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

    坊間熱談洗腦,說實話,生活在現代社會上,我們每天都被洗腦。
    較正常的說法,稱為「社會化」,當人出生於人類社群中,到達能認知事物的能力,便開始被「社會化」,簡單的說,「社會化」是培植人在社會中生活的種種能力及意識形態,包括語言、基本道德、秩序及價值觀等,例如不能隨心所欲的去拿取別人的東西,不能在公眾場所胡作非為等。以前曾發現沒有經歷人類社會化成長的「狼孩」(由狼攫走而養大的小孩,或從小沒有在人類文明成長,像野獸一樣的小孩,世界上確認的案例不少),科學家對此作出研究,在沒有經歷人類社會化成長的結果會是怎樣,說明「社會化」本身就是自出娘胎後的「洗腦」工程。因此不同的社會文化,便會有不同的「洗腦」工程,如中國以前是一夫多妻制的,但世界上仍有些民族,仍維持母系社會的一妻多夫制,但我們處身的現代社會,這大概都是一種違法的行為。
    早前被捕及遭殺死的拉登,在「西方世界」是一位罪大惡極的魔君,但在某些伊斯蘭文化的地方,其實是位英雄,我們現處身的西方文明世界,媒體訊息全由西方世界(歐美)主導,諗傳理的更會明白「CNN 現象」對社會的影響,在香港人的印象中,拉登只是一位策動 911 的「阿爾蓋達大佬」,在新聞片中只有不段重複的阿爾蓋達練兵過程,但我們有否理解到拉登、CIA 及阿富汗的關係,911 背後西方與伊斯蘭文明之間的衝突矛盾?
    但以影響社會文化至為厲害的東西而言,廣告對我們的「洗腦」便極為深遠,著名的例子是以前某牌子的可樂廣告中,每廿四格的菲林中便隱藏一文字訊息,以此進入觀眾的意識層,來改變消費者的行為。本地的廣告以樓盤最為「洗腦」,一些與產品毫不相干的「符號」(icon) 經常與廣告連結一起,成功的中年男性行政人員、金髮美女、駿馬良駒、法式園藝等等,這不是要帶出產品的特點,而是將某種不相干的價值符號與產品連結一起,為何一定是中年男性行政人員才往得起這種房子?金髮美女會比東方女性優越?還是要灌輸職位階級及突顯民族自卑感?在空間設計上,也可以有一連串的形象(或洗腦)工程,很多城市地方的規劃設計,如由機場到市中心的路線,都有相應的形象工程,刻意避開貧民窟或一些難以「入眼」的東西。在工廠及辦工室的設計如是,營業員帶著客戶回公司開會,是一到步便直入會議室,還是要經過不同部門,看到每位員工同事認真拼搏的情境,深被感動後才進入會議室商談業務。
    以前一位朋友負責部門管理的工作,部門內職員出現合作及效率上的問題,該朋友看著部門的組織架構圖(Organization Chat),一般組織架構圖的做法是由上而下呈現「樹狀」的結構圖,後來朋友把該圖的設計改了,沒有職位上的改變,但卻把樹狀結構改成「蛛網」發放形式,結果職員對於互相的位置、功能意識及重要性都有所改變,意思是長久以來,架構圖本身便是一洗腦工具。
    生活上充滿種種的「洗腦」,正如電影“Matrix”的橋段,紅藥丸或藍藥丸,你選那一顆?紅藥丸代表從假象的世界驚醒過來,但要面對真實的醜陋殘酷,藍藥丸代表選擇停留在假象的世界之中,繼續一切如常。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