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貧困的香港人

電視新聞訪問基層新移民家庭,那位母親說收入低沒有錢買牛肉,而鏡頭畫面顯示到他們家裏有一堆高達模型,於是又引來陳雲之流的文誅筆討。

唉。我不得不懷疑這些人的腦袋是否摻了水。這個家庭有多少個模型,怎樣得到這些模型,都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的收入是否能應付生活,政策是否合理,如果政策合理,這個家庭如何使用他們的收入是他們的事,與其他人無關。

這 家庭有一堆高達模型而引起爭議,如果把高達模型換成書本,這個爭議會不會發生?我相信一樣會,因爲不明白什麽是貧困的人會認爲只有什麽都沒有,每天要挨餓 的人才算得上是「窮人」。早陣子美國霍士電視批評美國「社會主義福利政策」時(打引號是因爲美國的福利水平比不上其他西方國家,更說不上是社會主義)也對 窮人家裏居然有雪櫃、高清電視、電腦感到很驚奇,認為他們有這麽多高科技產品就必然不是窮人。這種想法又跟中國的「家電下鄉」政策同出一徹,農村的貧困家 庭有了這麽多電子產品,他們就必然不會是窮人了。這都是非常愚昧的想法。

貧困並沒有法定定義,每個地方的政策都有不一樣的規定,所以我們不 能用政策的定義去考慮貧困問題。但貧困的基本概念是相通的,例如家庭能否過正常的生活,收入多少,是否缺少必要的物資,能否能融入社會等都是考慮貧困的要 素。因此考慮貧困與否的重點是,相對於其他非貧困的人,這個人是否有足夠改善自己生活的行爲能力(agency)。聯合國就是用這原則定出人類發展指數來觀察能力上的貧困問題。這個指數由三部分組成:健康、教育與收入,我們可以用這簡單的模型來考慮高達的問題(人類發展指數是一個簡化的思考模型,並不能視爲考慮貧困問題的絕對標準)。

這 家庭說他們沒錢買牛肉,那就是因收入限制而降低了健康水平。批評者就說,在收入水平不改變的情況下,他們可以不買、減少購買或變賣高達模型以換取牛肉。這 當然是一個可行的方法,但這樣的想法忽視了健康本身是受多重因素所影響。營養是其中之一,社會的醫療服務水平也是一個因素。與高達這個問題有關的是孩子的 心理健康,而心理健康對孩子往後的發展有深遠影響。

一個貧困家庭不會有太高的生活質量,而家長的教育程度普遍較低,能讓孩子在心理上得到滿 足的機會並不多,而高達模型可能是這個家庭中的孩子能獲得心理慰藉的少數途徑之一。他可以透過完成這些模型而獲得成就感,而擁有模型跟上館子吃一頓不一 樣,不會吃了就沒有。從成本收益的角度考慮,這不見得是一個壞選擇。如果這個孩子愛看書當然是更好了,但並不是所有人都喜愛閲讀(至少大部分香港人不愛閲 讀,所以沒有知識),而且書本也不便宜:這個家庭也需要做牛肉與書本的取捨(明白經濟學中預算綫概念的人會很清楚我在說什麽)。外人不能介入這個家庭的財政決定,因爲你不清楚這個家庭的需要。

有 些人會說以前香港人都怎樣窮,但也要一樣捱,要學會自力更生,絕不要他人幫助,也不會在窮困時為孩子買玩具。我很希望科學家盡快發明時光機,送這些人回過 去,反正他們也不是活在現在。當年香港並沒有這麽嚴重的貧富差距,每個人都一樣的窮,因此根本沒有比較。現在貧富差距大,孩子在學校上學時會有比較,比較 不上,或跟同學沒有共同話題就會容易產生自卑感,會產生心理問題。香港發展初期百廢待興,有很大的社會流動性,所以學識不多的人也可以成爲爲首富。現在的 社會還是跟以前一樣嗎?社會狀況改變,思想與政策也得跟著改變。扶貧政策的目的(應)是增加貧困人士改善自己生活的行爲能力,這樣他們或他們的下一代才可 以「脫貧」。制定政策,只是為了讓貧困家庭勉強的維生,他們想辦法去改善自己的生活反而會受到財政上的懲罰,這才是真正的浪費公帑。

香港的最大問題不是中共,不是梁振英,而是香港人知識的貧乏。

山中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