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與民主

    我經常思考著這些問題,設計是否需要非常民主的過程?若是這樣,那設計師的角色又是什麼?後來認為設計有不同性質種類,某類設計應有相應的民主程序,某類則不是,但如何介定它們的類別﹖如何設定民主的程度?意見的搜集,決策的程序,好像沒有多少人去討論。
    搜集意見當然重要,但你會常常問,是什麼人給的意見?是什麼質素的意見?這些意見對事情有多少幫助?從事設計多年,現今一聽見老板或客人説「問問其他人的意見」,心裏便會頓時一沉。
    這種情況已經習慣,以往會有一種想法,認為自己已是一「專業」人士,為你提供「專業」的意見,但為你提供意見或建議方案之後,你還跑去問其它非「專業」的人,那你當我是什麼?當然現今這想法已有所「調整」,開始想到設計中那部份是「堅守」的,那部份是需要搜集意見的。
    給意見容易,但問意見則難,意見搜集後,還需思考過濾。其實多年來所得的意見,沒有多少能真正幫助設計方案的發展改進,大部份給意見的人,對設計背後的上文下理一知半解,或全都是「蘋果和橙」的個人喜好,所謂意見,就是如此。
    畢竟民主是有條件的,具質素的人民才是重點。

參考:

https://designcritique.wordpress.com/2011/08/28/蘋果和橙/

設計是溝通的工程

説到底,設計其實是一種溝通的工程,這是我從事設計多年後的一個結論。老生常談,大部分當管理的,都明白常發生的問題,都可以歸咎為溝通的問題,原因不外乎是「以為這是你的意思」、「以為你應該知道」等,結果是不少猜測、假設、誤會所引發出的問題,因此不少企管培訓班,教授企業高層人士回歸基本步,去學溝通。
外國有名牌大學開辦設計課程,教的不是準備投入設計界的青年朋友,而是企業的行政總裁,如何在設計過程中與人溝通。要在設計的過程中有良好的溝通,而達到有效益的設計,即回歸基本步,問大家如何理解「設計」的基本概念。
當「設計」一詞在社會氾濫時,「創意」似乎就會掩飾設計的一切,前輩曾説過一句至今仍留在腦海的話「設計其實是一種推算」,設計工作就是要大家出來談談,究竟要推到什麼地方,算到什麼程度。當然上述的是針對商業主導及功能為主的設計,而藝術成份較高或以個人風格主導的設計則作另論。因此如果大家對「設計」的基本概念有差異,有設計師會覺得「推算」是一種束縛,有客戶則認為這種溝通沒有必要,多年前曾為一設計工作,嚴謹地向負責與客戶接洽的同事追問有關設計的方向要求,結果報以一句:「什麼都告訴你,人家還需找你做設計嗎?」
設計之所以是一種溝通的工程,就是為了明白「需要」,繼而進行推算,因此不少設計師都明白Design Brief(設計指引)的重要,Design Brief 不是限制創意的金剛圈,它是溝通工程的工具,也不是單向地列出所有客戶的要求,優秀的設計師能與它作出互動,提出見解及異議,它也不是一時一刻的東西,在合情合理下是可以修改的。本地曾有學術機構申請基金研究 “Perfect Design Brief” 的方法,而我亦經常提倡 Design Brief 的重要性,因為多年的工作經驗告訴我,很多設計工作並非設計師能力不及,而是走錯方向,太多錯誤估計和假設。
另一方面,這種溝通工程最大的障礙,就是表達能力,曾遇過不少客戶,他們的問題正正就是不能説出所需的,或根本從未有認真思考過所需要的,便要求設計師去為他們滿足這種抽象的慾望,這種客戶往往在沒有Design Brief 的情況下要求設計師先作出設計,然後再從該設計中尋找自己的需要,情況則有如「盲公射箭」,不知何時命中目標,這種設計方法並非絕不可行,只是較適合實驗性質,不計設計成本,及有大量時間資源支援的項目。
有經驗的設計師會利用大量的參考資料及溝通技巧,去引導客戶表達出他們的想法及需要,但這會是一連串的會議及溝通過程,但對於日里萬機,最終決定設計方案生死的大老闆而言,他們會上山下海,與設計師共度時艱嗎?
眼前不少精彩的設計,可能背後都有著不少艱巨的溝通工程。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