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衛式設計

    看過王家衛的電影,必會認同其藝術上的成就,一班藝術或設計朋友,偶爾都會談到他的作品或創作方法。
    對王家衛的電影,總會有一些流言,如產量少;超長及不能預計的拍攝時間;參與電影的演員難於應付導演的要求,演員迷失及不知方向;導演喜歡大量删剪,甚至把一些演員的戲份完全删掉。
    如果你是設計師,對上述王導演的拍攝方法是否很稔熟,有點像與一些難纏客戶交手的過程嗎?
    其實王導演的方法,在創作人的術語中可稱為一種“減法”,利用減法把大量的材料作删選,能剩下來的材料便是精粹中之精粹,他的電影有如一段兩小時長的“Trailer”,所以影象上一定好看。演員迷失及不知方向,是因為導演想從當中發掘新的可能性,若要求明確,演員只會跟從既定的方向進發,便會減少出乎意料之外的演繹。
    但這種創作方法必需有相應的條件配合,如非常長,甚至不能預計的製作時間,也需給演員高的薪酬待遇,在這些條件下,才可運用這種創作方法。
    但在現實的「商業」設計世界中,很多人就是混淆了這種藝術創作與商業設計的分別,很多客戶處理設計有如王家衛式手法,既不能清晰説出自身的要求方向,也不計資源、成本和時間的向設計師需索,以求得到令其覺得自我興奮的驚世之作。
    希望以「王家衛式設計」,説明前篇提及設計思維中,控制創作資源的重要,不是説設計中就不能追求卓越的藝術成分,而是客戶、美術指導、設計經理等,能在合理的資源配合下,做出高水平的作品,這才是高招。
    畢竟設計師的薪酬不是大明星的天文數字,而本地的設計收費是按件計而非按時計,所以「王家衛式設計」實在是一種無奈和悲哀。

設計思維 3

    試想想,若大家都認識「設計思維」,這包括委托你做設計的客戶,那結果會是怎様?
    他們必定認真對待設計前的問題設定,及與你一起商討Design Brief 的設定,不會輕易叫你先做一堆沒有方向的設計出來看看,然後再在這堆設計上思考問題的根本所在,因為這涉及「資源分配」。
    「資源分配」在設計的過程中相當重要,它不單指設計方案中涉及的資源分配,也指在設計的過程中,設計師、調查研究及原型測試等的資源運用,在資源有限及不同規模的方案中,這種資源應如何運用?
    客戶、設計師及設計方案的關係,並非是委托人、創作者及藝術品的關係,創作者一旦受人委托,便可以不計成本的被要求創造出驚世之作,首要的是設計過程本身也有既定的資源及限制,若理解設計思維的客戶或設計師,必會互相尊重合作,利用設計思維,在既定的資源及限制內,將設計能力發揮至最大,這才是正道。
    下篇我會談談何謂「王家衛式設計」,這會讓大家更明白上述所提及的。

設計思維 2

Design-Thinking-1
 
Design-Thinking-2
.
 

  「設計思維」對我來説,是一種行為模式,一種處事的方法。在“Design & Thinking”的介紹片中,其中一位受訪者説出反諷話﹕「現在我們提出 Design Thinking(設計思維),是否就意味著以往的設計師不思考嗎?」,要理解設計思維,上述的兩句話藉得思考。
    設計思維不是簡單的設定一個題目,然後透過一些「創作工具」,創作出一些東西來,對我來説,這不是設計思維,設計思維涉獵更大的範圍,包括資料搜集、溝通技巧、辯證方式、資源分配等等,但這些都只是構成設計思維的行為模式或處事方法,但內裏的思維活動,就包括邏輯、分析、綜合、聯想等等的運用。
    再上一個層次,設計思維需連繫到公民意識及人民主義之上,否則它只有軀殼,沒有靈魂內涵。
    坦白説,論設計思維,似乎有點「亞媽係女人」,談得振振有詞,其實在日常生活中,我們都在做著近似的東西,投資需要資料搜集,工作上需要溝通技巧,家庭開支需要資源分配……
    提出設計思維,只是將這些行為加上引號,再把它結構及系統起來,然後在社會上作出強調,叫大家認真對待。
    回應首段所説,設計思維並非反諷過往的設計師不思考,只是説明今天設計思維並非是設計師單獨應用的,它需螎入社會各層面中,令到無論客戶、用家、設計師都有一種共識的處事方法,那設計才能真正的運作起來。

