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ep

Peep 1

Peep 6

Peep 3

Peep 2

Peep 4

Peep 5

Peep 7

Peep 8

Peep 9

Peep 11

Peep 10

Peep 13

Peep 12

Peep 14

    去年 Detour 中的排檔藝術嘉年華2,在入夜後的機利臣街舉行一個名為《黑市》(Black Market)的伸延活動,Peep 是其中一件作品,《黑市》意念是表現“dark side of the market”,而 Peep 的意思是「窺」,本地一般街市排檔,在入夜後燈光幽暗,排檔與排檔間之通道,與及檔後受不到街燈照射的地方,形成一黑暗的神秘地帶。
    一些人會隱藏在這些地帶,探看外邊的行人,而在大路中的行人,亦欲知幽暗中的黑色身影是何許人也,這種有趣的心理互動,構成這件小型裝置的基本概念。
    這裝置由一台播放著眼球的手提電腦、一個有橫縫的白箱子和摺凳的腳架構成,外加一放錢幣的鐵罐。原意是人從路中發見這在黑暗地帶的裝置,會吸引他們窺看橫縫中播放著的東西,當他們探頭窺看時,卻發見被電腦播放著的大眼睛「反窺看」了,放錢幣的鐵罐,作用是提醒窺看者「要睇嘢,請放下金錢」,需知“Market”是一個交易的地方。
    作品當晚反應不大,可能太過隱藏,好奇的窺看者也沒有放下錢幣,雖則如此,畢竟我這創作也帶來一晚有趣的體驗。

廣告

施政五十頁紙

不想做深入的分析,因爲這種水平的報告實在沒有分析的空間。說它是報告已經是擡舉了它:它只是五十頁的浪費時間(pdf 頁數計算)。再者,我覺得香港的政治環境實已經不值得我多花時間去討論。在這裡只簡短的說一些問題。

樓市。我已經說了無數無數次,香港的樓價不是供應問題,而是貨幣流動性的問題。只要一加息或提高兌人民幣的價值,貨幣流動性就會大大減少並引起樓價的下跌。若上述情況發生,又或者是貨幣流動性突然大幅減少,貸款的代價提高,貨幣價值變得遠高於房屋的實際價格(債務的實際價值提高),就會出現Minsky Moment–出現抛售或減少槓桿比率的連鎖反應。要花數年時間建成的房屋供應無助於解決高樓價問題,反而會加快Minsky Moment出現後樓價下跌的速度與幅度,加深debt deflation的 問題。總括來說,香港政府現在是在進行一場賭博:它在賭世界未來數年必然不會發生大的經濟動蕩和聯係匯率可以維持香港的低利率又或者它能在動蕩發生前能解 決資產價格高漲的問題。先不說歐洲經濟、中國經濟下滑、美國財政、中日釣魚臺等危機,假如港元兌人民幣到達1:0.7水平,聯係匯率還能不能支持下去?香 港會不會發生暴動?

金融發展局。香港的股市/樓市正是過熱當中,而所謂的金融發展不外乎擴大金融機構各式各樣盈利的空間–去監管化是必然 的出路。因此香港金融會熱上加熱。Minsky Moment可能不需要外圍的政治經濟刺激就可能會在香港本土出現。另外,香港的特首有沒有權力憑行政命令或施政報告的字句去成立一個「局」?(剛看到新 聞)金發局是民間公司??那它的財政來自什麽地方?假如成立之初需要從政府部門借調人員,那金發局該欠納稅人多少錢?這盤數怎麽算?政府能借調人手給私人公司是否代表公務人員有過剩時間,又或是他們的工作根本不值現在納稅人支付給他們的工資?

普 選。梁不談普選是意料之内,但他的回應:「還有很多時間」又實在是過分的敷衍。普選不是投票選出長官這麽簡單,它涉及整個政治制度的問題:普選的特首應有 什麽權力與限制、内閣與監管機構人員的委任(例如要不要副特首,或各政府部門的整合與權責分配)等都需要討論與設計。說穿了就是2017年不會有普選。這 也是給所謂的「溫和派」議員上了一節政治科學基本課:民主怎麽可能是由當權者賦予?在沒有可信賴的威脅下(credible threat)極權統治者怎麽可能跟你們討價還價?

扶貧措施。什麽扶貧措施??我看不見五十頁内/梁的腦子内有任何改變不平等的政策與想法。另,不知道是哪一位天才用了「扶貧」二字去表述社會不平等問題。誤導公衆認爲「貧窮」只需要去「扶」而不需要整體、合理的經濟政策去改變不平等的趨勢。

山中

設計思維 1

    近年設計界常標榜設計思維,這個網誌也有設計思維這一欄,究竟設計思維是什麼?似乎有很多解説。
    早幾年設計界也常標榜「設計管理」,課程講座紛紛出現設計管理一詞,部分人知道這是一個重要的題目,可惜今時今日,你仍找不到一套比較主流的「設計管理」論述,結果各有各「吹」,比較工具理性及實際的港人,見只有「吹」,沒有實實在在的方案拿上手用,也看不到有誰運用設計管理令公司或部門「鹹魚番生」,結果「設計管理」一詞也漸漸沉寂下來。
    當年到理工聽一個由理工設計及商學院合作的研究發佈會,當中引用了「設計管理」一詞,到發報會後的答問環節,有人提問「設計管理」的定義如何,它和一般的計劃管理,或一間設計公司(設計部門)的行政管理有何分別,當然發佈人士難以給出一個令人滿意的答案。因此「設計思維」會否像「設計管理」一樣,淪為又一跟紅頂白的 Soundbite?
    其實各對設計思維有不同的演繹,並非一個問題,反之若只有各有各的演繹,當中沒有互動交流,那才是一個問題,因為只有「支流」而沒有「主流」,就會失去當中的驅動力。

交易方法也是一種設計 (HKRRFM)

照片2 072

照片2 085

照片2 121

照片2 048

照片2 010

照片2 052

照片2 044

2012年12月,我協助朋友的活動 HKRRFM (Hong Kong Really Really Free Market),理念如下:

.

什麼是 HKRRFM ?
在充斥著資本主義、消費文化的社會裏,嘗試透過 HKRRFM Project 尋找一個有別於現實的「烏托邦經濟」空間(new alternatives)。
在參與「給予」和「分享」(giving and sharing)的同時,你可以把它看著是一個小小的「烏托邦」、一個物品等待重生的領養處、是一個激發靈感的小雜貨店,或者,你認為的什麽。

.

背景……
RRFM源於2004年美国,當時有一群反美洲自由貿易區(FTAA)人士以反資本主義舉辦了RRFM 活動。其後,新加坡藝術團體 Post-Museum 於2009年把RRFM帶到新加坡,再被福岡亞洲藝術三年展邀請參展,名為Fukuoka Really Really Free Market(FRRFM),為期長達半年,除了美術館以外,還在畫廊、兒童中心、大學、博覽會館等地方舉行。
這個相信是香港第一個RRFM—HKRRFM —正是由當時策劃 FRRFM 的學生代表負責舉辦。

.

做什麼?
・拿走你喜歡的什麽,或/和
・放下曾經屬於你的什麽
在這裡,不牽涉任何金錢或物質上的交易并歡迎任何人士自由參加!

.

有興趣者,可登入 facebook 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pages/Hong-Kong-Really-Really-Free-Market-HKRRFM/278488442184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