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型之不思議

照片-a

照片-b

照片-c

看完小林章的《字型之不思議》已很久,近日再次執筆於網誌,值得要提這本書。
修讀設計的時候,不知是老師的教授方法或其它原因,字型學會來得比其它科目悶了一點,因為一般的教法,是先來一大堆文字結構、規則,原理及變化,圖像成分較少,在課程中讓學生創作的「重頭戲」比重不多,若説「重頭戲」,學生在尾段能自行設計一套完整的字體,已是很大的功績。
要課程教得有趣,就得與學生的生活連繫起來,在日常生活中的大品牌,在旅遊時的街道招牌等都有關聯,若能説出其字體故事及知識,已是非常有趣的事情,大家會有一種「原來是這樣設計的!」的感覺,小林章的《字型之不思議》便能做到這點。
例如朱古力品牌GODIVA,它是我以前工作過的公司的客戶,向來覺得GODIVA的Logotype(用於Logo上的字型)好看,典雅得來又有現代感,但為何能弄出這種感覺?透過小林章在書中的解説,原來GODIVA的Logotype,之前兩代所用的字體分別是Times Roman及Trajan,Times Roman是古典的字型,其後改用Trajan,它則古典得來帶點帝國風範,大家在字型學上都認同了這點,而現今GODIVA的Logotype,則巧妙地保留Trajan原有的骨架結構,但卻把襯線(Serif,筆畫末端的尖出的部分)去除,構成現代感較重的San Serif字體(無襯線字體),如你認識GODIVA的品牌由來及其故事,便會認同這Logotype的設計是絕配。
回想修讀設計的時候,老師也要我們出街逛逛,把有趣的字體拍攝下來,但拍來後又怎樣?又沒有較深入的分析研究,那只能説是一種Sense的培養,談不上知識理論的傳授。

字型之不思議
小林章 Akira Kobayashi 著
葉忠宜譯
臉譜出版

騎呢設計

20131116_232948 LR

20150611_091335 LR

入行廿載,曾就讀過不少學院,發覺漸有一種能力,能看到作品,大概已知背後的設計師是從那裏就讀。
很多學院聘請任教的老師,都有一種外人看不清的脈絡,「旗手」請人,都會傾向某種屬性,所謂「物以類聚」,因為「旗手」有某種取向和價值觀,或受學院的課程、發展方向、定位,甚或個人喜好所影響。香港的設計教育,課程範圍似有還無,實質任教的老師各施各法,在教學的過程中,某種思想文化漸入學生腦中,出來的作品亦受其影響。清醒的學生,會留意其他人的所教所學,擇善而從。
在評論上,第一線是觀看後的感覺,接著是描述及理論分析,藉此去支持或否定第一線的觀看感,我認為上圖的這一種「騎呢」設計,從設計概念上,很難用一種正常的評論方法去解釋説明,因為「騎呢」一詞本身已難解,就像旺角菜街的騎呢舞,是什麼原因令你總覺怪怪的,是世代的分歧?是文化之差異?還是另類美學?而你看他們跳舞時陶醉的神情,便發覺他們就是活在「自以為」的世界裏。
在自以為很有趣,很有創意的概念上,騎呢設計不是不能分析評論,只是會發現所涉及的範圍因素漸次龐大,這類設計的出現,我相信設計師本身的思想性格或教育背境是主要因素,否則就是騎呢客戶主導了整個設計。

美心的設計搞作

20150708_130527

20150708_125624

20150708_125628

上圖為某間美心快餐店所使用電子系統,當客人把票交給前台,等待食品製作時,如果食品需要較長的製作時間,前台職員便會派發客人一個這樣的圓碟,那時客人可不用待在前台等出餐,可先去找位子坐下,當食品準備好的時候,那個圓碟便會閃光及震動,圓碟本身可記錄餐號,那時客人只需拿著圓碟到前台取餐便成,那様就不用大批人站在前台等出餐,這樣的設計十分好用。
其次是店內有自助售賣系統,若客人不想輪候買票,而又習慣使用自助售賣系統,可用這系統自行購票,這種自助售賣系統多年前曾出現於中環某間快餐店內,可惜不受歡迎,現今的年青人在資訊科技下長大,對於這種系統的使用,當然會比年長的更為熟習。
除此之外,店內更有免費手機充電服務(見圖),這種服務上的考慮,可給不少分數。
在設計界中流行説「資訊設計」,其實資訊設計並不侷限於訊息顯示或圖表設計上,它也可結合到實體事物或行為中,其次設計界也流行談「服務設計」,而善用資訊設計於服務設計中,將會是新生活形態的呈現。

