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東北既豪宅我上下左右都買唔起! 全為富豪資本家而非你我他! .

廣告

設評講座︰理解設計 2012

Understand-design--2012-fb
.
探討設計趨勢  理解行業狀況
.
16/12 Sun 2012  JCCAC手作市集日   3:30-5:30pm
JCCAC 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L7-19 室
主持:Ka Hing   講者:Ka Hing 及 嘉賓
.
07年我們辦過一次〈理解設計2007〉,讓大眾「理解設計,認識生活」,五年過後,境況如何?大眾對設計是否仍然誤解重重,前瞻設計,反思我們是否擁有與時並進的設計觀念,分享行業狀況,讓我們認清自身,正視問題,解決問題。
歡迎在職設計師、學生、涉及設計工作的人士,對設計有興趣的普羅大眾參與分享。
.
無需登記,座位有限,請早入座
查詢:info@hkdc.org
.
主辦 Presenter
香港設計聯會
.
合辦 Co-Presenter
香港設計評論網誌

轉載:喂,文化佬,咪再扮野啦!

喂,文化佬,咪再扮野啦!

一位戴著大黑框IQ博士圓眼鏡的香港文化人,最近出現在亞洲電視騎呢反對發新電視牌照集會,還公開發言挺亞視,說大家說亞視沒人看,是侮辱亞視觀衆。但他發表了這番偉論之後不久,便有報章報道亞視多次錄得零收視。而IQ文化人在亞視的節目,也曾錄得只有一點收視,氣得他全面批判該電視收視調查不科學。

一向謾駡香港只有低俗文化不遺餘力的IQ文化人,走出來力挺一個被很多人批評爲很低俗、一個其老闆因爲在集會中喝駡持不同意見圍觀者而被資深傳媒人兼新進立法會議員毛孟靜質疑為“傻o架”的電視台,令不少其他文化人搖頭嘆息,為他這一次因爲撐亞視而“身敗名裂”而感到可惜。

IQ文化人看不起其他所有香港俗眾,批判香港所有文化現象(他與好友們搞的文化項目則除外)為低級趣味,已經有數以十年計的歷史。然而縱使這位朋友多麽高尚、品味多麽高級,到了政府推出要教育所有小孩看到五星紅旗和見到中國火箭射出時要感動流淚的極之造作庸俗的國民教育時,卻不吭一聲。後來學民思潮的黃之鋒和幾個中學生出來與政府開戰,一石激起千重浪,這位IQ文化人反而急不及待跳出來潑冷水,暗串學民小朋友盲動,教誨他們“把書讀好;以知識改變社會;才是正道。遊行示威容易;做好學問;以學問改進社會更難”。

這位IQ文化人體現的,其實並不是什麽個人風格的問題,而代表了香港文化界大佬的某種類集體氣質,也折射出香港一路以來根深蒂固的一種核心價值:至緊要扮野

為五司十四局護航的文化人

梁振英和他背後的中聯辦用什麽方法“贏得”今年三月的特首“選舉”,奪取政權,大家看在眼裏。這幫左王奪取政權所建立的班子的性質是什麽、準備要對香港做什麽,也是事先張揚。當初不信梁政權有多壞者,看到後來特區政府禮崩樂壞、廉政法治和公務員體制日日受到衝擊、離譜的國民教育、磨刀霍霍的二十三條,也不得不信邪。

但在這樣一個只會做壞事的政權面前,一向自詡走在最前衛、比所有其他香港俗眾都看得高看的遠的文化精英們,到底關注什麽呢?答案是梁政府新設文化局的局長由誰來當。
梁政權不尊重既有程序,匆匆推出要花大量公帑的五司十四局,大幅改動政府架構,你不反對便算了。當時政壇熱傳梁從土共系統找個紅得發紫的許曉暉任文化局長,你反對也很應該。但當時不少文化界精英,卻一味對曾一度盛傳是文化局長大熱人選的黃英琦下馬耿耿於懷,希望盡最後一分努力爭取她成爲文化局長。

拿台灣文化局長龍應台來比較、什麽不是黃英琦也應該是xyz的議論,一時間在文化人精英圈子之間熱烈起來。前述很有品味很愛亞視的IQ文化人,當時也走在批評許曉暉的最前綫,“認為若由她擔任文化局長,難以落實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文化政綱。”而特首“選舉”時有份參與幫助梁振英寫文化政綱,被媒體捧為梁營“文化大腦”(這個講法到底是擡舉還是奚落?)的殿堂級大佬人馬,也公開高調點評文化局人選,同時為梁政權的文化局構想護航,在黃英琦還是局長大熱時,向大家保證“文化局不會變成「香港中宣部」”。

天真傻無知,定急著要扮野?

