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倫理

提到設計倫理(Design Ethic),不知有多少人明白這是什麼東西,我諗設計的時候沒有修讀這學科,多年後卻在理工設計學院的課程簡介上發現這科目。

坦白説,現在的我仍不太清楚這是一門怎樣的科目,教的是什麼?有沒有主流論述或文獻,如果有朋友正修讀這科,可告知!如果你現正是設計學生,或許可問問你的導師,什麼是設計倫理,它是否教人不要做「傷天害理」的設計?還是教你設計師與客戶之間的倫理關系?

雖然我不太理解設計倫理是什麼,但我想設計倫理應是非常重要的科目,至少我想每一種欲升格為「專業」的東西,都必有其一套自身的倫理所在。可惜香港很多的設計師表面上非常抗拒被稱為「規範」的東西,但心底裏卻甘心被「不能規範的現實處境」規範着,這就是我常説的犬儒,記得本地楝篤笑鼻祖黃子華先生曾有一笑話諷刺港人:「揾食啫!犯法呀?」

廣告

對「設計倫理」的一則回應

  1. Peter Poon 四月 3, 2012 / 2:57 下午

    有感來言,望你不介意我先問句,香港理工設計系是否確已開辦了設計倫理課程,或者已將這論題作為課程一部份?你聽過有其他的設計學院(包括海外)將這論題置於課程之內嗎?

    我關心這問題已有二十多年,據我所知,外國設計課程有談及而不作專題探討﹔國內學院則有將之定為學科,唯用作學術討論。願你能來言,瀼我分享你所知。

    敬候示覆,請來電郵。

  2. KaHing 四月 4, 2012 / 6:21 上午

    很多年前的課程目錄是有的,但現今則不知,大可上網看看,我這兩年搞了這個網誌,辦設評講座,出版了《視傳設計的評論及評審》,都希望可以結合到設計倫理之上,可惜雪球至今仍滾不大……

    香港的設計師有很多怨氣,社會對設計的討論膚淺浮面,可惜設計倫理一直沒有被關注,實在太失敗。

  3. Peter Poon 四月 4, 2012 / 3:30 下午

    如前說,我已關注了卄多年,想過很多。離港十八載,於兩年前回港,才知靳棣強先生亦關心了這論題很久﹔在他任汕頭大學長江藝術及設計學院院長時,正致力將之變為課程。

    我為思考設計教育白了頭,回港再遇我師,得蒙信任,受托撰寫這個課程,花了一年多時間才完成。昨年底,已在汕頭大學作了第一次講授,反應令人鼓舞。

    你分明已感到它的重要性,想過它的內容和意義。設計倫理的意義很大,涉及的範圍可能比你想象的還廣,是設計教育缺了的一個重要部份。你提到的關心都屬這課程的內容,還有更多。

    以前我要很費勁才能解釋我的概念,昨年 Steve Jobs 去世,解釋突然變得容易了。為何中國沒有喬布斯?設計倫理就是關鍵的第一步。沒有設計倫理,中國和香港永遠也不會有喬布斯,就如難討諾貝爾獎一樣。

    中國和香港都需要這課程,其實任何國家都需要這課程,任何專科都需要類似的課程。據我所知,香港沒有,台灣沒有,中國之前等於未有,外國也沒有。我正努力推廣,欲回饋設計,唯仍未找到突破口,心戚戚然。

    我不懂中文輸入,手寫吃力,不能多言 - 虛擬交談終究不是茶敘。對我所做所想,請給我意見。來電郵更好,方便存檔,謝謝!

  4. Peter Poon 四月 5, 2012 / 3:24 下午

    試想想:

    * 你有個概念,信能做福社會,改善生活。在沒法預測成果下 (香港和中國人說收益),你將會付出很大的個人代價,還會被人嘲笑;要和現實鬥爭,又需堅持才有希望﹔然而,收益還是未知,前境不明朗也不太樂觀。你會做嗎?會堅持嗎?

    * Steve Jobs 是設計師嗎?為什麼?

    * iPone, iPad, iPod 都是 Mac 衍生出來的,究竟 Apple 和 PC 的根本分別是什麼?Steve 當時在想什麼?

    請試找你的答案。

    網上覆言,於我是費時費勁的苦差,有別的辦法嗎?但願介紹。

    (附錄的連接關乎經清多於倫理,不能詳作回應。)

    • KaHing 四月 5, 2012 / 4:18 下午

      Dear Peter,

      原來你幫靳生在汕大教授設計倫理,我對這方面也很感興趣,希望有機會與你談論及了解設計倫理的「框架」。
      若有興趣聚聚,可電郵 hkdcritique@gmail.com

      Ka Hing

      • 山中 四月 5, 2012 / 5:41 下午

        Peter,

        我問上述問題是想知道你對「倫理」的詮釋是什麽。如果這裡的用法與「道德規範」、「操守」是一致的,那最基本的"first, do no harm"一定要做到。

        個人的激勵與奮鬥故事我不認爲應包含在「倫理」的解釋之内。「倫理」似乎有一定的社會意義在裏面。職業操守之所以有必要存在是因爲該職業可以引起很大的傷害。設計的倫理是否應考慮設計行爲帶來的是什麽影響?

        iphone, ipod, ipad與Mac電腦沒有衍生關係。i系列產品完全是另一套商業模型。另外,如果我們只是用Steve Jobs來説明什麽是設計或設計「倫理」,這似乎有點以偏概全。在邏輯上也是一種謬論 (narrative fallacy)。在考慮蘋果產品的設計/商業價值同時忽略它們的社會成本,這似乎就是黃子華所說的「揾食啫!犯法呀?」的思維,也犯了經濟學成本收益計算的大忌。

        我不是做設計的設計師,但在我的工作中我會應用設計思維。用這種思維去想,我不會認爲Steve Jobs是一位偉大的設計師,他只是一個生意人。用設計思維的角度去想,他有很多機會與方法去系統性地改變生産蘋果產品的社會問題,但他沒有做。我可以認同他有多新鮮、創新的想法,並有辦法把他的想法變成現實,但不會認同他是一個有高度道德情操的人。

        如果你輸入中文不方便,可否使用英文?

