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設計靚嗎?

當你委托設計師為你設計辦工室,完成後慶功,同事都為新的辦工室歡呼喝彩,你再邀請客戶或親友參觀,訴說你用了高昂的價錢去弄出來,問到新的設計怎樣,但他們卻當著你面前,毫不留情或隨心所欲地百彈猛踩,令你顏面無全,你回想之前與那位設計師合作,你如何給與意見,你如何具權威地審批設計,你滿懷品味自信的去完成設計師為你而作的設計,但結果如此,你從此不提新設計的辦工室,心裏卻怪罪那位設計師。
另一邊廂,那位設計師又怎樣想?在設計進行時,意見(comment)蹤橫交錯,你(客戶)的意見更是明燈一盞,在開會的時候,只要你的高見一出(或先出),身邊的同事下屬便會眾聲認同,你的主意一變,就代表你對設計的執著要求,永遠千垂百鍊,精益求精,即使設計方案的時間預算有限,設計師也不會逆你意,因為你是客戶,你是米飯班主,設計師賣的是時間服務,你買是個人的完美主義,設計師對你的意見永遠都是表面認同,事實上只想盡快完成方案,逆你意,便會糾纏不清,節外生枝,方案完成時間更得一再延誤。往往在人前那是設計師為你而設的作品,在人後,設計師都不提那是出於自己的手筆。

以上雖是虛構的情節,但卻是不少客戶及設計師的寫照,港人的設計觀,往往只聚焦在美不美,有否創意之間,少有思考流程、評審等重要環節,其實當你去問「我的設計靚嗎?」,那實質是一個咨詢的環節,客戶或設計師可以很輕易的說出這句話,但對於專業的設計程序來說,就來得非常簡陋。 我以往向同事解釋,在設計上,給意見或收集意見是有技巧的,是有目標、時序及階段性的,不是隨隨便便的找些人來說說看,就代表你很開放民主及集思廣益,否則那只會打亂設計師的思路發展。設計開始時適宜廣納意見,但也需在設定的範圍之內,那多會是你設計方案的目標受眾或用家,利用焦點小組(focus group)的方法會有幫助,當然小組內的訪問者人選,也需有理據技巧的甄選出來,第一階段大量收集回來的資料意見,經分析、分類和歸納,設計方向的雛型便會漸露頭角,設計師可循著這方向去思考,或可結集資深的設計師共同參與,把設計方向的雛型再精鍊一層,當設計越向前推進,你所收集意見的人會越少,也會是越高層或資深的設計同事,若設計發展到原型(prototype)階段,便需回到目標受眾或用家的意見回饋,再把意見總結,將設計原型修改為成品,而不是隨隨便便,找些見識品味各異的公司同事(秘書、會計或見習文員),一些不知事件上文下理,或完全不是設計的目標受眾或用家的人,用既不科學的方法,來徵詢他們的意見,或來個小數人的「設計公投」,那是最不智及愚昧的方法。 在專業的設計工作上,「給意見」並非簡單的事,在設計師的同事、上司、客戶及用家受眾間,都有不同的溝通技巧,都有當中的權力及利害關係,一些人給意見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腦海裏用詞貧乏,未經思考便可隨口搭上靚、醜、怪、型、舊等抽象的直接觀感,而有權力的人則往往只喜歡給意見,卻缺乏「聽意見」的能力,而聰明的便懂得把權力擱置,有耐性地聽取對方最真誠坦率的意見。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廣告

唔信我,唔好揾我?

你的僱主或客戶信任你嗎?若不信任你,他們不會委以重任給你。
這似乎是正常邏輯,通常信任會建基於一些東西。你去看醫生,你不懂醫學知識,你會聽取醫生的診斷和意見,不會質疑,為什麼?這並非你信任醫生本人,而是你信任他背後的專業資格,他的證書和背後的整個醫學界或政府的醫療架構。
但你有否想像過,如果你認為醫學知識並非什麼艱難東西,認為自己也懂一二,醫生的說話沒有什麼大不了,那你自然對醫生的信任減少,你或許會說:「你開的藥方不夠好,力度不夠」或「你的檢查不夠細緻,可否再做一次」……
很多時「信任」的兄弟就是「無知」,因為你不懂,所以你需要相信懂的人。
我可以大膽的說,香港設計業的黃金期已過,因為信任已失。設計在香港浮現於六十年代(之前只有美工,即美術工作者),設計師這一概念在七十年代才進入社會,在八十年代開始興盛,千禧後則「普及」起來。在「普及」之前,設計師會給人一種怎樣的觀感?早期脫離美工概念的設計師,不少帶點神秘色彩,因當時是一種新的行業,過往能理解什麼是美工的,卻對設計師的內容性質不太清楚。是一身黑衣,獨具品味及天賦美感能力的人?或能將藝術結合到商業的專才?一些著重包裝的設計師,更會投放出一種神話般的色彩。總言之,當時設計是陌生的,加上社會由「無設計」進入「有設計」,這種空降的現象,所顯現出來的對比,實在令人措手不及。
當年的僱主或客戶,大多自覺無知,對於設計是好是壞,自覺不能判斷(指風格化的,無明顯功能上的設計),也有很多只帶著半信半疑,接受設計師交出來的東西。再加上早年的設計業有「技術屏障」,特別在設計還未電腦化的年代,設計師需要學習不少視覺表現的方法,學懂人手的繪圖製作、如何使用麥克筆(Marker)、手繪透視圖等,當時這些技術(skill)並非人人階懂,也需經一段時日的訓練才成,另外當年的設計師都會給人見多識廣的感覺,縱使事實並非如此,在一個資訊未全面爆炸的年代,至少客戶會認為你在潮流、美感或品味上都比他們認識得多。上述的都構成香港設計在其開荒期裏容易受落的因素。
得到客戶的信任,設計自然得心應手。但當客戶自豪的把設計展示於友人或同行面前,卻得到出人意表的評價:「這樣的設計都是一般貨色,用不著給那麼高昂的設計費用」,又或是「設計後生意不見提升,是否設計不太吸引」等,假以時日,他們對設計師的信任便會消失,即「信自己多過信你」,即使你努力去「說服」他們,判斷設計好壞的關卡最終仍在客戶腦海中,所以現在設計師的工作,只是不斷提出方案,直至與僱主或客戶腦海中的預設吻合,設計方可通過,但這不是建基於信任上的關係,實質上你只是替客戶做稿的手。
為何僱主或客戶有這般的自信來判斷設計的好壞?這是之前提及設計的「普及」相關,當互聯網進入更快更廣的年代,設計師身後滿載設計資訊的大書櫃已不是獨有的了,任何人每天都能接收來自全世界各地的設計資訊,加上視像的攝取方法數碼化(不用人手繪製),設計資源及應用工具在網上應有盡有,甚至免費提供,種種因素都成就了「人人都是設計師」的現象,至少他們認為是這樣。更重要的是,當設計沒有一種堅實的知識系統、沒有真正的專業制度、沒有發牌和監察機制,那就沒有像前述「信任醫生」的情況出現。
早年每到深圳工作,看到那裏不少走得更前的建築,或其它更有能量活力的設計,心中不禁聯想到香港那種已失去的勇氣動力,反之也會感到他們只是踏著我們過往的道路。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Photo: 七十年代的「康樂大厦」(現稱怡和大厦)是當年中環中軸線的代表性建築物,是象徵香港正進入先進地區的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