之,只有這種爭論,才令它活起來。

事實上,從杜象的作品進入藝術館那一刻開始,我們都應該明白所謂「藝術品」,它的介定並非在於物品本身,而是在於物品之外的機制運作和如何把它論述和接收、欣賞出來,當然我亦同意一件用於廁所的「設計品」,是絕對有其獨特的形相之美。

今日    藝術 × 設計

從加入香港視藝人協進會 4 至今已有十年時日,活躍期已過,而我在 2002 年後已停止了業餘的創作,但在本地的設計情境中,我所感受到的卻是另一番景象!

記得多年前所受的設計教育,可以說是一種「反風格」的設計教育,當時很多同學都認為,一個有「彈性」的設計師,不應侷限於一種單一風格,因為一位設計師的屬性就是要面對不同的客戶方案,根本沒有一種風格能充分配合不同方案的需要,當然這種想法是因應當時的設計情境而言,包括最重要的市場因素,當時能從商業作品中去認知誰是設計師,是非常困難的,除非是行內人,但只要作品出色,要「打出頭」來亦非難以登天。

時移世易,設計師、設計品如天上繁星,數之不盡,每年都有大批畢業生湧現,設計的普及性也相應提高,除非碰上好公司,好客戶,否則要「打出頭」來,已非當年之事,其實早在多年前,已有很多設計朋友向我吐苦水,說甚麼客戶因素、公司定位等問題,無論怎樣努力,總是打不出頭來,而我當時只有極力勸勉或報以一句:「搞自己嘢吧!」但早年香港經濟好,有市場,要說搞什麼自己嘢,人家只會報以嘲笑,或寧可外接幾宗 Freelance 「搵真銀好過!」。

一種為興趣,無酬,純以設計形式去表現個人想法的作品,是被認為「理想清高」的行徑,但時代改變,當年渴望辦的非商業設計,早在多年前已有一班相識的朋友在牛棚藝術村辦了一個名為《We Exhibit》 的展覽中出現,其實類似的「自己嘢」在這幾年間不段增加,設計師的自我意識增強,認為設計不只是股務或受制於市場客戶,再加上近年文化及創意產業的概念,“ Crossover ” 頻生,記得早年曾灶財的作品就注入了軟硬天師的唱片封套設計中,也成為名時裝設計師鄧達智的創作原素,在近年的本地藝術雙年展中,我印象較深刻的就是漫畫家二犬十一咪的漫畫作品入選其中,設計師或插圖師創作 Figure,自辦作品展,不必討論是否藝術,他們都極力去爭取主動權,極力將自家的創作曝光,爭取 “ Sound-bite ”,這是與上一代的設計師有很大的分別﹙從客戶的委託的方案或從無數的獎項中打出名堂來﹚。

而藝術或其它創作的 “ Crossover ”,早已成為文化及創意產業概念的催化劑,在這種概念之下,我們大談品牌,而品牌的第一原則就是 “ Unique ”,而藝術創作,可脫離市場及客戶對設計品的「前設」或權力限制,成為設計師或創作人的唯一,繼而從藝術走進設計,或從設計走進藝術,相信現今很多設計師或創作人也明白當中的道理!

茫然十年,一介創作平民,遊走於設計與藝術之間,走過的路與所見到的「景觀」是相應的,希望當中的感受,能再刺激下一輪的創作慾,特别在本地藝術和設計改變的年代。

註釋:
1. 蕭競聰:〈香港設計教育再造?〉,《香港視覺藝術年鑑 1999 》,香港: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2000 年 12 月,頁 56 – 67。
2. 這裡「藝術」所指的是精緻藝術。
3. 朱光潛:《談美》,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03 年 10 月。
4. 「香港視藝人協進會」現己改名為「香港視藝聯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