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饋

    Donald Norman 在其著作“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中提到産品設計中 feedback(回饋)的重要,在日常生活中,可從不少事情或設計中顯露出來。
    例如某些愛投訴的人,有某種特質,無論投訴與其他人有否關係、同感或影響(沒有者稱之為「個別投訴」),都喜愛將投訴公諸於世,要在眾目睽睽下告訴所有人:「我現在投訴你」,目的有二,一是怕投訴了你之後,你沒有反應或愛理不理,所以假設在群眾的壓力下會令你不得不正視其投訴,第二是純粹政治手法,手法當然有高低,不足為奇。
    前者而言,當投訴給了初部回應,例如説:「你的投訴正在處理中」,投訴者靜待久了,因為看不到事情的進展反應,漸成壓力,一旦得到出乎意料的結果,便會觸動神經,暴跳如雷。(然後會翻查你工作機構的最高領導人,無論是億萬企業的CEO 或總裁,他/她都有能力查出其家宅電話,然後在人家晚飯共聚天倫的時刻,致電投訴其機構一位前綫清潔工人的不禮貌對待……)
    説回設計,最明顯的例子發生在網站設計,你點擊了上載或下載的按鍵,網站理應有所反應,如一句“正在下載”的句子或轉動的圖示,最理想的是加一條 time bar(時間軸),讓你知道電腦或網站正在運作中,這便是操作上的 feedback(回饋),畢竟上述例子是網站設計的基本常識,但仍有不少網站有此毛病。
    Donald Norman 説以往有很多設計(甚至是拿設計獎項的),都只是「愛靚不愛命」,要「型」,便會把一些控制介面、按鈕、或運作顯示的元素隱藏起來,將 feedback(回饋)功能减弱或除去,使真正用家使用時摸不著頭腦。
    上圖是本地怡和大厦(舊稱康樂大厦)的升降機,採用那種非常型格先進的「無樓層顯示」式設計,其功能效果與我上述「投訴人」的例子有異曲同工之妙。

如果香港有個設計局

    最近社會上爭論文化局一事,忽發奇想,如果香港有個「設計局」,那會如何?
    又如果我是領導者,會有什麼綱領,想這個局做什麼?
    首先,我會在局中成立一個部門,是負責長期的「客戶教育」工作,與業界共同制定「客戶手冊」、網頁及中心,指引不常聘用,或首次聘用設計服務的公司,讓他們踏上正確的路,當然這個部門會制定長期的工作方案及擔當顧問角色,向客戶推廣「設計倫理」、「設計評審」及「設計管理」的知識,也計劃長期反free pitch 的推廣,定期舉辦相關的論壇,讓學生、設計師及客戶參與其中,辯證free pitch 的錯誤及對設計業界的遺害。
    另外,就現職設計師這方面,會與學界及業界共同研究設計專業化的大業,要繼建築這一設計範疇外,逐步將室內、視傳等推向真正的專業化制度中,相信這會遇到史無前例的阻力,因為當中涉及不少「既得利益者」,而「專業制度」中也實存一些公平及壟斷的問題,但權衡輕重,專業化這一路,志在必行。
    針對學界方面,資深的設計師都明白,八九十年代是香港設計業「揾銀」的年代,也是開始長期「惡性競爭」的年代,而現在則是承受惡果的時刻,設計學生供過於求,對整體行業形成「搭沉船」效應,這是因為資訊遭隔斷所形成,我們既不能奪去自由修讀設計的選擇權,但學生正確的選擇,是基於真正資訊的呈現及流通而決定,其次,無論那是一所真正辦學的院校,或只是一所以揾銀生存的學店,我們都無權阻止它提供公平教學的機會,可惜以現存的制度而言,是沒有主流評審設計學院和學生能力資格的方法,而推動專業化則可抗衡這點,更重要的是「設計局」要成立設計的「職業及就業資訊中心」,定期作出調查公佈,資料包括每年度設計師的薪酬狀況、學位與新增職位比率、設立預約服務、讓有志設計職業的學生能與不同在職設計師面談,了解設計實戰的真正屬性,繼而作出正確的選擇。
    還有……
    我這「奇想」,各位有何看法?

排檔設計 4:存貨

    排檔設計的另一重點,是存貨,最近的政府咨詢文件中,提出的「留架不留貨」,都是因應存貨而衍生出的問題方案。
    引發「存貨問題」的關鍵,是一連串的排檔大火,先不論起火成因,有人認為存貨與起火有關聯,也因此與安全扣上關係。但「存貨問題」的前提是空間的使用,在過時的小販政策上,在不合理的經營範圍下,也衍生出種種存貨的問題,要明白排檔的貨品種類不是一式一樣的,不同檔主解決存貨的方法有異,有檔主長途跋涉將貨品由遠處運來,有檔主租用附近的街舖或樓上單位作存貨使用,直至後來出現的「蒙古包」,都是由過往至現在衍生出的有機生態。
    在這種生態下,因應生存,檔主在過時的小販政策下,都已「迫」出一套解決存貨的方法。因為排檔小販是多樣性的,以單一「留架不留貨」,不是回應問題的方案,「留架不留貨」本應是指向火警安全本身,不是迫切要解决現存存貨方法的方案,重回前篇的「目的與手段」,真正的問題(目的)是「如何提升現存存貨情況的安全性?」,而「留架不留貨」一定不是唯一的解決方案,反之因為安全問題,而要用單一方法(留架不留貨)改變現存存貨的情況是一種「下策」,要解決真正的問題,就必需檢討過時的小販政策,去提供一個合理的經營範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