樓市並沒有情緒化:經濟學解釋了樓市爲什麽持續升溫

這裡看到了這篇星島日報的社論,說樓市正在情緒化,因爲經濟學解釋不了現在的樓市,因爲供應的增加並不能使樓價下降。唉,經濟學理論對香港的樓市有很好的解釋,我也用經濟學的原理做了正確的預測。經濟學所不能解釋的是爲什麽香港的傳媒不去學習最基本的學理。

社論說:「根據傳統經濟學說,如果供應增加,需求不變,樓價應會下調;同樣,如果供應不變,需求下降,樓價也會回落,現在預見供應上升而需求受壓, 樓價下調的趨勢應該顯而易見…現實卻是背道而馳,樓價近日不跌反升,供求現象應有的理性反應並沒有出現。為甚麼發生這個情況呢?最有可能的解釋是,公眾對 樓市政策的解讀與經濟假設不同,大家對樓價的預期偏向樂觀,認為未來的需求仍然會超過供應,今日不買,明日會更貴。」

明顯地,這篇社論的作者根本不知道供應與需求是什麽。供應並不是市面上有多少貨物可以供應,而是供應商會因應價格的改變而提供多少貨物。同理,需求 並不是有多少人想購買多少貨物,而是需求量會因價格與收入的改變增加或減少。因此,供應量增加並不直接導致價格下跌,還需要看整體價格動向,還需要看需求 曲綫,還要看收入。就算假設需求曲綫不變(價格只在曲綫中上下移動),假如市場出現短缺,少於市場出清點的供應增加對價格沒有半點影響。

另外,爲什麽要假設需求不變?這個假設又是否符合現實?在現實中需求不只受消費偏好與收入所影響,它還受貨幣流動性、利率、通脹等影響,因爲現實中有貨幣假象– 以爲貨幣量增加等於實際購買力增加的錯誤–消費者考慮的不全是他們的實際收入而是手中擁有的貨幣量。因此,需求可以看成是有多少錢在追逐多少貨物:貨幣供 應量會影響消費。假如貨幣供應減少而對貨物的需求量不變,價格就會下跌,並出現通縮的現象,因爲貨幣量不足夠去支持交易。反之,如貨幣供應增加,價格就會 上升,並出現通脹的現象。這裡要留意,通脹意味著今天的消費會比明天的消費更有價值,因爲今天手中貨幣的購買力比明天的高。

同時,房地產並不是一般消費品,它是資本貨物的一種(房地產可以作爲抵押物,會計算在資產負債表當中),與股票與債券一樣,價格受利率的影響。持有 貨幣的人–投資者或消費者–要就投資、儲蓄與消費進行取捨;在資產價格上升、利率低的情況下,投資是最好的選擇(次選是消費),因爲貸款成本低,通脹會減 輕貸款的實際負擔,又可以以手中貶值中的貨幣換取高價值的資產。因此,假如經濟環境不變,貨幣供應增加與低利率會引起投資量增加,資產價格也會跟著提升。

匯率升跌也會引起貨幣供應量的改變。貨幣的差價提供了套利的機會:在港元兌人民幣1:0.80的情況下,80萬人民幣就可以購買價值100萬港元的 資產,而且只需要支付香港的利率。因此低匯價會引起海外資金流入本地的資產市場,形成所謂「熱錢」的現象。「熱錢」的流入又進一步加大香港的貨幣流通量, 提高通脹水平,降低實際利率,因此資產價格又會進一步提升。(假如沒有聯係匯率,「熱錢」會逐漸提高港元匯價,因此聯係匯率不容許香港資本市場自動調 節。)綜合上述,要預測香港資產價格(包括樓價)上升與否,假如香港經濟環境不變,我們只需要觀察貨幣供應量與資本流入量是否持續增加,利率與匯率是影響 前兩者的因素,這裡要看的是利率與匯率的下跌會否引起貨幣供應量與資本流入量的增加。

香港貨幣供應M3(來自香港統計處):

hkm3

我們可以看到2012年底三季的貨幣供應量比2011年增加了接近6千億港元。2011年比2010年更是增加了1萬億港元。

香港資本賬戶淨值(來自世界銀行):

hkca

以上數據説明香港有越來越多的錢在追逐短缺中的資產供應–資產供應增加的速度追不上貨幣流動性增加的速度。不知道社論作者憑什麽說需求不變,甚至是受壓??對貨物徵收稅務是在改變(提高)貨物的價格,使價格在需求曲綫中往上移動,需求曲綫並沒有左右移動,需求本身沒有改變,何來受壓?

事實證明「傳統」經濟學理論完美地解釋了香港資本市場的問題,也説明供應,注意,是未來數年的供應,根本解決不了問題。

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