劣質設計師(二)

    上篇提到有關劣質設計師的「根源」,主要是一班不太清楚自已「要乜」,“HEA”著地所謂「學設計」,得一紙(證書)後進入設計行業混兩餐的青年。
    很多這類入行者,其實不太清楚設計行業是什麼一回事,或不了解作為一位設計師應具備的特質,社會(包括業界或學界)也把設計行業的資訊、實質的業內情況表面及扭曲化。設計行業不是一般行業,它除了要處理很多主觀的抽象價值(如美學上的),還有很多從工作(作品)中表現出來,有關設計師的狀態能力,情況就如運動員一様(可參看本網誌《設計師如運動員》一文),它不是一種單單「任務完成」或「交差了事」便算的工作,很多其它的工作,只要你循規蹈矩,完成任務,你出力,他出糧便可以。但設計行業需要你真心愛設計,對設計有持續的熱誠,對知識有尊重,對世界有好奇,否則你不能成為一位活生生的設計師,只會變成設計喪屍。
    換句話説,設計是一種「志業」,從業者需對自身及行業有所要求,甚至擴大至對世界的一種理想或改造,他們都是理想主義者。可惜不少劣質設計師,他們沒有上述特質,只視設計為一工作(Job),是單純的上落班,出糧和放假,就是如此。

民間智慧

IMG-20131028-WA0001_B

IMG-20131028-WA0000_B

Photo by Winnie Ng

上圖是深水埗一工程舖的小傑作,用蒸餾水樽製作給小孩的車子,十分可愛,路人也從沒想到這些給辦工室用的大蒸餾水樽可以有此用途,民間智慧是也。
經歷設計生涯多年,早在七八十年代,設計的焦點多集中在中産情懷的工業産品上,講求品牌、品質和品味,突顯階級身份的象徵,隨著這些年代的過去,社會政經及文化上的轉變,階級及其經濟能力的轉移,生活價值的取向亦有所變化,近世代(一小部分人,亦可參看《四代香港人》一書)的選擇是環保、Lifestyle、手作及DIY,以及近年激化冒起的本土主義,文化及學術界別對這些議題是位處最前線的,早於九七回歸前後便不斷研究探討「身份」identity 這問題,直至現在也是如此,因此種種地道上可發掘的題目,包括美食、老字號店舖、傳統工藝等等,都試從中反映本土的身份面貌。
民間智慧多顯現出不透過工商產品所提供的「解決方法」,而是就地取材的去解決問題,不用學究語調,直接一點,它多顯現於經濟能力較低的社區,很多人為了慳錢,索性用最便宜便捷的方法去把問題處理掉,就是如此。若真要把它與本土扣上關係,是否就是説這種智慧只有這裡才有?若民間智慧是隨貧窮而起,那就要弄清楚貧窮是一種狀態,不是一種身份。

 

