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laboration

我不知香港有多少設計師對 “ collaboration ” 這一字有什麼看法,接觸很多設計師,他們對於“這是我的”有很大的感覺,特別在 “ Generation Me ” 這一代。以往在一些設計界的講座裏,最容易拿出來或老生常談的,多是版權問題,或如何對“自己”的設計作出什麼什麼等。

因此香港在設計上,是很難走出「共同研發」的概念來,而要建立一種設計意義上的 Design Community,更是難上加難。(不是指那些以聯誼或建立人際網絡性質的 Community)說「共同研發」的例子,印象較深刻的是電腦作業系統 Lunix,附上 TED 之短片,也是令我非常贊賞的共同研發設計,透過資訊科技及網絡,真正的匯集意念、經驗及知識,把設計「進化」起來。

香港在這方面是失敗的,最近談及的「二次創作」,只有某些網民在鬧得熱烘,設計界卻鴉雀無聲,對創意共享、copyleft 或 creative commons 等的概念,香港的設計師又理解多少?

.

Creative Commons Hong Kong:  http://hk.creativecommons.org/

廣告

對「Collaboration」的一則回應

  1. 山中 十二月 16, 2011 / 3:11 上午

    這是一個很有意義的題目。Open Source模型的基礎是一個非常龐大的社群、擁有邊際成本接近零的生産工具(例如互聯網)、分享知識/創意的意願。

    香港缺乏上述三個條件:人口規模少、缺乏交流的共同語言與渠道(廣東話限制跟中國、臺灣社群的交流)、高等教育程度不夠廣泛、容易「叛逃」(把共同生産成果佔為己有)、傳統知識產權商業模型主導市場。再加上過度保護傳統商業模型的法律,open source很難在香港生存/擴大。

    這一點很值得我們反思,當世界進入連Sony PS3都可以用來做open source科學研究的信息時代,我們的創意爲什麽會停滯不前?創意與科學是共同體;它們是一種生活方式。

    關於open source的政治經濟學,可以參考Yochai Benkler的書:
    The Wealth of Network (http://www.benkler.org/Benkler_Wealth_Of_Networks.pdf);
    Penguin and Leviathan (http://www.amazon.com/Penguin-Leviathan-Cooperation-Triumphs-Self-Interest/dp/0385525761)
    與文章http://www.benkler.org/CoasesPenguin.PDF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