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設計評論網誌小回顧

香港設計評論網誌自上年十二月「開張」,點擊已過萬,但距離目標仍遠,設立評論網誌的原因,可參閱本網誌「關於」一欄。

當然希望點擊率越高越好,但這又並非最重要,要明白互聯網這媒體的特質,它是一個公開的平台,可以用極低的成本,發放訊息,甚至可以説是沒有資本市場的限制,只要有一台電腦,繳付上線費用,便可自建網站或網誌。

既然如此,大可説是沒有成本的限制,因此亦不太需要顧慮「市場」上收支的需要,基於這種特質,它最適合小衆的,因此不必在意內容是否廣受歡迎,反之要利用其低成本,低限制的特質,暢所欲言,正如本地某網台的宗旨名言︰「敢講,至好聽!」這才算巧用網上平台的優勢。

不同的媒介有不同特質,一部金庸小説,看電視版和電影版是有分別的,看紙本的和聽電台廣播的也有分別,香港設計評論網誌的文章,在網誌這一媒體中,性質應該如何?這是不能與一般學術文章相比的,有時連字數的多少,也需控制,網友會在什麼時候、那種狀態心情、花多少時間看一篇網誌?這些考慮亦會影響評論網誌的形態,因此性質較似報紙雜誌的專欄文章。

曾經有一些網友電郵給我,希望加入成為評論作者,這是無任歡迎的,但當然要有一些程序,如需先呈交文章及在 WordPress 開戶,大家需明白我無意為內容設高門檻,若首篇文章無大問題,作者便可開戶後自行上載文章,可惜其後都收不到這些網友的回覆,這點大家若有意見,可作交流。

我常強調互聯網是需與現實世界互動才產生最大效應,否則訊息只會沉沒在無窮無盡的「資訊海」中,早年我曾經開辦過設計評論班及工作坊,希望多些朋友加入設計評論的行列,其次在Facebook 中的香港設計評論網誌群組,有組員發問為何加入群組至今仍沒有「動靜」,這是與群組的人數相關,但在最近一次網誌宣傳中,群組人數已大幅攀升,我相信未來一兩個月中將可舉行聚會。

至於較深入討論設計評論方法的文章,大家可留意在十一月中出版的《視覺傳意設計的評論及評審》一書,但在十一月前將會有關此書的發佈及聚會,大家可加入 Facebook 中的香港設計評論網誌群組,留意最新消息。

香港設計評論網誌 Facebook 群組: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hkdesigncritique/

 

出事了!怎麼辦?

早前有新的鈔票出籠,新鈔在傳媒暴光後,才發現設計出了問題,鈔票裏區旗中的香港區徽反轉了。

鈔票的設計需非常嚴緊,各項鈔票上的資料,防偽技術等,都需經多人監控檢定,但若完成後的鈔票出了設計上的問題,結果應如何處理,責任由誰承擔?這令我聯想到最近工作上的一些問題,一般設計工作,是設計師與客戶互動的成果,就本地典型的平面設計而言,客戶提供資料(文字內容等),然後設計師將之「設計」出來,最後客戶審批,再作大批量生產。

若產品出了錯,是屬於那個範疇的問題?是客戶所提供之資料的問題?是設計師在設計上的問題?還是客戶審批疏忽的問題?說來可以很明確,但若有實戰經驗,便會發現這些範疇的界線有時會顯得模糊,就以新鈔的例子,是設計師的大意,還是客戶審批的疏忽?

可能只雖說一句:「大家都有責任」,但在真金白銀的交易裏,事情不會如此簡單。
有一次,客戶提供資料,資料是正確的,但設計師在製作的過程中把資料弄錯了,因為時間趕急,客戶沒有細心核對,設計便生產了,事後發現有錯,客戶要求再印刷,但不願再付印刷費……客戶的理由是「原先的資料是正確的」,但設計的一方則「客戶核對是最後的把關」,若遇上這樣的情況,你會怎樣處理?

