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間公司與一個行業

    今次電視發牌、早前無綫給廣管局控告處分及曾志偉的言論,除不滿、感嘆和憤怒外,也令我對自己處身的設計業,有不少聯想和感慨。

    香港人的工作倫理觀究竟是怎樣?早期的香港,不再去説那些像「梁蘇記」的僱傭關係,大既都認為工作只是金錢的來源,即工作只是手段,金錢才是目的,有了金錢便可得到自己理想的生活,從不考慮工作是生活的一部分,也是生命的一種體現。
    現在也是如此,身邊大部分的設計同行,不論年資深淺,很多看自己的工作職業只是一分Job (design as a job),而Job 的目的就只是金錢的來源,就是如此。
    因此他們不太理會影響整個森林(行業)的東西,只看重自己所棲息的那棵樹。雖則如此,很多人雖不關心整個森林,但也會很「認真」的去棲息所寄居的那棵樹。
    我常對同事説,除非你決志對一位老板、一間公司誓死效忠,否則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你始終都要由一棵樹跳到另一棵樹去,若好的公司不多,你就等於再次面對一個森林。
    今天在HKTV(香港電視)失意的影視人,主要是不滿或失意於前兩間電視台(TVB, ATV),對HKTV有理想期望,所以離巢過檔,但無人擔保,將來的HKTV不會成為今天的TVB或ATV。
    而比喻那些很「認真」的去棲息所寄居那棵樹的人,他們不太理會整個森林的建康安危,認為只需「顧掂自己」(或用中立抽離掩飾)便對得住天地良心,盡顯柏陽先生所説的明哲先保自身精神,何許人也?曾志偉是也。
    我在這裏告訴大家,一個行業遠比一間公司重要,你的努力,不是只為了一間公司,而是為了該工作及行業本身的精神意義,這點在日劇《半澤直樹》中已説明一切,當一間公司的作為違背了其工作及行業本身的精神意義時,你便要作出反抗還擊。(這點曾志偉作為演藝人協會會長也是失職的)
    香港人的工作倫理,從來就缺乏「公民」意識,很多行業都是如此,從今次電視風雲便看到一切,悲哀!

各位,問題是憲政與法治

這幾天關於香港電視的報導與評論大多偏離問題核心。我不厭其煩再説一遍:問題不是電視製作水平、言論自由、王維基是個多好的老闆、香港電視員工的生計、「公義」(我不明白王維基與其他人口中的「公義」是什麽意思),而是香港政府的決定與憲政和法治是否有衝突(憲政和法治是公義的準則之一)。

這幾天這麽多文章就以人權監察這篇最接近問題核心。在西方國家,人權問題基本等於憲政問題,但香港的人權制度並沒有西方的嚴格,再加上香港不屬於與歐洲人權法體系,所以這樣的案例只能援引, 不能用它來直接挑戰香港政府的決定。另一個問題是,根據《基本法》行政長官連同行政會議有作出「重要決策」的權利,而人權法中有公衆秩序條款,容許政府 「權衡」人權與公衆利益,行政會議可以提出就這點提出抗辯(法庭採不採納言論自由為申訴理據又是另一個問題)。

因此,要在法庭上挑戰政府的決定,香港電視必須問以下的問題:行政長官連同行政會議的權力和他們行使權力的程序是否正當?法律是否容許越過他們既有程序作出決定?如是,是什麽法律?行政長官連同行政會議的裁量權有多大,受什麽限制?行會的保密原則是否適用於發牌一類的行政決定?這些問題要釐清的其實是行政會議在政府中扮演的是什麽角色,有什麽權利和接受怎樣的制度性監督。

如果法院認爲,在香港的憲政制度中,行政長官連同行政會議有權對他們認爲是重大決策的事件作出他們認為適當的決定而不需向任何人解釋,那香港的法治就會蕩然無存,因爲行政長官連同行政會議有不受限制的權力同時,他們將會淩駕整個行政與法律制度。如果法院認爲行政長官連同行政會議沒有這樣的權力,行政會議只是個顧問機構,那他們這次的決定明顯越權並且無效,與行政會議有關的法例需要重寫(等於《廣播條例》相關部分違憲,或需要做出司法解釋讓它合憲,而政府需要跟隨司法解釋辦事),這就會讓政府内部發生憲政危機。

如果法院作出前一個判決,這將會引起更大的反彈,因爲這種法律是明顯的違反法治。如果是作出後一個決定,爲了維持行政會議的合法性,人大就有可能出來釋法,又會引來更大的反彈。也就是說,如果香港電視與其他政治人物有膽出來指責政府違憲,並在法庭上用憲政問題挑戰它,政府就會被將死。不危害政府執政的解決方法只有幾個:1)王維基不申請司法覆核,或者是不質疑政府是否違憲;2)政府接受違憲裁決,發出牌照並放棄行政會議的權力;3)公衆始終不明白憲政和法治的問題,事件逐漸淡化。

依目前的狀況來看,事態會往什麽方向走實在是難以估計。輿論大多忽視憲政問題,政府又不可能改變決定對香港電視發牌(現在發牌也改變不了什麽),香港法院跟西方法院在處理憲政問題的態度上大不一樣,我估計這一場應該又是消耗戰,雙方耗盡自己的力氣也佔不到任何優勢。

再補充一點:重點始終是制度,我們也要考慮第四個申請者會不會獲得電視牌照。

山中

八十年代(下)

Mobile_phone_evolution

    八十年代出現的新事物,成為我們現今生活的起步點,二次世界大戰過後,六七十年代可説是一個調整期,世界步入另一個局面,除了美蘇冷戰外,似乎一切都需要一個“refresh”,八十年代就盡露了這種煥然一新的感覺。
    我們現在人人手執一台智能手機,卻忘記了這種東西發展的神速,這點要那些經歷過數字傳呼機、中文傳呼機、大水壺(第一代手提電話)等的人才能明白,其實在八十年代首次出現的流動通訊裝置,是安裝在車上的電話,而且價錢極為昂貴。

.

