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P2 in JCCAC 2014

20140204_170910

Project P2 1

Project P2 10

Project P2 3

Project P2 8

Project P2 7

Project P2 5

Project P2 2

Project P2 4

Project P2 12

Project P2 11

Project P2
Plastic-pipe Micro-structures

膠喉微建築

ProjectP有portable、plastic、pipe的含意。上回ProjectP以膠喉製作傢俱,今次ProjectP2則集合了這兩年間以膠喉製作的微建築,部分作品曾出現於不同展覽活動中,包括「心事通」和「想通」等。以膠喉作物料,它輕便,成本低廉及製作容易,這次微建築設計,旨在發揚本土設計精神—摺、叠、伸、縮、藏,讓大家思考如何與港式空間抗衡博奕。

Project P in JCCAC 2012

Project P 1

Project P 2

Project P 4

照片2 040

照片2 031

照片2 028

照片2 032

照片2 033

照片2 065

Project P 3

Project P 5

Project P 6

照片2 134

照片2 127

照片2 124

照片2 012

照片2 150

照片2 075

Project P
Plastic pipe furniture & dwelling solution

膠喉傢俱及蝸居方案

ProjectP有portable、plastic、pipe的含意。以膠喉製作傢俱並非首創,但思考以這種物料作為傢俱設計,就很切合香港新一代的居住境況,它輕便,成本低廉及製作容易,由這些傢俱設計所引申出的蝸居方案,更是配合空間極度狹小及需經常搬遷而設計的居住方案。

尖東桌櫈設計

20131001_172546

20131001_172632

    上圖是在尖東公園內,相信是給外藉傭工設計的桌櫈,不少港人會聘用外藉傭工,但未必能理解外藉傭工的生活文化,只覺他們會在假日大舉「侵略」公共空間,因那些公共空間在假日較少港人到訪,所以這種文化差異不會導致像國內自由行的那種矛盾。
    我沒有聘用外藉傭工,不能説對他們有所理解,但據我所知一般港人在居所內留給他們的所謂「私人空間」,是在港式「豆腐潤」尺碼的廚房或士多房內留個小床位便算,極端的可以説「非人道」。
    因此感到他們會非常珍惜工餘後與同鄉朋友相聚的時刻,而上圖這種桌櫈設計則顯現出社會對小眾的關懷,雖然公共設計涉及社會資源的分配,但在文明社會裏,大眾和小眾都有享用優質公共設計的權利。

劣質設計師(三)

    上篇略談了設計工作的性質,因此若立心當一位真正的設計師,就要有其心理準備,在入行前,至少要對這分職業有基本認識,包括工種、層次、要求、薪酬及前景等,但必需注意,要看的不是那些「一將攻成萬骨枯」的成功個案或極端例子,要看的是地區及普遍情況,因為你可能不是那每一百位中的唯一一位設計明星。話雖如此,但如果你真心愛當一位職業設計師,十中有九的原因説當設計是一分爛工作,但只要有剩下來一個單純愛設計的原因,你或許也會「食得鹹魚抵得渴」,所以不想成為劣質設計師,這點需慎重考慮。
    設計工作的性質比一般工作有別,因此要求設計師的能力質素也特別,我的設計生涯中,感受到本地的客戶對香港一般的設計師,其評價是不高的,相反設計師對客戶也有不滿,客戶認為設計師不懂商業,創意不高,設計師則認為客戶只懂千改萬改,只用其手,不用其腦……
    回説劣質設計師,就是他們對設計能力的認識有多少。常説設計師的知識面要廣要闊,對事物要有好奇心,絕不是孤陋寡聞的宅男宅女,加上設計專業確實有不少實實在在的「硬知識」,可惜不少劣質設計師,以為認識了丁點兒軟件操作的技倆,便可以利用所謂創意的名號混兩餐,實質他們都是不學無術、自以為是、自欺欺人。
    要人家尊重你的職業,你也必需對自身的職業有一分尊重,即「敬業」。

