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屋潮文之世伯後傳 ] 沉默的男人

廣告

香港為什麼不能設計出像 iphone 這樣的東西來?(三)

    在香港是找不到具規模的港資OEM廠房,但在內地卻會看得到,整個工序可一條龍式包辦,走在前線的生產器材不在話下,亦無需外發加工,「起板」、生産、加工、QA、QC、IT、R&D(容後再談)及物流運輸,所有部門一應俱全,各種生産認證也應有盡有,甚至有些港資OEM廠房,猶如一個小鎮,有郵局及消房車,香港員工的宿舍更有如內地「啇品房」,這些港資廠家的客戶都是世界一二線的品牌,每年營業額以億計,每月的經營成本也需八位數字。
    因此具規模的港資OEM廠家,要起動一個「基本或以上的」設計或產品研發部,論資金成本,根本不是問題,問題反而是打後用怎樣的思維心態看待這個部門。事實上不少港資OEM廠房是有所謂的設計或研發部,無論大廠或細廠,或多或少會有一位或以上的設計師駐守,功能大致上是作為客戶的設計與工廠之間的協調工作,看看稿件或檢視由客戶而來的設計資料,或搞搞一些展銷會的設計工作,談不上一些具策略性的設計研發項目,更可笑的是一些港資OEM大廠的所謂研發部,這些研發部是因應客戶全球供應鏈管理制度而生,一二線的品牌客戶在挑選代工/加工商時會有評分制度,凡是有研發及創新能力的都會得分,我看過一些大廠的所謂研發部,其實只是在QA Lab或IT部門前掛多個門牌罷了,而且從沒有看過這些部門有何創新的研發(容後再談)。
    上述的是港資OEM廠家,那港資ODM的廠家又如何?談他們之前先要認清一個矛盾點,要起動一個「基本或以上的」設計或產品研發部,在成本上港資OEM廠家較ODM廠家有能力,但這點並非指設計手機皮套或膠殼,而是針對題目「香港為何設計不出像iphone這様的東西來」!(續)

生活研究所

Thousand_Islands_single_house

    最近日本無印良品的生活研究所成書,我即時便買了一本,無印良品的「生活研究所」並非新鮮事,在網上可找到研究所的網站,生活研究所實質是無印良品的研發單位,透個互聯網引發產品意念及收集意見,與用家的生活產生互動。
    本文不是解説無印良品這個研發單位。日本有一種特別,大量使用漢字之餘,漢字的一些組合也會產生意想不到的概念,例如今次的「生活研究所」,「生活」一詞,一般而言,我們不會煞有介事的去關心,因為它就如空氣和水,因應不同人的情況,自然地發生在我們身上,而「研究所」則只有在孩童時常看的日本動漫裏出現,會聯想到高科技,甚至像帶著神秘計劃在進行中似的,因此將「生活+研究所」就是耳目一新的概念。
    香港人常標榜適應力強,能配合社會的轉變而生存下去,似乎「生存」要比「生活」來得重要,甚至從來沒有細心思考過什麼是生活,對生活概念的思考,有如香港的文化發展一様,向來都是「單線」的,看不見多元。
    最近重看奥斯卡得獎舊片《美麗有罪》“American Beauty”,這是一套不折不扣諷刺美國中產悲哀的電影,片中描述美國典型中產家庭,男女主角分別從事廣告及地產中介行業,擁有典型的樓房、汽車及育有一女兒的小家庭,是社會投射給大眾的典型「主流價值」,可惜片中所描述的這個家庭,人心異變,關係疏離,當中也反映出盲目的「重物質,輕生活」問題,為了保有一種形式上的階級認同,而漸漸失去原有的自己。當然生活概念會與物質掛鉤,但應該是生活支配物質,而非物質定義生活,電影《阿甘正傳》“Forrest Gump”中,阿甘的母親曾對他説︰「人真正需要的財富只有那麼一些,剩下的只不過是用來炫燿罷了」,正正諷刺了現代人對物質財富的意義。

.

