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數人統治,少數人權利

民主、自由、法治的基礎也。

民主並不代表多數人的決定就一定是對的。民主的決定必須是基於合理原則,如果把多數人決定均視爲必須要執行的法律,這種制度只會引起多數人的暴政。合理與否取決於這個決定對相關者的影響力。我們以常用的民主旅行説明:假如多數人決定去A地, 在其他情況不變的時候是合理的,因爲這決定不會損害少數人的核心權益。但假如多數人決定去A地,同時所有人都要花幾千萬購買物品。這是不合理的決定,除了這花費是不必要之外還損害了部分人的核心權利–對個人財產的使用權。

因此真正民主(或計議式民主delibrate democracy)的地方都會採用多數人統治,少數人權利的原則。少數人的權利不會被多數人決定所改變。違反這原則的決定在法律上都視之為無效。最簡單的,多數人不能做出歧視性的決定,因爲平等是所有人的基本權利。假如一個地方要建大壩,它必須詢問所有利益相關者的意見,在建大壩的過程中也不能損害人的生命財產。香港有一部分反新移民的言論認爲大多數香港人不認同發6000元給新移民,所以不發給新移民是應該的。這是多數人壓制少數人的思維,也沒有考慮 派6000元的方法是否合理,也沒有考慮過納稅的新移民有相應的權利。

如果我們置少數人權利於不顧,單純的認爲民主就是少數服從多數,那麽婦女、老人、兒童、身心障礙者、少數族裔都不能以平等身份參與社會,因爲他們都是社會的少數,他們在社會獲得的服務是多數人不會使用的。假如多數人認爲,例如,社會的無障礙 建設是浪費資源而決定不在這方面做出投資,那麽就身心障礙者會缺乏平等參與社會的權利。假如多數人認爲教育是不重要的,兒童就會缺乏接受良好教育的權利。

這是很簡單的道理,爲什麽自認是法治社會的香港卻不懂?

廣告

對「多數人統治,少數人權利」的一則回應

  1. Hajime 三月 26, 2012 / 3:47 上午

    每人諗野先將心比己,就已經少好多呢D野發生。
    新移民都係香港一分子,雙非孕婦唔係,好多人將呢D野混淆

  2. 山中 四月 1, 2012 / 6:31 上午

    我對Michael Sandel (我只看了第一集)的一些觀點有不同看法,由其是他對「功利主義」沒有做詳細説明,依然把它看為是「功利壓倒一切」的論述,這跟現代的「功利主義者」Peter Singer, Amartya Sen, 與絕大部分經濟學家對「功利主義」的態度是不一致的。

    還是用多數人決定去A地的例子去説明。假如多數人決定去A地而兩人(x,y)想去B,如果這兩三人的行動不會影響團體行動–社會–那讓他們去B地是沒有問題的。但如果去A地的目的是要建立團體,那x,y的決定就有可能影響社會而需要遭到制止。因此,最重要的問題其實並不是進不進行一個行爲,而是這個行爲是通過什麽途徑決定的:它對個人行爲的限制是否與它的影響力一致。透過這「功利」的分析我們可以知道不同行爲有不同的結果,社會需要在各種可能性中選擇一個較好、對個人的限制較少的行爲。缺乏對「功利」的計算,我們不能比較不同行爲的後果,在這場合說的「正義」只是「形式正義」,對實際社會只會有壞影響。這是爲什麽Kant與Rawls都是錯的原因。

    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想的是派發6000元,明顯的是,較好/對個人的限制較少的選擇是對所有納稅人退稅/派錢。其次是對香港納稅了x年的人退稅/派錢。再其次才是對香港18嵗以上居民退稅/派錢。正義要求我們在可能的範圍内作更好的選擇。

    對所謂的雙非孕婦問題也要採用同樣的計算方法。香港能不能禁止所有,不管任何國籍的,預產期中的孕婦到港?只是說不能讓中國籍孕婦到港是沒有經過深思熟慮的。要釋法、立法去達到這個目的更是蠢得不得了的事,因爲這會破壞香港的法治制度。外傭居港權的原理也是一樣。奈何大多香港人並不懂得事情的輕重與優先順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