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檔設計 2:低度設計介入

    上圖的大簷篷是市建局在太原街的排檔設計實驗品,大簷篷的設計是在行人路旁靠邊的位置,豎立兩支大柱,頂端設置用手搞動的外伸簷篷。
    在未見這「實驗品」前,思考著整件排檔設計的事情,究竟是怎麼的一回事,它需要設計的介入嗎﹖或介入的情度怎樣﹖向來都認為各檔主本身自有一套「設計」的方法脈絡,隨著檔主多年的經營,自會對自身的需要作出相應的設置,或稱為“organic growth”(有機發展)的發展,認為只要給他們一個合理的經營範圍,一些基本的設置,其它的應該由他們自行的發展下去。
    當我看見這個大簷篷的設計時,想當局必有和我想似的思路,即只提供基本設置,其它的由他們自行的發展,大簷篷是一基本設置,小販可在下面的指定範圍運作。
    但當與檔主傾談過後,了解不少相關的問題,首先市建局的這個實驗品,簷篷用的是非防火物料,消防署説要更換,更換後簷篷引致成本上升,由誰分攤?另外設計是兩檔共用一個簷篷,兩檔可能經營時間不同,也各有簷篷伸出與否的需要,加上維修管理等情況,兩檔共用必然衍生出很多權責的問題,這不只涉及排檔本身,因這個實驗品背面亦有快將落成的樓宇,簷篷在這樓宇前,其權責及影響仍是未知之數。大簷篷有相當的高度,只擋著由上而下的雨水陽光,但對兩旁的遮擋保護卻欠奉,據試用檔主的意見,這設計並不能把排檔「包」起來,在風加雨的情況便不成。
   我認為排檔設計需低度及清晰的限制,提升檔主使用空間的自由,是比較可行的方向,但如何低度的設計介入,又能真正針對問題之所在,就是排檔設計之難度所在。

廣告

多數人統治,少數人權利

民主、自由、法治的基礎也。

民主並不代表多數人的決定就一定是對的。民主的決定必須是基於合理原則,如果把多數人決定均視爲必須要執行的法律,這種制度只會引起多數人的暴政。合理與否取決於這個決定對相關者的影響力。我們以常用的民主旅行説明:假如多數人決定去A地, 在其他情況不變的時候是合理的,因爲這決定不會損害少數人的核心權益。但假如多數人決定去A地,同時所有人都要花幾千萬購買物品。這是不合理的決定,除了這花費是不必要之外還損害了部分人的核心權利–對個人財產的使用權。

因此真正民主(或計議式民主delibrate democracy)的地方都會採用多數人統治,少數人權利的原則。少數人的權利不會被多數人決定所改變。違反這原則的決定在法律上都視之為無效。最簡單的,多數人不能做出歧視性的決定,因爲平等是所有人的基本權利。假如一個地方要建大壩,它必須詢問所有利益相關者的意見,在建大壩的過程中也不能損害人的生命財產。香港有一部分反新移民的言論認爲大多數香港人不認同發6000元給新移民,所以不發給新移民是應該的。這是多數人壓制少數人的思維,也沒有考慮 派6000元的方法是否合理,也沒有考慮過納稅的新移民有相應的權利。

如果我們置少數人權利於不顧,單純的認爲民主就是少數服從多數,那麽婦女、老人、兒童、身心障礙者、少數族裔都不能以平等身份參與社會,因爲他們都是社會的少數,他們在社會獲得的服務是多數人不會使用的。假如多數人認爲,例如,社會的無障礙 建設是浪費資源而決定不在這方面做出投資,那麽就身心障礙者會缺乏平等參與社會的權利。假如多數人認爲教育是不重要的,兒童就會缺乏接受良好教育的權利。

這是很簡單的道理,爲什麽自認是法治社會的香港卻不懂?

排檔設計 1:合理經營範圍

    上圖是嘉咸街小販的新式排檔,俗稱「變形金剛」,由市建局的專業建築師處理,因為嘉咸街需重建,市建局替受影響的小販設計新排檔。
    我曾與當地的小販談過新設計,初部了解他們面對的問題,知道市建局的建築師,在設計前也會對該處的小販作出了解,繼而進行設計。
    但看上圖,檔主會把貨物放置出小小的「法定範圍」之外,這也是食環處與小販經常發生衝突的地方,從小販的角度出發,他們需要一個「合理經營範圍」,而且不同貨種的小販,他們所需的「合理經營範圍」各有不同。
    經營範圍不是小販的自律問題(在合理的情況下,這點小販當然需要自律),亦不是小販貪得無厭的霸佔空間,經營範圍涉及他們的貨品種纇,也連繫到他們的生存條件上,若他們不能提供多様的品種,便不能薄利多銷,或許需要轉買高價及品種少的貨品,也影響到既有尋求廉價貨品的街坊鄰里。
   小販的貨物放置經常超出這過時的「法定範圍」,不是違反法例與否,而是一種生存的境況,情況有如本地的交通法例,大家都明白香港道路的車位短缺,不乎實際需要,職業司機已將無奈的「抄牌」視為經營成本之一,但若改例將「抄牌」次數到達一限度便「釘牌」,我想全港的職業司機必會作出強烈的反抗。
    嘉咸街的新式排檔,我想市建局的建築師一定明白經營範圍這個重點,奈何政策改動非市建局能力範圍之內,當中也涉及不同政府部門及「持份者」的權利平衡。

冼手盆

    上圖是荃灣一商場內的洗手間,冼手盆(冼手槽)的設計很簡潔,用一塊過的橫石板,傾斜的安放在水龍頭下,這種設計安裝簡便,清洗容易,但缺點是若有任何破爛,便要整塊的石板換掉。
    設計或許不是停留在現存的東西上再改良發展,回歸原點,回想事物原本的目的意義,而達到目的的方法可能有多種,這様便會有意想不到的東西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