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為什麼不能設計出像 iphone 這樣的東西來?(七)

    港資ODM ∕ OEM廠家,品牌行銷做不起,技術研發做不成,那這些廠家裏的設計部,又是一件什麼樣的東西?一件怎樣的事情?
    不久前看過一段調查報導,問機構對設計價值的看法,當中較顯著的回覆是所有的機構都認同設計有「正面價值」,即無論在産品或服務上,設計能帶來更好的結果,但再看下去,會發現有不少機構認為「我現在的機構沒有利用設計,但對現行的業務卻沒有什麼影響」……
    不少港資廠家對成立設計部的想法及心態很簡單,亦有一些廠家抱著不少野心去成立設計部,但大都失望而回,一些更認為設計研發是「燒銀紙」的事情,港資廠家內設計部的性質究竟如何?如何運作?什麼是需要做?什麼是「點做都嘥氣」?
    在第三篇裏提及「無論大廠或細廠,或多或少會有一位或以上的設計師駐守,功能大致上是作為客戶的設計與工廠之間的協調工作,看看稿件或檢視由客戶而來的設計資料,或搞搞一些展銷會的設計工作……」,這種「設計部」大都被視為因實際需要而出現,但真相是它根本沒有創新研發的能力,只是一種協助營運的性質,好處是規模細,成本少,老闆不會有「燒銀紙」的感覺。
    在第六篇裏提及「有能力的港資ODM廠家,就會用「大包圍」策略,聘一班設計師回來,不段出新設計,但它們大多是風格化的設計,改改顏色和用料,檔次及外型線條略作改動,想辦法降低成本造價等等……」,這種「設計部」出現於ODM廠為主,成本視設計團隊的大少而定,創新研發的能力視乎設計部所採用的設計管理及策略,但香港缺乏這方面的人材,或懂這方面的老板,因此這種「設計部」很容易淪為風格化的「設計工廠」,蘋果、橙、蕉等各式各樣出一大輪,加上是ODM模式,更沒有品牌基礎,認真來説,也是沒有創新研發的能力。
    當然亦有其它形式的設計部。(續)

主觀客觀

    無論是設計師與否,都常聽見人們説,設計是見仁見智,是主觀的東西。當然像我這一派的設計師,這種認為設計是主觀的觀念,並不放在重要的位置,以往的主流設計著重「風格化」(Styling)形式,即產品並非有什麼創新功能,只著重外形的美感風格,無錯,這類形的設計確實主觀性較強,因為它涉及「美不美?」這個題目。
    時代改變,設計觀念重點轉移,焦點也由風格化轉移到功能創新上,學院的訓練模式也隨之而改,新一代的設計師,對於問題的確認及分析能力也相應提升,對思考、探索及討論問題,可使用一套更有技巧的方法,這可説是近年興起對「設計思維」的一種闡釋論述。
   當設計觀念擴大致美感範圍以外的事物,我們便能用「設計」去看種種事物,包括政治民生等,但你會説,若每樣事物都冠以設計去看待,那麼設計是否有點虛無?因為你看不出它的邊界所在?這種説法卻有點捉錯用神。重申,設計是對思考、探索及討論問題的一套「更有技巧的方法」。
    即是説,若你相信或依從這種方法,對問題的剖析及處理是客觀的。這些更有技巧的方法,當中包括了種種調查研究的方法,有較為科學及系統性的資料搜集,也有像市場學中的焦點小組討論、正反式的辯證、用家測試、短中長期的利弊分析等。
    很多設計師都體會及理解到,縱使有上述提及的種種方法,大家仍會糾纏於主觀客觀相對抗的設計生涯中,人為什麼那麼主觀?那麼堅持己見?個人的主觀判斷都是建基於時日累積的價值觀,以不作討論辯證便作出自認最有效的判決,而這些時日累積的價值觀,也受到種種不同的因素及感性體會左右著。多年的設計生涯,體會到不小設計方案的選取,很多都是「蘋果和橙」的問題,即純粹個人喜好或口味之分,客戶很少會有耐性,細心聆聽你對每個方案的分析,互相比較才作出合適的選擇。
    主觀的意見,極其量只能作為參考,但主觀的判決,則更為複雜重要。資深的設計師會明白,「權力」是取決設計的關鍵,所以設計師認為能與最高決策者商討設計,會令事情更直接「恰當」,因為若最高決策者以主觀行事,中下級的便會以猜度其上級的主觀意願而工作,繼而一切的客觀理性都會拒之於門外。
    再深入思考一點,設計是否必然以理性作為基礎?香港人當然對於西方哲學大師康德的「理性」理論陌生,因此對何謂「理性」是一知半解的,真正的設計必然以理性作為基礎(當然風格化或藝術成份高的設計則另論),但在不少情況下,設計的非理性顯現,卻是因為私慾、自保或維護既得利益者而來。反之一些看似非理性的部署,卻是設計中的理性手段,電影中也有如此對白:「在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法」。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