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e Model

香港要推動一件事情或發展一種產業,通常都會利用 “ Role Model ” 這一招,很少有其它招數,或比較宏觀長遠的方案。

比方說要推廣香港足球或其它運動,總是認為最有效快捷的方法,就是「拔尖」,然後再配合一系列「造星」行動,於是一個 Role Model (明星)便誕生了。Role Model 誕生後,便會大力推廣,當中有一潛台詞:「你看!有人做得到,你也能做得到!」其實意思是成功與否,在乎你本身,至於其它東西,比如運動風氣為何低落,社區運動設施是否不足,對運動員的支援等等,似乎也因 Role Model 的出現而不再聚焦。

Role Model 出現後的一段時間內,必有一連串的傳媒效應,會有群眾追捧,但熱潮過後,如能出現「市場效應」,政府或相關投機者才會出手,否則只會一切如舊,或等到下一輪的「拔尖」。

其實這些例子很多,如電影《無間道》、星之子陳易希、單車手黃金寶等,當然這些人或事的成就是公認的,但他們的出現,對於香港電影、港人對科學的重視、對體育界的支援,究竟帶動了多少宏觀長遠的政策方案?在根本的問題上作出了多少改變?

歸根究底,Role Model 是經常被利用作為一種意識形態體現的手段,而香港在這方面,當中更充滿精英主義及市場導向的色彩。但在教育方面,它對社會的影響更深遠。

「雷鋒」是當年中國共產黨向人民推出來的一個 Role Model ,希望人民學習雷鋒「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精神,今時今日,這一類 Role Model 已不再現,人民對 Role Model 的景仰和信念,是否仍然存在?

香港人對其子女的教育特別緊張關心,從小就施加種種操練培訓,由幼稚園的階段就安排部署一切進身名校的路線策略,學校派位儼如抽取末日方舟的船票,若言真的著眼「教育」,那可以對這些家長說一句:「枉費心機」。對下一代人,真正的教育就是我們自己,我們自己就是下一代人的 Role Model ,下一代人看得見的「真理」,就體現在上一代人的身上,下一代人變成不折不扣的機會主義者,因為他們看見社會不會獎勵踏踏實實,默默耕耘的上一代人;下一代人變成不折不扣的犬儒主義者,是因為他們看見不會為正義及夢想而奮鬥的上一代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