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付地產霸權

地產霸權在香港已是不爭的事實,正如我在前一些文章說,它是香港的癌症。

有些人提出治癌的方法應以「樓市軟著陸」為原則,那就需要政府施行一些政策,例如提供土地供應及增建房屋等,其實這些方案都不是什麼真知灼見,運用一些調查研究,加上基本的邏輯推敲,這些解決方案不難獲得,但問題的死結並不在此,而是一系列意識形態、政治及既得利益者的關係。

若問要打開這個死結,你有什麼辦法?那是沒有的,除非有主動介入的強硬政治手段、一次可歸咎「自然」的經濟大崩壞、或出現千千萬萬個龐一鳴,否則這個癌症會一直存在下去。

常有一種帶點亞Q 的說法,就是「改變唔到現實便要改變心態」,無論如何,這也是一種逆向思考的方法,因此有人提出,我們應該改變對住屋的看法,改變對房產的價值觀,提出居住權是人權,居住權不應扭曲成為商品及市場化,置業不應是人生的「必然」,提倡租住的好處等等。

要這些脫離主流價值的思維想法成立,是需要有真正現實條件支持的,例如說租住的好處,就必需有能力對付加租的問題,及解決搬遷構成的煩擾障礙,設計思維應可在這一點發揮作用,要改變置業不應是人生的「必然」,是意識形態的改造,這也是傳意設計這一範疇的長線工作。

(上及下圖:對付地產霸權,「流動」是值得探討的課題)

廣告

對「對付地產霸權」的一則回應

  1. 山中 十二月 5, 2011 / 3:08 上午

    解決方法很簡單:稅。意識形態的盲點也正正在此:認爲所有稅都是罪惡的思想。

    從政治學與經濟學角度看,提出居住權並不能改變任何問題,因爲居住權是一種意識形態:認爲居住很重要的意識形態。政策上很難實現。問題在於,政策能否保障每個公民都有同樣、不存在差別的最低居住場所與環境。計劃經濟時代的中國、蘇聯能做到這點,但代價可是非常的高。

    提倡租住的一個問題是,它必須要建築在社會有一大堆「地主」的前提上,同時禁止任何人成爲新「地主」。這樣並不利於社會公平的財富分配,保護「地主」階級,兼妨礙社會流動性。

    所以經濟學家重視以高稅務防止某係行爲,並以所得稅收進行再分配。

  2. KaHing 十二月 7, 2011 / 6:04 下午

    以前也有人提出應徵收資產增值稅,或採用累進稅制,但問題始終來自既得利益者,這些議題一到議會便全軍覆沒,因為現今香港「中產」的利益已與地產霸權成連體嬰,如果沒有主動介入的強硬政治手段,根本什麼也做不到,結果只會將「無樓」階層放逐於外圍地區。

  3. 山中 十二月 8, 2011 / 2:09 上午

    所以我提倡與其「反對資本主義」、「反地產霸權」,還不如一起去「爭取稅制公平」、「爭取社會財富有效再分配」、「提高累進稅幅度;對最富有徵收50%+」、「徵收資產增值稅」、「禁止carry interest」(http://wp.me/pXZbk-eg)等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