令人費解的是,難道這些時時走在衆人之先的前衛文化人,真的看不到梁政權的本質、真的不曉得在港共政權之下的文化局注定只能擔當像中宣部的意識形態職能、真的幻想找個有點學歷有點視野的人當文化局長,便能開創一番新景象,將港共政權的中宣部變成法蘭西民選政府的Ministère de la Culture et de la Communication?擁有多年環保經驗、在環保圈頗有地位的陸恭蕙進入環境局,也沒有多少人真的相信她會將港共政權綠化。公衆形象較好,往績較正面的林煥光當行政會議召集人,也沒有人天真地覺得他可以改變港共政權的極左本質。爲何唯獨是文化界的大佬們會對黃英琦或其他他們心儀的人當文化局長,會有那麽大期望?

一個解釋當然是這些文化界大佬們很天真、很傻、很無知。但這些混了幾十年的中老坑,真的會那麽天真、那麽傻、那麽無知嗎?如果不是天真傻和無知,那麽肉緊誰擔任文化局長,是否只是希望有一個自己相熟的老友當局長,以後分配文化藝術經費時,更好關説,至於這個文化局會怎樣為港共政權做塗脂抹粉和洗腦的工作,也不管了?事實上,這些文化佬在爭取自己友入局當文化局長時,已經不惜替梁振英五司十四局重要一環的文化局護航,與當時社會大力反對土共貿然大幅改動政府架構、強推五司十四局的聲音,形成極大對比。

當然,我們最後多得人民力量的拉布抗爭,將五司十四局拖垮,文化局長人選的議論,也就告一段落。但這些文化界大佬當時到底是太天真抑或是眼中只看到私利的疑團,還未解開。到今天IQ文化人挺亞視大言不慚,不免又令我聯想起這個疑團。

文化人爲自己的私利著想,無可厚非。畢竟文化界也是有budget、有職位有機構需要維持的衆多利益集團之一,如社工、醫生、教師等一樣。但如果是這樣,就請不要再扮野,故作清高無私,一天到晚站在比所有都高深的神的位置腳踏俗眾,指指點點。就正如作爲亞視受薪主持人要參加亞視集會挺亞視,雖然值得同情,但若你在集會幾天後又在報紙刊出文章大談香港文化只有“低俗、低級和更低級”,又點評“那些被傳媒吹捧出來的八九十後, 只是一種有形無實的激進裝飾…自我感覺良好,沒有自省只有自我”,卻未免是在可憐之餘太沒自知之明。

明明是被迫食了地溝油,卻還要裝出一副在Alain Ducasse剛食完晚飯的高傲樣子,實在是太噁心了。

文:孔誥烽(旅美香港學者)

本網誌參考文章:

https://designcritique.wordpress.com/2012/05/15/「文化人」!要去便去盡一點吧!/

有競爭唔代表有進步

CCTVB

    早前與同事午飯時談及發電視台新牌一事,我當然認為多一個台多一個選擇是一件好事,立場上我是贊成多發牌的。 但同事説出一話:「有競爭才有進步」,大家似乎無庸置疑,但這點卻令我有即時的回應,説大家確實被冼腦多年…… 其實什麼「有競爭才有進步」、「良幣驅逐劣幣」、「汰弱留強」等等都是一種意識形態的用語,聽多了便會視之為真理,而忽略社會上存在之真實。
    首先要弄清楚幾個概念的意思及關係,即選擇、競爭和進步,它們之間視否存在必然的關係?在沒有競爭者之下,是否代表個體會不求進步,大家常聽見運動員的感性話︰「唔係要贏人,係要贏自己……」,另外所謂競爭,是什麼類型的競爭,競爭也有良性競爭及惡性競爭,兩者都會引致不同的結果,最後是更為複雜的所謂「進步」,當年美蘇兩國的冷戰也是一種競爭(至少在軍備上),那你能説這種競爭下的進步,是一種真正的進步嗎?
    即無論有多少電視台,如果看電視的都只是一班思想愚昧,品味低俗的觀眾,在這個「市場」下的競爭,其所謂的「進步」,就可能只是一些更愚昧低俗的節目,香港人以為收視率就等同成功或質素,這是又一個反智的例子。 要電視台「進步」,真正的方法是提升觀眾評論及欣賞電視節目的能力。
    作為設計師的你,若果單純的認為「有競爭才有進步」,那你大可放心,現今香港有無數學店,每年生產大量設計師,久而久之亦有大量設計公司湧現,這種競爭應會令香港設計行業大躍進!而所謂進步就是客戶可以用一餐茶的價錢聘請設計師設計商標,那你説「有競爭才有進步」還不是真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