在重視「合約條文」的地方,會把這種情況的後果責任列明清楚,但在香港,情況則不是如此,縱使有設計報價或合約條文,但大都來得非常簡單,其次現今設計市場僧多粥少,你可會在談生意時訂下如此條文嗎?(客戶核對是最後的把關,一切生產後出現的錯誤,責任由客戶自負),很難!因一切都在於議價能力,你不夠膽量接這種生意,無數的公司會接,生意不夠便要關門,縱使出事了,你願「企硬」而失去一位長期客戶,還是把一切責任損失一力承擔?

設計,又急又趕又要小心,真是一門「跑鋼線」的工作。

太低估自己的設計師

在二十年前看過美國某設計師協會做的調查,其中一項是調查設計師怎様看自己在行業及社會中的價值及地位,印象中的調查結果並不正面,若今天有同樣的調查,結果會是怎様?同様是二十年前,在一次美國的設計會議中,請來一些設計界的大人物演説,演説內容不是播放自己有何「大作」,而是談及世界上的一些 “ big issue ”,如環境及社會問題等。

思考「自己」通常有幾種角度,自己眼中的自己;別人眼中的自己;自己認為別人眼中的自己;別人認為自己眼中的自己,看來很複雜,但確實如此。

香港的設計師要有變革,便需思考上述的關係,要再思考自身的能力定位,但自己對自己的想像可以是無窮無盡的,一旦過了火位,便容易成為「自戀」,不單要確立自身的定位,還需影響他人對設計的觀念看法,自覺覺他,畢竟設計不是純藝術,設計需影響他人的思想和生活,不是自我表演。

若果你認為設計師不只是一名「技工」,那就請實踐技工以外的能力,若果你認為設計師不只是為産品的表皮做一點修飾工作,或負責改字加相的所謂平面設計,而是有能力為環境及社會問題作出貢獻,或推動創新變革,你不需等待什麼機會,運用你的設計思維、思辨及組織能力,去開展你的項目計劃,不需理會計劃大細,只要不低估自己作為設計師的能力便成。

Photo: European International Design Management Conference

再談作品集

再談作品集,以前很多設計院校在畢業前,都有「作品集」這一科,某些學院會在這科內,教授學生如何準備作品集,請不要誤會,這不是教授「畢業作品」,而是教授作品集的整理和 “ presentation ”。

我有很多「見工」和聘請設計師的經驗,是雙向的。就聘請設計師的經驗而言,我看過很多設計師的作品集,很多都不夠「專業」,就算一些有五年經驗以上的設計師,從作品集當中顯露出對工作「毫無熱誠」的更多。

不同院校有不同「定位」,因此作品集有不同的「風格」出現,“ presentation ” 的技巧也因應不同類別的設計有所不同。多年的設計生涯,看見不少光怪陸離的作品集,看過有像「倒模生產」式的作品集 presentation,某次聘請資深設計師,該人兄拿了一份完全不屬這年代的「學生作品」面試,很懷疑這位人兄十多年的設計工作究竟做了什麼?更有很多作品集,你不是看到該設計師對設計的興趣,而是看到「入錯行」。

我不知多少院校還有「作品集」這一科,若有,為什麼今時今日還是這樣?

為何不看作品集?

作品集,英文 Portfolio,設計師的作品集,是紀錄著設計師過往的作品及經驗。

以前修讀設計的時候,或初入行的階段,老師或同事很強調作品集的重要,當年有這樣的概念,無論你在那裏畢業,作品集比你的畢業證書更重要,無論你在什麼公司工作,在初入行的階段,只要公司能提供你學習及發揮的機會,那就不要介懷公司規模的大小,反之最重要是讓你「儲」 作品,精煉你的 Portfolio。

作品集紀錄著設計師作品的屬性及範疇,客戶也可以從中了解其經驗及風格屬性,不用搞什麼傷害設計師尊嚴及破壞行業生態的 free pitch,客戶只需多看設計師的作品集,多與設計師對談溝通,便能理解其設計立場及「專業」性。

但是否懂得看作品集,又是另一回事,有些設計師,經驗只集中於兩三類設計,或只應付過某類客戶,作品範疇不多,但這並不代表其設計能力,從設計師的眼中看作品集,無論作品種類如何,在非極端的情況下,都能看出其設計知識的運用。