  5. Peter Poon 四月 6, 2012 / 5:44 下午

    山中君:

    多謝來言致評。其實,我倆的感受差不多;不只設計,今天社會就是少了你有的那份感情和衝動,我亦因此放棄"搵錢"。

    設計倫理,看的是設計和人、社會共自然的關係,尋找設計的專業精神、態度、責任和操守;看設計在大倫理下的功能和關係,亦從倫理看設計。

    設計師大多富感情而自信,不用勵志篇來鼓舞。用 Steve Jobs 來談,不是看其人,是透過他所做 (What he did) 來作倫理觀,看設計倫理。我對那些問題的看法是:

    問題一,答案該是一致的,不用多言,信你同意。若有設計倫理觀,大家(指多數)的想法便各有不同,再不一致;甚至有人會如 Steve 那樣想。

    問題二,請從字典看設計本義,這樣做就是設計工作,專注算’師’吧。Steve 的’創作’大家清楚,世界認同。我們的創作呢?對不起,我的親朋和客戶都不看設計展,只在社會裡鑽,關心生活。你拿了獎?恭喜!很快就忘掉,因為,干他底事?他們在生活中就碰不著我/我們的創作。究竟誰有供獻?誰是大師?設計師該怎做?

    問題三,Apple 和 PC 的根本分別,Apple 是生活,PC 是工作。有設計倫理觀,大家說法可能一樣。Steve 不用想倫理,是他的文化背景使然。

    Steve不是生意人才,雖有傳銷天份。他成功時要請 CEO,卻即被他趕出董事局;將意念變成令人驚歎的 NEXT電腦,立即被’玩死’。買 Dreamwork是助手主意,經濟上是 Bill Gate幫忙,才有今日光景。他是工作狂,Apple概念是他的一切;還是連公司都弄不好,能苛求嗎?Apple成功的是產品/服務,誰算是設計師?Apple 改變了生活,成了文化;而文化即生活。

    學設計倫理是要想,最終是用。你關心的問題,倫理只能批判,設計倫理能幫一小點忙,解決還是要從經濟入手。別忘記,這現象在中國消失,會轉移別處,怎辦?

    批評容易,做?難!難還該做,我知道。

    • 山中 四月 7, 2012 / 5:56 上午

      Peter,

      看來我們對倫理一詞的理解並不是一致。我認爲倫理的目的在於規範行爲,而你好像是認爲它是設計方法的一部分。不知我這樣理解是否正確?

      商學院也有倫理課。這課教的是不能不擇收手段,不顧後果的去賺錢。就算是賺錢的商業行爲也會對社會各方帶來重大負面影響。這倫理系統的首要求是「不去製造損害」。

      如果設計倫理也是同類的課,它是否應告訴學生如何避免製造損害或用設計方法去減少損害?以通用設計概念去思考,產品利於部分人,但損害部分人的設計是否好設計?我覺得設計倫理的課應該是要回答這些問題。

      法律對行爲的規範很重要,但法律並不能規範所有行爲。市場不停的變化,法律只能嘗試去追趕。倫理課的一個目的就是要從業者自發的減少傷害,盡量避免法律空檔存在時出現壞的影響。當然,你可以說這是很軟弱的道德要求,但你不能否認這是倫理課的目標。

      你說:「[蘋果產品的危害]在中國消失,會轉移別處,怎辦?」
      事實卻不是這樣。從設計角度來看,設計者有責任消滅這危害。他可以加強對工廠的監管、自發的發起工會等方法來避免它;生産過程也是設計過程中一部分,設計所留意的是系統。另外,他也可以把生産綫搬回發達國家,這不會過多的提高生產成本。事實上,消費者也應該為存在重大社會成本的產品付出更高的費用。這是簡單的對價問題,也是倫理的要求。你可以說Steve Jobs的行爲為蘋果帶來巨額利潤,但你不能說他的行爲符合倫理要求。

      你說:「用 Steve Jobs 來談,不是看其人,是透過他所做 (What he did) 來作倫理觀,看設計倫理」
      單從某人的行爲來看倫理,我認爲是有點狹隘。就好像如要談論道德,我們就來看耶穌或佛祖。這是一種迷信的看法。這就好像是說某某是殿堂級人馬,他的行爲必然是有道理的。在心理學中這叫Halo Effect。用這種心理去進行判斷是一種邏輯謬論。

      你說:「Apple 是生活,PC 是工作」
      這應是設計品的形態/文化取向,是設計時對設計品的策略選擇與目標投射,與倫理好像不是同一回事。

  6. Peter Poon 四月 7, 2012 / 1:45 下午

    山中君:

    是的,不只不損害,還求有益、求更好。設計倫理談’該’与’不該’ (道德),’可以’与’不可以’ (法律)。設計受社會規範,設計是供求中的功能環節,雖無決策權但有專業責任。改善民生,設計人、商企和政府都有責任,要共同努力。Steve是設計人’客串’商家,一面做得好一面不;Steve不會成佛。

    • 山中 四月 7, 2012 / 4:02 下午

      Peter,

      看來我們並不是在說同一個問題。

  7. Peter Poon 四月 8, 2012 / 1:06 下午

    山中君:

    還是多謝你贈言。為社會,願大家多說,多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