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社會

Sharing Economy

相信不少人也聽過聖經中五餅二魚的故事,説耶穌能用五餅二魚,分給了千人作糧食,這是聖經中記載的神蹟,但也有一種説法,是耶穌用五餅二魚,感動了那些將食物收藏起來的人,把食物全拿出來與大家一同分享。
「分享」是一個很有趣的概念,早年對這個概念並不強烈,大多因為我們受到那種「自力更生」或「無功不受祿」的文化所至,直至互聯網及社交網站的出現,“Share”在網絡世界中盛行,在網上分享一段訊息沒有什麼大不了,不用付出什麼,也不會損失什麼,分享一段訊息的背後,是你認同該訊息的價值,然後你 Share 出去,除了協助宣揚這個訊息外,或許你想知道究竟有多少人也同樣認同你所認同的東西,這點從有多少個“Like”中看出來,「分享」這一東西,從此便常掛於青年人的嘴邊。
若果分享是需要付出的,又有多少人會真正投入及實踐出來?在香港,縱使你不會分享什麼東西出去,也會有人討厭他人作分享的行為,説來難以置信,但確實有這種人,他們認為別人無私的付出(分享),是一種「擾亂市場」的行為,或背後另有機心的行為,若有所得,必需付出,需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能來爭取獲得,這是他們的經歷和信仰規條。
無私的付出及分享真的會擾亂市場秩序嗎?這是政治經濟的基本問題,深化一點,專家學者便提出「共享經濟」或「資源共享」的概念,把一些閒置或多出來的資源,重新整合,再作分配使用,一個簡單例子,家居維修用的電動工具如電鑽,幾百元買回來可能只用一陣子,之後便長期放在儲物箱中,變成閒置資源,實質它可以拿出來以極便宜的價錢租給他人使用。這個簡單的例子並沒有什麽了不起,但在現今資訊科技盛行的年代,卻可以在網上建立交易平台,把所有家中的閒置資源整合起來,供出租使用,網上平台能降低交易成本,若能聚集一座大厦,甚或一個社區的家庭參與,便確實可行起來,在香港確有人正實踐這個計劃。
最近在城中鬧得熱哄哄的「出租車司機」,其實也是同一原理,車主都會明白香港的私家車使用率有幾高,除了職業司機,很多人的汽車都只是上落班或週末假日才出動,閒置的時間頗多,聰明的商人便利用互聯網作平台,透過資訊科技把這種閒置資源共享出來,當然這種共享並非由單方面無私的付出而帶動,必需做到互惠互利,才具誘因令人參與。
香港最重要的資源是「空間」,所有事物的發生、存在和進行都必需有空間作為先決條件,但香港的空間又是否真的非常緊缺?這裏閒置的空間又有多少?它們能否仿效上述的例子共享出來?確實無論政府或私人都擁有不少閒置空間,政府的閒置空間不能活用,很多是因為規劃管理,官僚程序或利益衝突所致,正如早期議論紛紛的公共空間,香港究竟有多少渺無人煙的公共空間沒有善加利用?又有多少在地圖上的「棕土」(受低度污染的土地,如廢車及貨櫃場等)長期空置或沒有善加利用。而私人的閒置空間,多是因為畸形的地產市道形成,物業擁有者寧願把單位空置也不租出去,全因瘋狂的樓市所致。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Photo: A special thank you to UBER for providing new users a ride home from the CFC Annual BBQ Fundraiser. Photos by: Janis Rees/Tom Sandler Photography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