但今時今日,上述對作品集的理解,在現實的設計生態中都出了問題。首先,在現實世界中,很多客戶都不太看設計師的作品集,就算看,也自覺不懂或不認真看,本地很多設計公司老闆應該明白,客戶大都是「介紹」( referral ) 過來的,是先介紹,後看價錢,本地只有極少數設計師或公司,客戶是因為其作品屬性而來的,或許考慮三者(介紹、價錢、作品集)的平衡是有的,但就我的經驗而言,作品集的考慮不是首位,因為客戶自覺會主導整個設計工作,反之客戶的考慮是:「設計可以修改多少次?」,以往有一些朋友介紹設計客戶給我,很多都沒有主動提出觀看作品集。

其次是設計師本身,不知是否有太多不「專業」及無熱誠的設計師,從過往很多面試或聘請 freelancer 的過程中,看到「專業」及懂 presentation 的作品集極少,就算作品生產了,很多設計師都像沒有意欲去把產品樣本搜集收藏,挑選後放進自己的作品集裏,反之又是一批視設計為「揾食啫!」的打工一族。

最後是設計公司,漸漸有些朋友對我説,他們在面試設計師時不太看重他們的作品集,原因是「雜質太多」,意思是作品或許是集體創作,或許經過他人多番的修改過濾,或設計背後有很多不明的客觀條件影響等,因此認為作品集不能反映設計師的設計能力。當然我不認同這觀點,考慮設計師的設計能力,看其作品集是重要的,但不是單看,還要就其作品集的內容與設計師交談,理解其設計過程、考慮及設計知識的運用。

作品集的意義和價值,是本地設計業界的最後一度防線,絕不能失掉。

淺談香港插圖

多年前曾有一想法,是香港插圖(Illustration)的發展應否有一紀錄,雖不知是否一個適當的時候,編纂一本「香港插圖發展史」,但總覺已累積了很多有價值的人和事。

早年的香港沒有「設計師」概念,有的是「美工」,其實他們很多的本位都是畫家,只視「美工」為用美術謀生的工作,當年我認識不少這類前輩,他們美術根底非常了得,當年沒有電腦輔助設計,沒有數碼相機及素描器,因此運用手繪插圖(國內或稱工筆畫)便成為平面設計的主要手段,我所認識的這類前輩,很多功力深厚,也獨具風格。

到了我修讀設計的年代(八十年代未,九十年代初),「設計」概念正如日方中,也是「噴畫」的年代,當年的電腦性能低,Photoshop 也未全面盛行,小修補還可,大製作免問,當年的「噴畫」技巧,多是補足攝影不能做到的特技效果,如誇張的啤酒罐透視加湧出的泡沫,又如當年流行日本插畫師空山基的「科幻電鍍性感女機械人」等,那年代的平面設計師,很多都有運用「噴筆」的訓練,繪畫插圖的能力也不能忽視,當年的「噴畫」技巧,多以想像概念及像真程度為技術指標,那年代也有不少以「噴畫」為主的插圖師。

九十年代打後是電腦及手繪插圖回歸的年代,電腦插圖不用多説,各種軟件的盛行及電腦性能的提升,造就了電腦插圖的普及,或可以説它並不歸類為插圖,反之被視為平面設計的表現,而我認為手繪插圖的回歸是對「噴畫」或像真式廣告插圖的一種反撲,認為它們欠缺個人風格,再加上歐美插圖潮流及本地獨立漫畫的影響,形成今天的主流插圖格局。

曾有一位前輩學者説過︰「是模仿小孩子繪畫的畫法」,無錯,今天的插圖師似多有自己風格,亦漸漸脫離服務其它設計工作的性質,也善於自家品牌式的工作推廣,但宏觀一看,其實很多也不離「模仿小孩子繪畫的畫法」這一模式,現今本地插圖師看似獨立多元,其實也離不開港式文化單線發展的習性。

若回顧香港不同年代的插圖發展,其實香港的插圖界是有能力百花齊放、百家爭嗚的。

Photo 1:  這種風格是當年插畫師阮大勇的拿手風格
Photo 2:  最近港鐵中不錯的插圖作品
Photo 3:  空山基的「科幻電鍍性感女機械人」

新思維?

