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無「錢」途的學科

最近分別有兩位從事設計的朋友在 facebook 上貼了以下一則新聞:

【本報訊】美國財經雜誌《福布斯》根據喬治敦大學的畢業生失業率及起薪點數據,歸納出十個最無「錢」途學科,首位是人類學及考古學,其次是電影及攝影藝術,第三是藝術,其餘依次為哲學及宗教、文科、音樂、體育及園藝、商業藝術及平面設計、歷史、英國語文及文學。

雖然調查在美國進行,但一樣適用於香港,當中涉及「商業藝術及平面設計」,調查是以畢業生失業率及起薪點數據,歸納出來的,對我而言,這是已知的事實,不用大驚小怪。
但早前政府不是倡議發展六大產業嗎?似乎全世界也不能否認設計的重要性,紛紛作出不少推廣活動,勸勉商人廠家多利用設計,設計學院(學費之高,位於美國各學科之前列)及課程如雨後春筍般滋長,但這是否與現實成強烈對比?

當然令到商業藝術及平面設計成為無「錢」途學科之一的因素並不單一,早年並非如此,我認識不少上一輩從事商業藝術及平面設計的人,他們都能靠這個行頭養妻活兒,有些還有不錯的收入,反之那個年代的「創意產業」更不是什麼著眼點!

令商業藝術及平面設計成為無「錢」途學科,我認為主因是供求問題,這是最簡單的供求定率,供多求少,價錢一定下調,香港每年有數以千計的設計畢業生,但每年業內新增職位有多少?(小道消息透露,每年約三百多),這十多年間,我看過不少學院進行的設計界研究報告,這些報告都「迴避」相關數據,往住只說:「沒有可靠資料」,設計學界總不能對有意入讀的學生說:「你們畢業後的入職率只有十分一」,當然其它因素還包括軟件普及、入職門檻、欠專業監控、客戶受眾對分辨設計質素的能力等等。

美不美?歡迎大家加入討論

以下是回應網友的一篇回覆,歡迎大家加入討論。

先謝意見。

說到美不美,那是一個大題目,何謂美?那是一個哲學議題,在哲學的範疇裏稱為美學,是高階的哲學類別,去分辨美不美,很多時不是感知的問題,而是態度、價值觀、文化、成長經歷等的問題。

美不美,不是單純腦袋構造的問題,涉及萬千因素,好的例子是貝律銘為羅浮宮設計的玻璃金字塔,起初人們看不慣,劣評如潮,貝律銘也飽受壓力,但今天情況如何?人們都說這是一個巧妙的配搭。近一點,看看本地的插畫師,小克替好立克繪製的「局部上色」插圖,在我入行的那個年代,根本就是開玩笑,不要說向客戶交貨,連出廣告公司的門口也不成,現今「流行」的一批本地插畫師作品,在那個年代,你只會聽到客戶在你面前罵你:「你係唔係搵屋企個仔交小學生功課比我?」

美不美,也多是角度與價值處理的問題,我經常「挑戰」中小學的美術老師,如何理解藝術品、工藝品和設計品的分別,但他們大都回答得含混迷糊,在我們美學教育的「上游」已如此,「下游」可想而知。說是角度問題,大多是不能分辨上述三者在作品中的含量比重,如一份報稅表的設計,你一定會把功能放在首位,縱使字體縮小一點會「美」些,但當顧及長者的需要時,那種所謂美,便要讓路,我們至多只能追求「字大時也美」的設計,到這刻也就是價值處理的問題,即你有否「包容性」去接受一些「唔係你杯茶」的設計,也就是品味的問題。

「美」是否不能評論?絕對不是,只是範圍有限,視傳設計所涉及的「美」,若不去涉及市場或傳意策略,評論會指向「形式 (form) 的處理」,即條線是橫是直;這裏大那裏細;用黑好還是用紅好等的東西,其實很多「形式的處理」,在西方的設計學術界已沉澱了不少知識理論,是可以討論解說「形式」的,可惜因為香港的設計發展及教育殘缺,大家都不習慣或無能力用這種方式去討論辯證,於是「美」便只沾上一種神化了的個人主義色彩。

美在設計中當然重要,如前篇 Timothy Prestero 提出的:Design for inspiration, manufacture & distribution, appearances, actual use and outcomes,但我總覺現時本地設計師對評論美與不美的能力欠奉,也欠缺接受一些「唔係你杯茶」的價值處理能力。

本網誌的參考文章:
藝術評價:  https://designcritique.wordpress.com/2011/11/23/藝術評價/
何謂「美」?:  https://designcritique.wordpress.com/2011/11/18/何謂美/
為人設計,不為獎項設計:  https://designcritique.wordpress.com/2012/09/24/為人設計,不為獎項設計/
蘋果和橙: https://designcritique.wordpress.com/2011/08/28/蘋果和橙/

南韓的“國民教育”

PSY 一首《江南風格》風靡全球,再看以上 MV,你有什麼感覺?南韓自從以「文化立國」為國策後,文化產業突飛猛進,電影、流行音樂、設計(已可媲美日本),都爆發出驚人能量。人家不用什麼「國民教育」,像美帝一樣,在文化上下功夫,才是高招。

對香港,真的無話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