Old Motorola Mobile

.
    為何所有創新的電子産品,都是從八十年代開始出現?這是因為「集成電路」(integrated circuit, IC)這種技術的出現,令電腦可以微型化,令電子産品體積縮小和省電。如果説九十年代的目光落在互聯網上,那麼集成電路就是八十年代的主角。

.

Three_IC_circuit_chips

.
    港人八十年代的文化生活,離不開電影、音樂和卡拉OK(Karaoke)。八十年代的電影代表著一個新世代的開始,難怪史匹堡(Steven Allan Spielberg)也拍了一套“Super 8”來緬懷當年,當年的電影可以説是里程碑,源於七十年代未期佐治盧卡斯(George Walton Lucas Jr.)主理的《星球大戰》(Star Wars),當年的星戰第二及三集(即現今的第五及六集),橫跨整個八十年代,帶動了全球的科幻熱潮,更重要的是從星戰電影中研發出不少新的視覺特技技術,大大的塑造了當時的荷里活電影格局,現今很多經典電影的首集都是在八十年代出現、如《奪寶奇兵》、《未來戰士》等等。

.

Terminator

.
    音樂方面更是有趣,説要把Rap由地下帶到地面的,不得不提當年的Run DMC,他們的標記是那雙沒有鞋帶(刻意不把鞋帶穿上)的三間條名牌波鞋,更不用説King of Pop Micheal Jackson 在八十年代大放異彩,他的Music Video,更是把電影拍攝技術用於其中的表表者,當時Music Video的盛行,衍生了美國MTV(純Music Video頻道)的興起,今天的Lady Gaga,這種破格式的藝人可説源起於八十年代的麥當娜。香港在八十年代仍有不少酒廊歌手,直到「卡拉OK」出現,酒廊歌手逐漸消失,起初的卡拉OK是大廳輪枱號,要被逼聽著歌藝不精的陌生人獻唱,過了一段時日才出現房間式的卡拉OK,卡拉OK的出現,改變了大衆的娛樂方式,同是也改變了本地樂壇的創作生態。

.

Adidas_Run_DMC_shoe

Michael_Jackson_with_the_Reagans

.
    八十年代,它是塑造了我們今天生活的一個開始,今天滿街都是「低頭族」,他們手握的智能手機,就是集合了當年出現的家庭電腦、電子游戲機,手提電話、手提攝錄機、Walkman於一身的東西,電影、流行音樂等也是如此,八十年代就是讓你感到新事物不段湧現的興奮,而在新自由主義下的年青人,只會想著如何盡快成為「優皮」(Yuppie)一族。相比今天,M型社會、嚴重的環境污染、全球性的金融危機、文明衝突下的恐佈襲擊,這些東西在當年都是絕耳的。

Photo from Wekimedia Commons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網頁 template 好?

    最近有朋友協助某組織製作一網站,過程絕不順利,內裏當然包括很多溝通問題,合作過程極之不快,組織的負責人並非熟識設計行情的人,在一次會議上,他舉出另一組織的網站如何好,但像我這様的行內人,一看便知是一個網頁的 template。
    最近也有剛設計畢業的朋友在 facebook 留言,説自己花時間設計的網站,自認也不如人家在網上即時取得的 template 好,似乎懷疑自己所學及設計師的價值。
    我看過很多的網頁 template,如果是一般的要求及應用,確實是不錯的選擇,字體、空間、分類及導向都有合水準的設計,現今的網頁 template,大都能因應用家的要求而度身修改,而且背後都有具實力的公司作支援,提供數以千計的 template 作選擇,有時朋友或同事需要設立網站,如非特別用途,我都建議他們先看看現有的 template 再作考慮。
    學者班雅明(Walter Benjamin)有一篇名著《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作品》“ The Work of Art in the Age of Mechanical Reproduction”,於1935年在德國發表,説明藝術品的靈光(Aura)會因機械複製技術而消失,同様這篇文章令我想到網絡的出現,網上資源共享的情況會否也令設計的靈光消失?但班雅明這篇1935年的文章,相對於當年的藝術情境,和現今的有多少轉變?藝術(或藝術品)的價值沒有因複製技術而消失,反之有更多有趣的變化,呈現了現今當代藝術的面貌。
    因此我認為設計師的價值不會因為這些設計資源的湧現而消失,而需反思現今設計師的身份角色應如何轉化提升,我兩年前的一篇文章《設計師的新形態》,早已説明這點。

《設計師的新形態》:

https://designcritique.wordpress.com/2011/07/23/%E8%A8%AD%E8%A8%88%E5%B8%AB%E7%9A%84%E6%96%B0%E5%BD%A2%E6%85%8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