扣分

20150110_211249 LR

上圖是尖沙咀星光大道的李小龍像,李小龍是我敬佩的人,銅像也做得不錯,錯就錯在旁邊的圍欄。
好好的銅像,卻用這樣一個充滿大陸風格的圍欄把它圍起來,在觀賞上扣了很多分。星光大道的自由行人士衆多,用圍欄把銅像包圍,作用大家心知肚明,若沒有圍欄,相信有不少人會和銅像對打,寫個「到此一遊」或「XX愛你」,小孩會爬到小龍兄肩膀上,若一個不慎掉進海裏,那政府相關部門一定怕得要命,所以要用圍欄圍起來。
或許你會想到用三角形的地磚代替圍欄,但那是「大道」,是遊人的通道,加上夜間遊人衆多,在照明弱的地方下,用地磚也許未能奏效,那用圍欄是退而求其次的做法。
銅像雕塑是視覺藝術,視覺先行,若果遷就某些原因而影響視覺效果,是本末到置的做法,在沒有其它辦法之下,應想如何將其影響減至最低,因此圍欄的設計忌花巧,柱上的銀色金屬球是多餘的,欄身可用幼窄的金屬條便成,以現今的技術,也可做得很堅固,不必用那些奇形怪狀的三角形條通作欄身,簡簡單單便成。

如何帶領?

20150309_224312 LR

早幾個月在逛街的時候,發現了這張橫額,感覺很抽離,自己身為界別中人,竟不知自由黨的鍾國斌議員究竟為創意設計産業做了什麼?
香港從事創意産業的人,大部分都政治冷感,認為創意産業靠的是個人才華及努力,因此大都不關心政治政策會對自身有何影響,承襲傳統有小我無大我的精神,很多從業者都是有公司無行業,有行業無社會。
香港在創意産業的發展,其中的關鍵就在於經濟轉型,那你認為香港的經濟轉型了嗎?屬於商界的自由黨在這方面做了多少功夫?年青人連居住的空間也成問題,他們又如何爆發無限潛能?那自由黨在地產霸權上又站在那一邊?創意産業對城市空間的渴求,自由黨在空置稅的立場上又是怎樣?
立法會議員本是民意代表,不是既得利益者的盾牌,沒有真普選,問心,你如何「帶領」?

杯形碗

20131013_144234 LR

不知有多少人用過上圖這種碗,是否很流行?我不知道。
這是一種結合了碗和杯的設計,大家都知道,在茶餐廳用膳,最忌看到侍應的手指觸碰食物,一見如此,當堂胃口大減,這款設計,在碗旁加上像杯的「耳」,解決了這個問題,也有隔熱防燙的功能。
現代社會,一些很典型的設計,流傳至今,總有它的原因,碗子的基本形狀無變,也是如此。在碗旁加上把手,用料多了,價錢亦會高一點,除非突然全世界轉用,由供求關係解決價格問題,否則價錢必會增加一點,又或是取長補短,將成本轉移到產品的其它部份,如「偷薄」碗身等。即使如此,突出的把手會佔用空間,「空間」也是成本之一,因運輸及儲存都會佔用更多位置,一件影響不大,試想想,成千上萬時的情況會如何。
在餐廳老闆的角度而言,突出的把手亦會佔用空間,員工的使用習慣也需考慮,負責洗碗的會否滿腔嘮叨?毫無疑問,這款設計對用家是有好處的,但它會否流行,很在乎餐廳老闆心中的秤,即「值唔值」!

三合一企廁

20140606_194921 LR

上圖是西九龍中心男廁的企廁設計,它集合了企廁、洗手盆和廢紙箱一身,洗手後的水可直流而下作沖廁用,而廢紙箱剛好在旁,非常方便。
我曾經寫過不少文章,説明在研發期間,對「多功能集於一身」設計的考慮,相對於單獨功能的設計,這類設計通常都未能將每項功能的效能發揮到最好,有利有弊,某程度而言,多功能的設計,有利於攜帶或降低整體成本,最好的例子是瑞士刀,集刀、剪、鉗等一身。
多功能的設計要真正能做到每項功能都有高效益是難得的,上圖的設計似能做到,作為用家的我也發覺不到任何弊病,廠家對這類多功能設計的考慮,很多時都不在於設計本身,而是在於市場、利潤或對同廠其它産品的市場有否影響等。
上圖的設計,看似專人訂製,即使有批量生産,也不似來自大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