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動 “Skeleton + Infill”

(此文章寫於農曆新年前)

年近歲晚,必然很多飯局聚會,席上談到設計生意一年比一年艱難,一些公司由灣仔搬到觀塘,似乎是很多公司的宿命。搬遷像是香港做生意的例行工作,店鋪或辦工室到了某一時段,例必加租,當利潤的增長追不上租金的升幅,便會選擇搬遷。

但這種邏輯也有矛盾之處,最近本地某藝術村加租,當中有一些從事藝術課程的朋友,當初進駐的時候,已花了不少金錢於工作室的設備及裝修中,藝術課程利潤微薄,一旦加租,必對其營運及生計構成影響,若選擇搬遷,又需對新的工作室再作裝修設置,這會是另一高昂費用,而誰又知新的工作室將來的加租幅度有多少,搬與不搬,成兩難局面。

最近看過無印良品一書《家  我的私宅論》,當中提及設計師及用家對二手房的看法及經驗,也是有關 “ Skeleton + Infill ” 這一概念:「歐洲人選擇根據自己的生活方式改造舊建築,而不是競相建造新房屋。能夠長期使用的建築物的骨架叫做 “ Skeleton ”,內部裝潢叫做 “ Infill ”,歐洲人很重視重複使用 “ Skeleton ”,而內部的生活空間則由自己設計」其實這概念是有關新房屋、二手房之間的供需及使用問題,但郤對「流動性」有所啟發。

在建築業中有一術語「清水房」,即是新落成樓宇,內部未經用家裝修的房子,那就比較接近 “ Skeleton ” 這一意思,要達到高的流動性,就必需能「骨肉分離」,說來有點駭人,其實意思是不要投放太多固定的裝潢,那樣就會來得輕鬆,去也輕鬆,若我那個從事藝術課程的朋友當初也有這種想法,相信現在所面對的問題不大。

話雖如此,要保留「清水房」的格局,但又要有相當的設計,而有些設計更是必需的,那就非常考設計師的功力,但不要忘記,選擇這種設計概念的多是租客,不是業主,在香港,我認為租客對室內的裝潢設計,需要以「易於移動」為目標原則,如盡量減少非必需的物品,或物品的設計必需輕便及具 compact 的特質,或運用摺、疊、伸、縮、藏等技巧。

新的一年開始了,正如最近碰見的朋友一樣,我也有著搬遷的煩惱,看見家裏長年累積出來的東西,一件一件笨重的家具,真的頭也大起來,其實搬遷並非壞事,起碼轉轉新環境,若能在設計上提升家居的流動能力,或許搬遷也能成為一種樂事。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