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和橙

在以前的著作《切切平面設計》中,我也以蘋果和橙為題,説明平面設計裏有兩種空間,一是屬於設計師個人喜好的空間,別一種是理性推算的空間。

每個平面設計都有這兩種空間,各自的比重視設計品的屬性而定,藝術或實驗成份較重的設計,當然前者佔優,強調明確功能的設計,當然後者較重要。

打個比喻,客戶要求你去給他買一種生果,他只説生果,沒有其它,你以為只是一項簡單工作,然後你買了蘋果,他説不喜歡,你再去買橙,他又説不喜歡,你再去買蕉,他再説不喜歡,你見形勢不對,因為手頭上的成本(車費和時間)已消耗八九,再這樣下去便會虧本,Okay ! 你想想應該在買之前去問問客戶,他究竟想要那一種生果,於是你列出一組問題,問客戶是否喜歡多汁的、較甜的,還是無核的等等,結果客戶把所有的問題打回頭,説全不知道,原來生果是客戶背後大老闆的要求,大老闆剛好外出工幹,客戶説他也不會在百忙中為了這些「小事」而回答你的問題,總之他回來時生果就要準備好。

想想 如果每個設計方案都像上述的比喻一樣,設計工作會是一項非常痛苦的工作,也不足以構成一種合理的生意(business),設計方案經常被否決,大部分都是由於溝通問題、資料不足,更甚的是客戶本身抽象的個人喜好大於一切。

解構中山裝

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當然不能不提國父孫中山,多年前有一套在國內被禁播的電視劇《走向共和》,曾引起熱烈的討論,因為它改變了不少人對中國近代史的看法,《走向共和》當然精釆,在結局裏也有一場國父感人的獨白,也解說中山裝的設計。
我很喜歡中山裝,它不用打領呔也能顯露莊重的一面,其實中山裝本應盛行,至少在華人地區,可惜穿上它在街上走,總會給人投以怪怪的目光,何解?

客戶手冊

我認為本地設計界急需一本「客戶手冊」,此手冊涵蓋的範圍可包括如何用「正確」的方法尋找和聘用設計師、報價需知、設計收費概念如何、基本設計程序、設計工作前的準備、客戶的責任、design brief 的介紹及範本、反 free pitch 的原則及聲明、評審方法、實務上的版權問題,更可以考慮加入「設計倫理」環節,手冊不單針對客戶本身,也針對設計師,向客戶説明不專業或沒有職業道德的設計師是怎樣的。

其實這類手冊並不新鮮,上述的內容很多都涵蓋在一些設計團體的「專業手冊」內,或一些以 “ Design Business Guide ” 為題的出版物中。但問題來了,這些出版物通常都以「設計師的……」為大標題,坦白説,客戶是不會看的,原因是客戶會覺得這是你們設計業內的事情,與他們無關,而客戶只是購買服務的人,干嗎要那麼複雜?

若把這種手冊的標題改成為「設計客戶的……」,開宗明義是針對客戶而來的,效果可能會好一點,但這也是不夠的,客戶手冊出版了,若只分發給設計師,或長期放置於設計書店的架底,或留在客戶不到訪的設計中心有待索取,到頭來只會是大龍鳳一場。多年前香港設計師協會 HKDA 也辦過反 free pitch 的行動,也有類似專業手冊的東西出版過,但現今的設計生態似乎沒有什麼改變,Free pitch 仍然橫行,客戶仍然強行索取 source file,一樣對設計工序和 design brief 充滿無知……

最終問題是如何把客戶手冊的內容傳達給客戶及發揮作用,而客戶手冊的定位一定要是一種類似「聯合聲名」的姿態出現,多於一種可有可無的參考物,其傳播途徑也需有策略性的設計和考慮,記住!客戶是不會主動或自願接觸這類資訊,設計師與客戶的互動永遠都只會存在於一種具利害關係的「政治角力」中,但如果你是右翼的自由主義擁抱者,認為客戶手冊宣揚干預自由的行為,或不接受類似家長式的規範,相信一切交由市場決定,那就不必理會它罷了!反正設計不是一種真正的「專業」,客戶手冊的內容也是不能強制執行的守則,如果你不是這類右翼自由主義思維的設計師,那就請思考「客戶手冊」的存在意義吧!