經常與友人茶聚聊天,都談到設計工作上遇到的問題,話題都離不開種種出現於客戶,老板或同事間之現象,說到這個客戶根本不明設計是什麼一回事,也談到那個做設計的同事,沒有主動向客戶提出疑點問題。回想起來,談到的多關人,事與過程,反之設計品的好與壞,只是結果。

經驗豐富的設計師,一定明白這點,出色的設計,多是天時,地利及人和的配合,並非靠單純的靈感與才華便可。因此曾有成名的設計師,提出「揀選」的重要,客戶與設計師,不能同床異夢,若有能力,盡可能揀選合適的客戶或設計師去工作。這說明什麼?就是客戶和設計師的前期了解,事前的咨詢和資料搜集,設計師需理解客戶的品味要求,客戶亦需查看設計師過往作品的風格屬性及工作模式,雙方配合,才能合作愉快。但就不少同行友人的經驗,以往很多經由朋友介紹的客戶,他們根本連設計師的「往績」都不欲了解,便急於找人提供設計服務,或把設計服務,看成一種簡單的買賣,最後當然是不歡而散居多!這就是設計中的「人,事與過程」。

歸根究底,所謂「人,事與過程」,其實建基於一種土壤,就是我們的思維模式,因此近年在設計界,開始談起「設計思維」來,強調過程和方法的重要,其實設計思維並非設計師的專利,而是人人都應擁有的一種思維模式,因為廣義的設計,是超出職業設計的範疇之外,而是涉及到生活中每種事情,小如穿什麼衣服上班,房間如何佈置,家庭開支如何分配等,大如一個文娛發展區的規劃安排,政府財政預算計劃等,全都是一種「設計」,與職業設計無異,都是為了解決特定的問題,或滿足某些需要,是設計思維的體現。

基本上,除強調創意外,設計思維的重點在於資料搜集、調查研究、資源分配、權衡輕重及理性邏輯上,而需具備尋找及理解問題、溝通指引、綜合、分析、判斷及辯證的能力。

德國人重視技術,及以理性邏輯見稱,所以能創造出平治和寶馬這些汽車品牌;新加坡舊區保育的成功,是因為在資源分配及權衡輕重上作出適當的處理;無印良品的產品開發,就是善用網上渠道,廣為搜集用家的資料意見,綜合分析,繼而改良或推出創新高質的產品。這些例子,不是說明它們有多少天才橫溢的設計師,或多少闊綽開明的客戶,而是一種構成優質「人,事與過程」發生的思維土壤。

本地已有設計推廣機構,著手於培訓中學生的設計思維,外國的名牌大學,也在商管系的課程中加強設計思維的培訓,目的是要未來的企業決策層,能擁有像設計師般的思維模式。而「設計」這一詞,在一些先進的歐美地區,早已不是一種概念迷糊的技能,而是一種通識。

政府把創意產業納入為發展重點,近年亦投入不少資源,扶助設計行業的發展,但有時想到,本地設計發展的最大障礙是甚麼?是人才不足?那麼試想想每年本地的設計畢業生有多少吧!技術資源不足?那我卻不認為香港這個資訊發達的社會不能作出相應的支援。說到底,就是設計思維的貧乏,這種思維被誤解為只是設計師的專利及責任,而普羅大眾,當中包括用家、客戶、廠商,及投資者等,便不明白這種思維的重要性,更不知他們就是整個設計過程中的重要關鍵,現今無人不知道「設計」的好處,可提升生活質素,替產品增值等等,但當介入與設計相關的事情,或在日常生活中,便完全不著重設計思維的運用。

不希望「設計思維」只淪為一種泛濫的言詞,它是一種新思維?非也!在一個文明現代的社會中,其實它早已存在,但當一個社會變得急功近利,思考,溝通和辯證都看成是浪費時間人力的時候,這種思維土壤就早已不復見。

Photo 1. 「政策」就是一種資源分配的設計
Photo 2. 「教育」就是將人「社會化」的一種設計
Photo 3.   德國重視知識及教育,被譽為「現代設計學院鼻祖」的 Bauhaus 源於德國
Photo 4.   無印良品研究所網頁
Photo 5.   公眾可向無印良品研究所的項目,作出投票及提供用家意見