理性的真義

幾位人文主義者想集中的介紹批判式思考,我不妨寫幾篇説明這種思考方式裏面包含了什麽元素,要通過什麽樣的思考過程得出理性的結論。

首先,我們必須清楚何謂「理性」。理性的思考並不是一般人所認爲的「溫和、和平、非暴力」,事實上,暴力的使用可能正正就是理性推斷的結論。所謂的理性,是根據正當的邏輯、確實的證據、充分考慮影響與後果,綜合上述各樣得出的一種合理結論,或根據這結論而做出合理的行動。正當防衛、防止侵略、警察執法等等全都要用到暴力,但我們並不會說這些行爲是「非理性」和「激進」。

根據這個道理,我們說地球圍著太陽轉,是因爲天文學的觀察和計算使我們得到這樣的結論。但如果我們沒有更深入的觀察和準確的計算方法,單靠肉眼看,我們會很容易得到太陽圍著地球轉的結論。在這樣的情況下,太陽圍著地球轉將會是「理性的結論」。

所以,理性並不代表正確,它祇是要求一個結論要有合理的根據。正因理性的為結論並不一定正確,可能有很多元素遭忽視或無法觀察,理性的思考方法就是認爲任何結論和思想祇能是暫時的合理,祇要有新的證據出現,原來的結論就可以被推翻。因此,任何理性論述都需要準備一個容許被推翻的空間,這叫做「可以證僞性」,是科學方法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基柱。缺少了這一點,我們就不能稱這種結論和論述是理性或科學的。

陰謀論就是一些不能被推翻的想法。這些「論述」很多時都會提出「你沒有證據證明這論述是錯的」,就跟宗教的論述一樣,「你沒有證據證明鬼神不存在」。如上所言,這種論述方法都是不理性的,因爲它們的邏輯構成不容許他人去證偽;假如某種事物確實不存在,沒有人可以提出它不存在的證據。在科學上,我們祇能指出某個論述是錯誤,所以提出任何論述之前必先要有假論和零假論。假如我們想知道引力是否存在,我們並不能假設它存在而去證實它,相反,我們需要先假設它不存在,然後去推翻這個假設。因爲這個原因,所以舉證責任自動落在提出主張的人身上,反駁的祇需要指出主張者沒有證據就足夠了。

因此,對引力的科學論證過程將會是這樣(當然,我是將它簡化了):假設引力不存在,宇宙中的萬物都會失去他們的物理規律,或者我們沒有辦法提出任何想法去解釋這套規律;宇宙中的萬物有一定物理規律,而我們對引力的觀察和計算符合這套物理規律所表現的現象,因此引力能夠合理解釋這個現象,又能準確的預測後果,所以引力存在。

基於理性論述所必須的可證僞性,進行批判式思考的第一要務就是懷疑。當有人向你提出任何論述或結論,你的第一反應應是提出疑問:1)他又沒有足夠的證據支持他的論點?2)他的推論所依賴的邏輯是否正當?3)他提出的跟我們所認知的世界有多大的距離?沒有證據,邏輯不正當,你就不應該接納他的論述。如果是不能確認證據是否充足,邏輯是否正當,你就應該保持懷疑,去尋找更多證據。如果他說得跟我們所認知的世界有多很大的差距,例如他提出人死後可以復活這種神奇的主張,你就應要求他提出同樣神奇的證據來:神奇的主張,需要神奇的證據支持;沒有證據支持的主張,不需要證據就可駁斥之。

思考政治、經濟、社會問題是需要使用這套思考方法。思考的目的是找出事實真相,借此幫助我們解決問題。單是提出或依附某種立場並不會對社會帶來任何的正面影響,因爲立場並不代表事實。對事實缺乏瞭解,既定立場祇會僵化你的腦袋,妨礙你去尋找真相,你就會因此作出錯誤的決定。立場激進還是溫和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思考過程、結論和應付的手法是否合理。

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