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興 插畫展 業餘創作者的心路歷程

複製 -e-flyer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27073354073811/

策展人語

    由香港設計聯會主辦之《餘興》插畫展,集合了十七位創作同仁的作品及業餘創作之心路歴程,讓大眾認識他們的作品及創作路途上的一些感想看法。
    展覽取名「餘興」,是因大部分參展者並非全職「自主創作人」,而屬於自己的真正創作,只有在「工餘」之後發生,這也正好反映出香港最基本的創意生態,大家仍在隙縫中奮力創作。
    香港一般視藝展覽以作品主題及創作者為主,少有看重連繫於作品和創作者背後的情境及脈絡,十七位創作者來自不同範疇行業,有美術老師、資深設計師、藝術行政人員等,也有著不同的創作資歷,他們業餘創作之心路歴程,有人百感交雜,有人一言以蔽之,奇怪地,他們都是全職於香港的「創意産業」中,但郤寄情於工餘後的「餘興創作」裏,在香港高舉創意産業為六大産業之一的今天,這點是值得大家思考理解的。
    展覽的另一重點是開幕日當晚的分享會,面對媒體技術多元及資訊爆炸的今天,現今的視藝展覽更不能「到此一遊,看完便算」,觀眾、作品及作者需有更強的互動交流,分享會中,除更直接的與創作者及其作品溝通外,望大眾能認識「餘興創作」裏的種種面向。

Ka Hing

策展人︰ 4res, Ka Hing, Keo Chow

廣告

評「亞洲劇力無邊界 第三擊」劇場設計

20130701_174326

20130622_165936

20130623_151900

20130623_164342

20130623_163726

朋友邀請,嘗試用設計角度,評看小劇場的設計。
由「小劇場.大戲劇」主辦的「亞洲劇力無邊界 第三擊」,分別邀請了四個劇團單位,他們是韓國 Heejoo-rhyu & Early Bird Project 的《Blow-Up》、香港盛夏劇團的《紅色旅程》、日本FFAC的《Run Melos》和馬來西亞Lee Wushu Arts Theatre 的《霸王別姫‧殉道者的樂章》,四場劇分別於六月廿二及廿三日於JCCAC黑合劇場演出,相關內容資料見文章尾段。
正如往常對視覺傳意設計評論的看法,都是以形式産生功能,功能造就內容為基礎,但前題是要表現什麼様的內容?怎樣情度的效果?藝術與一般視覺傳意設計不同,沒有既定的 Design Brief或具體要指定傳達那種內容,特別是現代劇場設計,內裡充滿「符號」性的演繹,內容的闡釋感受完全是作品與觀眾各自的溝通,因此很難以一般設計評論的方法去對劇場設計的成效下判斷。
那如何去對劇場設計作出評論?應以什麼角度去觀賞劇場設計?
一般評論電影美術設計的方法,都以攝影風格、色彩運用、道具佈景、角色造型、聲效配樂等角度構成,當然劇場與電影不同,劇場上的空間環境、演出方法、燈光及場境轉換都有別於電影,而有關小劇場的設計方法也應配合小劇場的特質而成。
韓國 Heejoo-rhyu & Early Bird Project 的《Blow-Up》集中在焦點式的形體表演身上,不宜多餘的佈景設置是合理的,小劇場的特點是空間小,觀衆與演出者距離接近,雖然舞台設計、佈景設置的規模不能與大型劇場相提並論,但相反道具設置的嚴謹性更見重要,演出上的編排設計,道具的運用及發出的聲音,都會因為小劇場的特質,來得比大劇場更令觀衆感受敏銳,這點在《Blow-Up》中都看得見具經驗的處理,由一件小道具到布袋在地上拖曳的聲音,見得是有「思考過」的設計。
香港盛夏劇團的《紅色旅程》、令人聯想舞台空間的運用,小劇場是否就需要把握空間的「盡用」,這點當然與劇本內容相關,但也不是既定的邏輯,《紅色旅程》有較多的道具及「羣戲」,空間的「盡用」顯然易見,剛巧日本FFAC的《Run Melos》就以此與《紅色旅程》作出鮮明的對照。但論《紅色旅程》的場景設置,不得不提以下幾點,首先觀賞劇場演出是一種視覺經驗,特別在小劇場中,任何細節都會進入觀眾的眼簾,《紅色旅程》把電腦設備(VJ)設置在舞台左側的當眼處,對整個以符號性的現代劇演出是構成影響的,另外演出途中演員「突變」成主持,解説要向觀衆搜集「一字」想法,然後一位非劇場衣著的工作人員上前派發紙筆及收集回應,這個過程是沒有經過視覺經驗的設計考慮。
相反日本FFAC的《Run Melos》,一如其日本設計文化,極其“Compact”,一個場景設置集中在舞台中央,只需運用局部燈光的轉換,便能交待複雜情節的轉接,演員不需大範圍的進出走動,其它道具設置也具心思(水從天花下落到木盤),特別一提的是四個單位投影效果,日本FFAC的是最為精釆,雖然設置集中在舞台中央,兩側黑暗的空間預留投放中日翻譯字幕,但其中一些運用文字效果的設計,如突然文字投影像天雨一樣的下降,移動的文字集中投射到中央的演員身上,都構成不錯的視覺效果,從設計的角度看FFAC如何運用小劇場的特質,是具心思及水準的。
馬來西亞Lee Wushu Arts Theatre 的《霸王別姫‧殉道者的樂章》,亦有非常悅目的「武藝」演出,當中的佈景道具也只有一台有輪子的木台,由於演出焦點也是集中在形體及「武藝」上,運用極簡的場景設置是合理的,當中一幕演員兩手各持一精巧的「手偶」,頗具特色,再次一提,小劇場的特點是觀衆與演出者距離接近,因此所有道具的粗糙或精巧細節都會進入觀眾的眼簾。雖然有精彩的「武藝」演出,但對於小劇場的空間運用,這點是否有「殺雞用牛刀」之感?心想,如此精彩的「武藝」,是否在較大的劇院中演出更有山河壯烈之感?畢竟這劇也有非常專業及精釆的演出。

