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之爭

早前向友人提及香港社運或政治組織未能盡用資訊設計的力量,以上例子,未必是最好的資訊設計,但已比抽象的概念及像事不關己的社會狀況,更易「入腦」。

廣告

對「香港之爭」的一則回應

  1. 山中 三月 14, 2012 / 2:13 上午

    Close but no cigar. 尤其是最後一句,破壞了整體氣氛與語調。

  2. KaHing 三月 14, 2012 / 3:05 下午

    是,第一次看後都有一種有問題感覺,但那是內容,不是資訊設計,好像把社會的好壞,全付托在一個人(特首)身上……
    如中國一樣,數千年來,人民自身的命運,只懂期望一個好皇帝的出現。

  3. 山中 三月 14, 2012 / 3:57 下午

    ah, 可是内容本身不也是資訊設計的重要元素?見https://designcritique.wordpress.com/2012/03/10/%E5%A5%BD%E6%96%99/

  4. KaHing 三月 15, 2012 / 2:42 下午

    是的,例如若把「粗口」以平面或資訊設計的形式表現出來,就有相應的方法技巧,我指的是那句話給我一種文化上的感慨為先,若一定要保留那一句,當然有更適合的處理方法(在tone & manner上,字的處理可不必與先前的太統一,以求轉調的效果)。

  5. Hajime 三月 16, 2012 / 3:15 上午

    我覺得整條片的敗北位是欠缺情感,尤其這類社會大問題,平悶的旁白把本來重大的問題演繹得無關重要,正如山中所指的最後一句。

    其實內容可以緊湊得多,現在還是太多支節而且欠了重心,即使沿用這種風格還是可以更「中」,例如本身內容是講生老病死,線性、timeline 式的 animation 已經令人易入腦得多。

  6. KaHing 三月 19, 2012 / 4:22 下午

    有關 Tone 這點,我卻有所保留,畢竟這不是商業作品,也沒有相對應的 Design Brief,原作者有其選用何種 Tone 的自主性,這可視作他演繹的風格,就算我先前的reply中,最後一句是否需要轉調,這也不是一定的,例如有些人說笑話,一樣可以用很平淡中性的調子,我們稱這些人為冷面笑匠。
    反之我看重的資訊設計運用,是利用 cross reference、類比、分類比較等技巧,來理解數字資料,網誌中〈資訊設計的力量〉及〈香港 vs 新加坡房屋政策〉兩文內的資訊設計做得很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