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邊有檔大牌檔

Cover

 

上年因為涉及排檔設計一事,又一連參加了兩次的「排檔設計嘉年華」,非常繁忙,買了的《街邊有檔大牌檔》(莊玉惜著),卻要在年尾大假時才能一口氣看完。

此書三百八十七頁,資料非常長盡,把香港的大牌檔全面「起底」,一看作者研究手法,便知是那種「咬著唔放」的研究員,此書由本地排檔的歴史到大牌檔設計的變化由來,都有詳細的資料考究,亦有不少大牌檔檔主、涉及大牌檔歷史演變的人士之研究個案。

作為設計評論網誌,何以要介紹一本看似非設計類別的著作?但看後郤感到此書對設計師非常有益,它絕對令你明白影響設計背後的種種政治及政策因素,此書有大量篇幅涉及大牌檔規格演變的種種天時、地利及人和因素,就以政府多年來以那一種角度來看待大牌檔,只是重複問著一條重要的問題:「究竟大牌檔是什麼?」這點足以令上下差不多一個世紀的人為此在對立紛爭中打滾,它究竟是一種福利政策?是因應社會實際需要而出現的排檔?還是變相受政府補助,與店舖食肆競爭的露天餐廳?直至今天以「保育」作牌頭的一列士丹利街大牌檔翻新計劃,它象徵著大牌檔注定要在歴史中消失﹖或是説明新規劃及設計能令大牌檔在社會上更新其意義和功能?

這與設計師所面對的如出一轍,在設計之先,我們真的知道問題是什麼嗎?

 

照片2 019
照片2 018
 
《街邊有檔大牌檔》
莊玉惜著
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2011年7月初版
廣告

生活的質感

HK_Nathan_Road_Jordan_Section_2009

回憶修讀設計的時候,導師會引導我們觀察環境中的「肌理」(texture),如路上一片樹葉的葉脈,水渠蓋的圖案等等,這些肌理都會構成質感。
香港是一個肌理豐富的地方,只要你長時間離開香港,然後回來一趟,便能感受得到,特别是舊區,肌理特別豐富,樓房外牆舊化了的灰調、家家戶戶安裝凸出於窗口的冷氣機、貼在待租店舖閘前的大小宣傳廣告,都構成種種的肌理。香港也是一個充滿層疊(layer)的地方,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彌敦道上的霓虹燈招牌,一個一個的層疊起來,構成有趣的視覺效果,已經成為多年來香港明信片上的代表照片,體驗這種景象獨有的方法,就是乘一趟往來彌敦道的雙層巴士,揀個上層最前的座位,你便能感受到層層疊疊的招牌,迎面衝來的效果。

Photo_1

覺得香港是一個充滿層疊感的地方,並非單指這些霓虹燈招牌,主要是整個城市結構,緊密擁擠的生活環境,同樣坐在雙層巴士的上層,走經舊區住宅地段,有時往窗外看,你會看到唐二樓某戶人家的大廳,視線甚至能穿過大廳,直達某房間,其次是樓房與樓房之間的窄巷,前端或許是一間巷店,中段或會停放了雜物手推車,遠處可能是某些僭建物,這種層層疊疊的視覺經驗,在世界各地中難以找到。

生活上的肌理或層疊感也非主要來自視覺,它可以是五官感受的,曾有社會學導師引導學員做一小實驗,用一小小的錄音機,放置在閙市街角的隱蔽處,經過一整夜之後,聽聽能錄取到什麼聲音,這就是一個地區夜裏的聲音肌理。

Photo_3

Photo_4

去解説這種五官感受,我往往都會用「舊戲院」作為例子,以前看電影,戲票、劃位紙、磅重機(投入錢幣便可量體重,透明部分可看到機內的機器運作,最後體重會打印在一張粗糙的粉灰色小厚咭紙上),這些都充滿看得見及觸得到的質感,到入場的時候,擠在大堂的人羣,院內的爆榖機,幾擋戲院旁的小販,買的通常是鹽焗雞脾、烤魷魚、涼果和鴨腎鹵味,烤魷魚的通常會用鐵剪拍打小販車,製造聲音吸引顧客,這些都充滿味覺、聽覺和嗅覺的質感。今天有很多年輕的朋友覺得去戲院看電影有點多餘,認為寧可躲在家中看影碟,甚至下載在電腦觀看。所以我常向他們説,以前看電影是一種「過程」,不是單純的「看」電影。

最近同事有一天台的設計方案要進行,先進行了一番資料搜集,看看別人怎樣設計天台,一般都從功能、空間運用、物料及燈光這一系列的考慮去設計,因此手頭上的參考資料,視覺上雖美輪美奐,但來去都像是流於某種模式的設計,其後與同事閒聊間提出「肌理」這一想法,它不單是物料表面呈現出的視覺紋理或觸感,也可以是其它感官的,如流水、葉子互碰的聲音、風吹撲面的觸感等,這是一種可因應戶主喜好而設計出的生活肌理。

生活的質感來自生活的多樣性,時間和心情的配合,它也是定義優質生活的重要元素。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Photos from Wikimedia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