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簡約,你可以去到幾盡?

article_photo

最近網上流傳一則報導,説日本一些人實踐簡約生活,家中物品盡量減少,衣物也選用最基本的款式,影片中的家居空空如也,只剩下一檯一椅……
前陣子也有關於人到中年的電影題材,提及年青人與中年人的分別,就是年青人會不斷增加身邊的物品,而中年人則希望盡量減少身邊的物品,只因累積的物品,已不斷侵佔有限的生活空間。
經常有這樣的想像,自己居住的房子,只有一張書桌、一張椅子、床和放衣物的箱子,這樣便足夠了,其它的東西,只會帶來煩惱。經常有人提出這説法,就是人一生實際需要的東西是很少的。我也在以往的文章中提及,物品和回憶的關係,很多時物品是回憶的載體,我們把物品留下來,主要是留住回憶。
但身邊的物品,有多少是值得留下來的?把身邊的物品分纇,會有什麼答案?我相信很多人擁有的會是圖書影碟、波鞋牛仔褲、女孩的會有大量衣飾或毛公仔,難到這就是充斥他們一生的回憶嗎?事實上,我們會為了這些東西而感到煩惱,香港的生活空間狹窄,我們不知如何處理日益增加的物品,如何安放和清潔這些東西,因此近來迷你倉其門如市。
現今的世界被設計成「我消費故我在」,消費被誤認為「活著」,要不斷的去消費購物,為的是稀釋上下班的沉悶規律,不斷去「更新」自己的衣飾,很多時都不是因為舊有的不能再穿,而是為了別人的目光和認同,以前有不少人瘋狂的在快餐店前排隊換領卡通公仔,拼死要集齊一套,這種難於理解的行為,其實莫過於只想在生命中尋找一點「堅持」。現今社會不少與物質相關的,看似唯物,實質唯心。
實踐簡約生活不侷限於減少物品的屯積,看看口袋裏有多少張信用咭,租用了多少個電視頻道,看看月尾的月結單有多少,它們佔據了你多少時間,耗用了你多少心神精力,到最後你得到的是什麼?失去的又是什麼?
哲學家康德有這樣的看法,他認為一般人所渴望的自由,或對自由的理解,就是能隨心所欲,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想要什麼就要什麼,但康德認為這剛好相反,那正正就是自由臣服於慾望之下,那不是真正的自由,而康德本人也是過著非常自律的生活。實踐簡約生活,不少帶有禁欲意識,但卻能重尋久違了的自由感。
一些設計師看穿了這種煙幕,反思設計的意義,走回物品的源頭,重新思考物品與生活的關係,於是他們不再去設計物品,反之設計人的生活方式。這不是要大家重回清教徒的生活,跑到深山隱居或當個現代魯賓遜,而是如何簡化生活而又能配合現代社會的需要。例如簡單健康的飲食習慣,採用一些耐用和易於保養打理的物品,利用公共交通和單車代步,過濾日常所接收的資訊,共享資源而不一定要自行擁有,每天在心靈上給自己一點靜下來的時間等。
人到中年,最令我渴望的兩種快樂,不是榮華富貴,或有什麼「物質」來顯示人生的合格證書,而是小孩子的空白和無憂,回想小孩的時候,口袋裏一毛錢也沒有,身旁只有一個膠皮球,站在窗前呆看遠方的高山白雲,也得一天的快樂無憂,而今天也漸明白「本來無一物,可處惹塵埃」的道理。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