DSCN9611

20130731_125410LR

有遠大理想的設計

Sugru

    某天在電視頻道看了一紀錄片,是講述新加坡的一些大建設,當中包括利用納米技術的海水化淡廠,利用沿岸的升降堤壩及雨水作海水化淡,兩項都是非常創新的設計工程,而回想早前台灣的「環生方舟」(EcoARK) 建築項目,利用飲料的膠瓶物料,再造為透明的建築外牆組件,構成獨具特色的建築物,這些例子都令人非常佩服,不禁要揚聲説到:「這就是設計!」
    但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片中出現的建築師及項目經理,他們都非常年青,有目標、自信及幹勁,沒有一點稚氣。
    修讀設計的時候,從書本中認識一些設計前人,他們不少抱有遠大理想,希望用設計改變世界,縱使很多構思都是「空想」,但從這些構思中,都能看出他們雄心萬丈,盡顯設計師的風範氣燄。
    今天這類設計師已買少見少了,特別在香港,幾近絕跡,偶爾也有些設計畢業生,有著「救世」主題的習作,但只在畢業前的「迴光反照」,畢業後便變得現實起來。雖然設計常強調可行性和各種資源因素的配合,但具有「有遠大理想的設計」,絕非和這些條件完全間斷。
    一位來自英國愛爾蘭的女設計師 Jane Ni Dhulchaointigh,從2003年開始想像世界上如果出現一種新奇的材質,可以黏合到各種材質上,便能提供一種革命性的改變,於是她開始投入研究如何創造這種新奇接著劑,經過六年超過八千個研究小時,終於在2009年12月完成這種神奇接著劑,隨後成為產品 Sugru向世界各地發售,可塑型塑膠Sugru 在沒有接觸空氣前就像粘土一般,在開封後30分鐘內保持柔軟、高度可塑性及黏著性,只要靜置24小時後會逐漸硬化成型,Sugru 不同塑鋼土,它成形後仍保持彈性、耐高低溫、防水,可以黏在各樣物體上不留殘膠,可以替物件塑做小附件,或修補破損部位,它在2010年時被時代雜誌評為當年50大最佳創新發明。
    這位女設計師用了六年超過八千小時針對單一設計,過程中完全不知它能否成功,也不知市場是否真正接受,靠著單純的理想一路走下去,對本地的設計師來説是天方夜譚,回看今天本地的年輕設計師或創作人,他們的設計或創作中,所能呈現出來的,大都是一些「意趣」或小聰明,像是大家都忌談一些遠大的理想,免得人家説不切實際,其實所謂實際,並非指設計的現實條件,因為設計的本意就是突破現實條件的局限,才能成就創新 (innovation) 的出現,本地設計師的「實際」,多指行業生態、生存條件、回報收益等,近年所接觸的一些新進設計師,似乎都想著什麼樣的東西才能最快吸引大眾的眼球,吸引傳媒的報導,急著成名。設計界的現實似乎告訴大家成名與生存相掛鉤,以往只有商家對設計師要求港式的「平、快、靚、正」設計,似乎現今的設計師或創作人,對自己作品的要求也是如此,香港的現實環境往往令人放棄崇高的理想,因為它需要時間耐性,無比的專注和毅力,所以對那些抱有遠大理想,長年累月默默耕耘的設計師,我們應給與多點支持及欣賞。

上圖:女設計師 Jane Ni Dhulchaointigh

參考網站:http://sugru.com/gallery

劣質設計師(一)

想寫這編文章很久了,坊間漸對那些「各打五十大板」的評論文章有意見,即是説,看似偏激的文章,又如何?總好過永遠犬儒,真正的積極正能量,是你敢於面對、正視及想辦法解決問題,這是我的人生態度。
劣質設計師充斥整個香港,但如何介定一位設計師劣質?這點就很少人討論,包括現有各大設計院校,它們連一套較有系統的設計倫理也沒有,那怎會有“QC”這一概念?亞朱亞九俾得起錢,學院又無門檻關卡,“HEA”得過兩年,一紙在手便説自己是設計師。
很多年青人去讀設計,背後的動機很含糊,香港教育最失敗的地方,是沒有讓年輕人在成長階段中去探索生命和認識自己,以一套既定的標準或意識形態為各人洗腦,當他們失落於這套標準或意識形態時,便會感到迷失,每次聽到學生説困擾,除考試壓力外,便是選科,或選擇研究題目(大專生),「自行選擇」是他們的大難題。
説來荒謬,去讀設計的學生,很多都是不知自己可做什麼、可讀什麼的一群,對設計沒有理想期望,他們心想容易渡過兩三年的所謂學設計,出來社會找一分不算是藍領,名字不難聽的工作便算。對我來説,除了大學外,大部分設計院校都是無收生門檻的,荒謬的是你會得知不少學生選修設計的原因,有的是因為不用考試,有的是因為自以為好型好自我等。
上述的大概是劣質設計師的「根源」,若你是學生,也不希望你是上述的那一種,請不要誤會,我同意不必用一種功利主義的心態看選科,同意無論你選修什麼科目,也不一定需要與將來的職業掛鉤,同意尋求知識的機會應是平等及公開的,同意無論你在修讀什麼,都可單純看作是一種知識探求或享受學習生活的過程,而最不同意的,是你根本不知自己在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