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的工資(三)

    早前貨運碼頭罷工,工人訴説工資仍停留在九七年時期,我心想,設計界的工資何嘗不是?
    當然其中因素複雜,如設計收費及利潤下跌,設計服務及人力供過於求,無酬競稿等。人力供應過乘,求職者僧多粥少,待業時間長的一批便會把“expected salary” 下調,當沒有“薪酬幅度參考”時,這種下調便沒有底線,即使畢業者以低薪入職,但在正常情況下,當年資增加及以正常的加薪幅度調升薪酬,但因為起薪點低,縱使職級調升,但薪金仍屬偏低,我曾認識一位任職4A廣告的年青美指,薪酬只有12K多一點。
    這不只會影響到畢業生,除非你決定一生只為一間公司誓死效忠,否則當你轉工時,同樣會受到這種大環境影響。
    當你位處管理層,要聘請設計師,在沒有薪酬幅度參考時又會怎樣?
    你會懷疑應徵者是否「叫價」過高,又或懷疑應徵者「叫價」過低是否「有問題」,最大問題是當公司設計師流失率高,管理層卻不知原來所聘用的設計師長期都在“under pay” 的情況下為你服務。
    這種情況年年的持續下去,形成設計界的工資長期受壓,工資仍停留在十五年前時的水平。
    要確立一個薪酬幅度的參考,究竟會有什麼影響,對那些「既得利益者」構成衝擊?

廣告

設計師的工資(二)

    多年前我曾「空降」到一機構任職部門主管,當時有一批設計師下屬,因職位關係,我能夠得知下屬的薪酬資料,也能體會到他們各自的工作能力及設計水平,令我慨歎的是一些同事,不論是“資深”與否,設計能力相約,但工資差距竟達三分一或二之多……
    我認為這並非以單獨案例看待,認識一些年輕設計師,也慨歎他們的工資是如此低,有時與一些設計同業閒聊,卻吹噓某某月入有多高,究竟是真是假,大家都沒有一個較主流的薪酬幅度慨念。
    當我的社會經驗越深,我漸明白所謂薪酬工資是什麼一回事,只有真正的專業行業(律司、醫生、會計師……)才有能力去確立一個薪酬幅度,因為他們有其專業組織,也能對其專業人士的「產量」有間接的控制能力,否則一切都會依照基本的市場定律,即「供求决定價格」,無論你修讀的有多高深,無論你從事的要求多高的技能,只要在短時間內有大量人士加入,行業不能正常消化及供過於求的時候,工資必然下降,薪酬幅度必會混亂。

設計師的工資(一)

    有很多修讀設計的學生會問,將來畢業後的工資應「叫價」多少?
    我廿多年前在港修讀設計的時候(或在修讀之前),會向政府的職業資料處查看相關資料,當年那裏有些錄影帶,簡介每種行業的基本工作情況,也有一概括的工資參考。(基本上那些工資參考真的是非常「概括」的!)
    到修讀設計的時候,我會找機會向導師打探工資情況,但似乎很多導師都不會主動與你談論這方面的事情,其實在職的設計朋友會願意多給學生這類資訊,但在職設計師所給的資訊,又是否準確?
    近年曾有朋友告訢我,他在修讀理工的設計學位時,學院方面會給他們這方面的資料,但這些資料是如何跑出來的?以我所知,香港沒有一個機構組織,能有系統的調查、整合及公佈設計行業的的工資參考。
    工資是最能夠間接反映該行業的狀況,有人會駁斥我,説設計行業的工資參考根本不能做出來,因為這視乎設計師的個人能力及背景,我同意這種設計師工資的説法,但我相信工資參考是能夠做出來的,這類人只是把問題過于簡化及誤解了調查研究(或統計)的概念、做法和意義。
    沒有這種工資參考,你會否懷疑在找工作的時候「叫價」過高或過低?工種、年資、學歷與薪酬的關係又如何?
    美國有一本設計雜誌《How》,會做這一種調查研究,公佈該年的設計“Hour Rate”及薪酬走勢,香港沒有一個機構組織能做到,或去做,大家可思考當中的原因。