《BLOW- UP》
韓國Heejoo & Early Bird project劇團──Heejoo率先帶來於當地巡演的佳作《BLOW-UP》!《BLOW-UP》原作堪稱韓國舞台藝術版的《20、30、40》,在一首首詩中,三個年齡分別30、40和50歲的女人講出用雙眼見證過的無法理解的事。
劇中三位女演員的真實背景與角色完全相同,一位是圓號音樂家,一位是家庭主婦,最後一位是詩人。透過短短一瞬如詩般的文字,騎單車者帶領觀眾,解讀在「生活」的路途上遇見這三位女性身上所折射出來的人的面貌。來,把自己放在舞台上,讓思想跟著演出一起沉澱。

導演:柳希周
藝術導演:李光馥
演員:KONG Hyeong Uk、KIM Rhee Youn、金閒雅、柳希周
預告片  http://vimeo.com/65820229

.
《紅色旅程》
香港盛夏劇團──本地出色的多媒體實驗劇團新星盛夏,大膽起用年輕演員,藉著運用多媒體技術,發展前衛舞台效果,備受讚譽的作品包括《在意識以前》(2012)、《糊塗鴿子2D版》(2011)等。今次,盛夏將帶著觀眾走一趟引發腦袋革命的《紅色旅程》,結合形體、燈光、服裝及聲音四元素於一身,在規律中爆發出對叛逆的期待。
除劇場演出外,盛夏亦積極參與其他藝術計劃,例如今年二月於夏至畫廊參與展覽,五月亦將與觀塘aPm kubrick合作,展出《紅色旅程》相關作品,展期至六月。

導演:鄭國政
副導演:麥波
監製:關凱甯
編劇:創作演員
形體設計:胡沛瑩
燈光設計:黃芷荍
服裝設計:陳穎妍、Adeline Tang、Caron Ng、Dotty J
現場錄像騎師:VJ皮質視覺路
預告片  https://vimeo.com/66160056

.
《Run Melos》
日本FFAC──FFAC為全力支持藝術發展的團體,今次帶來的是劇團力作《Run Melos》,出自日本經典文學大師太宰治的同名著作。出人意表的演繹,留下一個沒有標準答案的疑問──「我們究竟是為了什麼奔跑?」。
淳樸的牧羊人美樂斯因意圖弒君而被判死刑,行刑前獲准以朋友作為人質,前往見證妹妹的婚禮。若在限期前沒有回來的話,朋友將被處死。此劇先後在日本、韓國等地演出,受到廣泛讚揚,經過時間沉澱,劇碼在她的謝幕站──香港,將會上演怎樣的精彩呢?

導演:山田惠理香(空間再生事業 劇団GIGA)
演員:池江拓哉、五味伸之、瀨口寬之、入江真澄
原作:太宰治
協力團體:FFAC(FuKuoka City Foundation for Arts and Cultural Promotion)
預告片  https://vimeo.com/66390771

.
《霸王別姫‧殉道者的樂章》

馬來西亞武舞藝術坊──獨一無二的武舞表演藝術團體,把傳統武術文化帶入專業劇場!武舞藝術坊先後到倫敦、中國、香港、新加坡、印尼等地演出,今次帶來香港的力作《霸王別姫‧殉道者的樂章》,以簡約抽象的理念,體現內在精神,將「力與美」發揮得淋漓盡致。
殉道者是虞姬精神的延續,也近乎是虞姬的轉世者,當虞姬選擇以劍殉道,殉道者彷彿又再次見證了歷史的淒美詩意。在小劇場有限的空間裡,這部具淒美詩意的武舞表演,讓人引頸以待!

導演:李勁松
監制:曹佩汾
演員:鍾汶翰、張啟慶、李勁松
影像設計師:區秀詒
預告片  https://vimeo.com/66835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