Photos from Wekimedia Commons

(轉載自筆者在《MH 摩登家庭》的文章》

設計客戶

在十年前的《切切平面設計》中,我以設計師、設計公司及客戶這三角結構去談論本地的設計生態,十年後的今天,社會對設計師的討論是多了點,但最為缺乏的,是對客戶的研究和探討。

沒有對本地設計客戶作出任何研究,主要是植根於港人的意識形態,及長久以來對市場的崇拜,我們從小到大都給灌輸「顧客永遠是對的」這一類思想,設計師與客戶的關係應是如何?或直接了當的去想想「設計客戶」究竟是什麼?設計客戶和真正用家的關係又是怎樣?在設計界(學院、組織、設計機構)眼中,設計客戶似乎是一種不能觸碰及控制的東西,對於大部分的設計師和設計公司,做到的只能是對客戶的取捨(若有選擇能力之下),或抱著有麝自然香的心態,其它則顯得無能為力,這就是市場崇拜的表現。

資深的設計師必會明白,客戶對設計起著決定性的因素,因此客戶對設計價值的理解,對設計流程的認識等,往往就是香港設計發展的關鍵,在香港,畢竟能夠掌控自家設計,能有自主開發及自家品牌的設計師少得可憐,香港大部分的設計師都是打工一族,就算當上設計公司老闆的,也是以「服務業」自居,服務客戶便是日常的工作,最終是客戶控制設計品的質素及生殺大權。

因此客戶設計思維的培植,遠比生產大量廉價的「設計員」更為重要,可惜社會資源亦往往只集中於培育大量的設計師,認為設計是一仗功成萬骨枯的行業,結果便是把大量的年青人帶到充滿憧憬的世界,但同一時間也製造了大量的無奈和怨氣。

設計客戶有什麼可以研究?我們可想像為設計「設計行業」,當然需要了解分析受眾或用家,若「設計行業」的用家就是設計客戶,便需知道他們的種類、數量及行業分佈,是自設獨立部門還是外聘設計服務?他們需求的設計層次如何?設計的決策和評審如何執行?當然包括調查他們對設計、價格、流程、評審概念的理解如何?有了這些分析資料,才能制定針對真正問題的發展策略,其實過往有些本地的設計產業研究報告,都有觸及上述某些問題,可惜都是浮面的量性研究,沒有深入的質性研究,報告出籠後又沒有跟進及行動等。

這些工作應由誰實行?不能依效任何與設計客戶有利益關係的設計團體,設計學院對這類研究更是沒有興趣,其實最有能力去實行的應是香港設計中心,再夥拍獨立的究研機構一同執行。

傳訊部

通常設計客戶(平面設計)分幾種類別,其中有稱「一手客」的客戶,即設計師直接與設計的最終決策者交涉的客戶,也有中介者角色的客戶,類型繁多,不能在此詳述。

對於一些具規模的企業來説,很多與企業傳訊相關的設計品,都會交由傳訊部負責,或類似市埸推廣、公關等部門處理,這些部門的工作是什麼?員工在處理設計工作時的角色又如何?他們對設計流程有否足夠的理解?對設計的評審、生產有沒有足夠的基本知識?

多年的設計生涯,接觸「優質」傳訊部的機會不多,很多時會想想這些部門的員工,其職業知識是什麼?是傳理系或市場學系的畢業生嗎?既然社會上已確立傳訊部的功能價值?為何沒有相應的設計知識結合到傳理系或市場學系的課程中?

沒有與這類部門合作的實戰經驗?很難想像當中千絲萬縷的關係,這類部門的運作,往往對設計的質素起著關鍵的影響,我接觸過很多傳訊部,很多連基本 CI(corporate identity 機構形象識別系統)的知識也沒有,對品牌建立、運作,甚至是基本的設計概念也含糊不清,在合作的過程中,設計師需要花時間與其交涉,最感挫折的就是工作往往會落入官僚犬儒的程序中。

或許有人覺得,設計知識是設計公司或設計師的事,像客戶這類傳訊部的角色,只是負責聯絡及購買服務的中間人,工作只是把報價單交給上頭,在設計交給上頭前給一些個人的評語,再加上一些校對及文書的工作,若真的這樣,這類部門的作用真得要反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