設計界的個人及保守主義

    多年來的朋友都知道我不段地辦一些活動及計劃,當中很多的都是針對本地設計界的問題,這些問題都是從多年實戰工作中所感受得來的。
    這些活動及計劃,除了具推廣和教育功能外,都是想點出問題所在,繼而面對、思考及去解決。
    香港是一個非常「保守」的地方,可能有很多人不自覺,其實他們都可以歸類為「保守右派」這一種意識形態(當然他們也抗拒被歸類標籤)。事實上,他們也不知何謂「保守」,這並不是指衣著外表或文化生活上,跟不上時代的那種保守。
    簡單來説,保守主義信奉現存的東西(或現況),必有其成立的原因,而且這種原因必然是順應著某種「可諒解」的背景情況,因此任何外來的介入或變革,都只會做成「搞亂檔」。
    保守主義常存在於「既得利益階層」中,非弱勢那邊,為了保有現存的利益狀態和因素,既得利益者都會抗拒「介入或變革」,要保持現狀,便會對很多事情的看法變得保守。這點在香港的居住問題,從地産、中産及政治三者掛勾的關係中便突顯一切。
    而右傾人士有一特色,他們通常都較個人主義,香港人右傾是歷史因素構成的,如上一代多為逃避共黨而南來香港,加上冷戰、八十年代經濟起飛、新自由主義等因素,香港人膜拜的是個人自由,所以從不慣聽一些集體性的指導思想、規劃性的介入或改革,這種特質由上一代傳下來,浸透到很多港人的意識中,他們認為世事背後自會有一雙「無形之手」,事物會因應其自身的利害自然地發展下去,不必人為干預。

    話説回來,多年來辦這些設計上的活動,或向同行點出設計界上的問題,總會感受到有很多個人及保守主義者,他們通常會有一説法,認為你「搞」那麼多或説那麼多都是多餘的,這樣做只會是嚕蘇和抱怨,只要「做好自己」便成,然後他們會向你點名很多成功例子……
    這種説法類近社會上一些「大右」的思維想法,如「窮人是懶人」,或在任何社會不公義的狀況下都對其啞口不提,認為自力更生是唯一出路。擁抱這種思想主義的人,傾向把事物的成敗因由集中於個人因素上,俗語説:「自己攞嚟!」,因此只有「做好自己」,才能成為他們唯一的邏輯。
   當然我認為「做好自己」是必需的,但對於一個整體來説,這是不夠的。

藝術獎項

20130509_202022 LR

20130509_195544 LR

    獎項的目的是對努力者的一種鼓勵。
    上圖是本屆香港藝術發展獎的頒獎禮現場,一位朋友獲藝術教育獎,我被邀請到場觀禮。
    以前香港的藝術界沒有這種「大場面」,向來藝術在香港都是小眾、小圈子。隨便在街上找幾個路人問問,上屆香港視藝獎得獎者是誰,沒有人會説得出來,今屆的得獎者是白雙全,除了文藝界中人,香港有多少人認識他?但一提到杜汶澤,三姑六婆都知道他是誰,同屬藝術,分別是香港實質只有娛樂圈,沒有藝術界。
    因此説獎項的目的是對努力者的一種成就的肯定,那就要看這種「劃界」劃到那一個範圍去。在文藝界裏,藝發局的年度藝術獎,可以説是一種成就的肯定,但當這種「劃界」擴闊到更大的更廣的時候,那就要大家去思考觀察了。
    説到底,香港的文化發展,藝術設計等等,仍充滿種種問題障礙,獎項是對努力者的一種鼓勵,不應看作是唯一的安慰,那是代表一整個界別授與個別人士或機構的(當中必然有人不認同),得獎者應該放下「個人主義」的思維,以這種鼓勵去回饋一整個界別或更大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