American-Beauty-1999

.
    所謂階級認同,很多時都是社會所灌注入我們腦中的意識形態,一旦成形,我們就對生活欠缺想像力,變得單一,繼之而由這種生活所衍生的空間和器物也會如此,最近新聞提及,香港中產的收入與生活不相稱,繼之而帶引出所謂「窮中產」現象,先不來中産定義的剖析,再看新聞中的中產開支清單,供樓、養車、傭工、興趣班皆在內,收入扣除開支後只剩餘小額金錢,雖然物質上看似富足,但生活空間狹窄,缺少自由時間,生活奔波勞碌。或許你會問,中產可以以自行車代步嗎?中產的子女可以不參加收費高昂的興趣班嗎?還有所謂的中産生活,可以有更多可能性嗎?
    但願每人心中都有個生活研究所。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Upper Photo: Boldt Castle, located on Heart Island (New York) in the Thousand Islands of the Saint Lawrence River, along the northern border of New York State, is a major landmark and tourist attraction in its region. Heart Island is part of the Town of Alexandria, in Jefferson County. (from Wikimedia Commons)

香港為什麼不能設計出像 iphone 這樣的東西來?(二)

    上篇提及「聘請一些設計師回來,再要他們聽聽營業部(Sales)從客戶聽取回來的「料」,再設計出一些東西來讓客戶落單,便任務完成」,這就是大部份港資工廠對設計研發的簡陋想法。
    要了解構成問題的各種因素,可由其背影或情境脈絡(context)開始,港資工廠大部份主要的業務性質是OEM,設計屬於客戶一方,而廠方屬「代工」性質,以Apple來説,國內的「富士康」便屬Apple 的代工工廠,當年OEM 模式所以能替港資廠家帶來利潤,主要是政治、經濟及地利因素(背靠祖國、廉價勞工、匯率及環保執法鬆懈等,做就「落單,出貨;落單,再出貨」,再把利潤投放到一河之隔的泡沫香港中,那銀紙便會滾滾而來。其實以往港資工廠對「設計」並不熱衷,往往被視為「豬頭骨」,因為「設計」意味著要與客戶周旋,也意味著生產技術上的挑戰,我過往遇過不少「細客」委托廠方做設計,結果都是被拒或轉介他人,對於他們慣常以OEM 模式而又能帶來利潤的慣性運作,「設計」只會是一種阻礙。
    九十年代是港資廠家發跡的年代,以OEM 模式經營的港資廠家最具財力,難怪為Apple 代工的郭台銘(富士康)為台灣第三巨富(2014年排名),但隨著種種因素,互聯網技術的提升和全球供應鏈管理的配合,造就更激烈的全球化競爭,加上金融風暴,其後國內經營成本不斷上升,沿岸城市與內陸地區的均勢,令沿岸經濟特區的工人短缺,世界進入後工業年代,以往港商「High tech 揩嘢, Low tech 撈嘢」的絕招已不合時宜,因為 Low tech 的訂單可能跑到更平價和偏遠的地區去。
    港資廠家是在這様的情況下才轉移視線,眼睛開始看到「設計研發」上,坦而言之,港資廠家OEM之根既深植,也同様沒有設計研發的傳統。
    我以往在港從事設計,香港設計師對「廠」向來有著某種「眼光」,認為「廠佬」走不出好設計來,其次留在香港的「港式」工廠的形象,確實令人慨嘆,細小、雜亂、灰沉老舊,看不出什麼專業或技術出來,它們散落在荃灣、觀塘、柴灣、香港仔等地。其實上述所提及能乘著政治、經濟及地利因素而發跡的港資廠家,早在八及九十年代中已北移國內,而我第一份在港資廠家的工作,就是在港上市,北移國內的印刷企業,也是令我對上述港式工廠的形象改觀的開始,與其説改觀,不如説眼界開了……(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