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要佔中?2

10514526_714772655271214_2444345918703366780_n

圖片來源︰破折號

廣告

第三空間

Coffee Shop

Community_garden_3

    什麼是第三空間?上星期參加了一個有關共享社會的講座,當中談及了第三空間。美國社會學家歐登伯格 Ray Oldenburg 提出這個概念,稱家居為第一空間,工作空間為第二空間,而酒吧、咖啡室、圖書館、公園或公共空間等則稱第三空間。而另一種説法,指政府及私人擁有的空間,就是第一及二空間,第三空間就是既不政府也不私人的空間,或許你會問,真的有這樣的空間嗎?
    香港人向來對於一些抽象的概念或價值都感到難以理解,甚或有點抗拒,例如今次的「空間」,空間向來是學術界一個熱門的研究題目,我也在這裏寫個不少相關的文章,香港人所了解的空間便只有與地產相關的尺碼,即建築及實用面積等,空間是每樣事物存在的必要條件,即沒有一樣存在的實體東西是不佔用空間的,所以常説「空間就是權力」,掌握空間,就擁有權力,由古至今,人類的歷史就是由不斷的空間角力而構成,不少戰爭是疆土的擴張爭奪,地主奴隸是土地權力的關係等。
    香港人只會想到「空間與租金」的關係,舉一個較貼身的例子,早年香港要為最低工資立法,有人提出工資所佔經營成本不低於租金,強調成立最低工資會嚴重影響企業的生存能力,另一方則提出高昂及不斷升幅的租金才是致命傷,無錯很多企業的工資,所佔的經營成本不低於租金,但實質高昂及不斷升幅的租金,才是「整體」經營成本上漲的源頭,例如企業需要貨運,而社會的地價租金上漲,也會間接帶動貨運成本的上漲,畢竟貨車也要車位停泊,地價租金上漲,車位租金也會上漲,如此類推,而所謂最低工資立法,其實也是因應個人的生活成本上漲而出現,當然離不開不斷升幅的房租。
    「空間就是權力」體現在生活的每一個環節上,而港人則慣常認為這種權力,雖要用金錢換取而來,有人説商場是第三空間,但卻指出這是一種「偽第三空間」,我們會發現大部份商場都不會設有讓人閒適休憩的坐椅,主因是商場這種地產項目,營運是靠租金,租戶的成本則需靠不段的消費支持,商場形態類似公共空間,實質也是私人管理的營商場所。又例如「居所」這一概念,港人認為的居所,必需以金錢購買回來,而政府所提供非市場價格的居所「公共房屋」,則被人標籤為社會福利,而非一種政府為人民提供居所的責任,因港人大都只認為「居所」是一種商品,而非一種權利。
    港人從不會想到空間權力是「公民」自然賦有的,香港雖然是華人社會最早現代化的地方,但大部分港人卻沒有公民概念,簡而言之,公民是自然賦有該地方的政治權利,最明顯的例子是每位美國公民都有其參選及投票的權利,而公民的空間權力,當中也包括居住權、流動及公共空間的使用權等。第三空間有趣的地方就是與這種權利的關係,例子是外國一些既非私有,又給政府荒廢的地方,會給附近的社區居民佔據,繼而發展成一些有趣的地方,如非政府的社區公園,或某些社區活動的場地,這種由下而上的發展,當然少不了很多技術上的問題,如使用上的監管或自律,但卻能顯現公民自發的空間權利。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Photo from Wikimedia commons(上圖:咖啡點,下圖:公民自發的社區公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