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平權

朋友策劃寵物交通的項目,希望我在此談論一點。
本地很多公共交通都是禁止寵物使用的(的士不肯定),無礙香港很多公共設施都是「禁止」重重,寵物不能進港鐵,不能乘巴士,原因何在?官方如何解釋這些原因?

現代的平權運動,包括男女及種族,背後都有正義或道德基礎,而這些基礎背後都有其普世價值及原因,平權要成功,必先各方要認同這種普世價值及原因,因為這是首要的,其後的功利問題,多是技術上的,用設計思維可以解決。

正如說寵物應與人有同等權利,背後的道德基礎是什麼?
從技術上看就有更多的疑問,若需領取綜緩的家庭,寵物應否計算為家庭成員之一?相反,擁有寵物的人會耗用更多社會資源(至少政府要建狗廁),是否需要徵收寵物稅?在寵物與交通上的問題就更多,若一位養貓的人兄帶其寵物進入港鐵,碰巧坐在旁邊的是一位對貓有敏感症的女士,那結果如何?港鐵是否應設立寵物車箱,向寵物主人收取額外車費,繼而補貼其成本,使車費不會因為部分人士而提升?這些功利上的問題,我認為是技術上的,用設計思維可以解決。

所以大前題是確立「寵物應與人有同等權利」,要有堅穩的論述基礎,因為沒有論述基礎,是很難與對方交涉辯證,再下一步才是尋求解決那些林林總總的技術問題的方法。

可參考本網誌〈正義︰一場思辨之旅〉一文

廣告

對「寵物平權」的一則回應

  1. 山中 十一月 15, 2011 / 3:30 上午

    不知道你有沒有閲讀Peter Singer? 或Amartya Sen? 兩者論述不同的問題但原理一致。

    • KaHing 十一月 15, 2011 / 1:52 下午

      沒有研究,只是朋友有此項目,略為引申一些資料。
      兩者論述不同的問題但原理一致,可略為介紹嗎?

  2. 山中 十一月 16, 2011 / 10:56 上午

    總括來説他們的理論都是「功利主義」的引申(注意,功利主義這名詞已經被「鬥臭」了),兩者批評了Rawls的社會契約理論,因爲Rawls的社會契約沒有客觀因素在内,認爲所有道德規範都是一個「社區」(國家、民族、人類)的道德規範。Singer與Sen(經濟學家)都認爲道德的最基本要求是要減少可避免的痛苦,而動物權就是建築在這客觀基礎之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