設計倫理

提到設計倫理(Design Ethic),不知有多少人明白這是什麼東西,我諗設計的時候沒有修讀這學科,多年後卻在理工設計學院的課程簡介上發現這科目。

坦白説,現在的我仍不太清楚這是一門怎樣的科目,教的是什麼?有沒有主流論述或文獻,如果有朋友正修讀這科,可告知!如果你現正是設計學生,或許可問問你的導師,什麼是設計倫理,它是否教人不要做「傷天害理」的設計?還是教你設計師與客戶之間的倫理關系?

雖然我不太理解設計倫理是什麼,但我想設計倫理應是非常重要的科目,至少我想每一種欲升格為「專業」的東西,都必有其一套自身的倫理所在。可惜香港很多的設計師表面上非常抗拒被稱為「規範」的東西,但心底裏卻甘心被「不能規範的現實處境」規範着,這就是我常説的犬儒,記得本地楝篤笑鼻祖黃子華先生曾有一笑話諷刺港人:「揾食啫!犯法呀?」

正義︰一場思辨之旅

《正義︰一場思辨之旅》是作者 Michael J. Sandel 在哈佛課堂的內容記錄,這書現正熱賣,除紙本書外,Youtube 更有全套課堂的短片,共十二套短片,這裏附上頭二套,這二套主要介紹及討論「功利主義」, Michael Sandel 是知名哲學家,精彩之處在於他能將活生生的現實例子融入哲學演說中,如果你是從事設計或藝術工作,請留意第二套中尾段,必令你有所啟發,若要編寫一套有關設計思維或設計倫理(Design Ethic)的課程,我必定推介將 Michael Sandel 論「功利主義」的內容結合到課程中!

《正義︰一場思辨之旅》
作者:Michael J. Sandel, 譯者:樂為良
臺北:雅言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11年初版

.

我是港產女則師 建築界新丁遇上地產霸權

最近留意到一本頗有趣的書,書名是《我是港產女則師  建築界新丁遇上地產霸權》圖文由阿斯主理。

這書令我想起十年前自己的著作《切切平面設計》,動機近似,但表現手法不同,今次阿斯用漫畫訴說港產新丁則師的苦樂,漫畫都算生鬼有趣,內容淺白易消化,可說能把一些本地則師的基本工作情境及知識帶給讀者,如果你是從事設計創作的行業,一些章節你一定有所共鳴,全書我用了個多小時便看完,有些情節也不禁笑了出來。

早在十多年前,我便說沒有這類述說現實設計工作情境的文獻書藉,可惜學界不以為然,也可能有利益衝突(無理由將殘酷的現實世界告知學生,倒自己米乎?),況且抱著職業與學術之河水不犯井水心態(除 internship 或作品欣賞交流外),這類探討研究大多不被重視,業界方面也只懂叫設計師自行適應,亦無興趣在工作生態上自我完善。

很多設計的體現都必須透過「職業」的層面,職業層面的不滯,整體來說都只會是一種失敗。我推薦這本輕鬆小品給對建築師有興趣的學生及朋友,特別是有意選擇建築師作為職業的年青人。

《我是港產女則師  建築界新丁遇上地產霸權》
作者:阿斯
出版:日閱堂出版社  2011年6月初版

正義與功利

爆炸的汽車油箱

在七○年代,福特 Pinto 車款是在美國銷售前幾名的小型車。不幸的是,它的車尾若被後方來車撞上,油箱就容易爆炸。五百多人在車中被活活燒死,更多人嚴重燒傷。有一位燒傷者控告福特公司應該為失誤負責,案情發展卻發現,原來福特內部的工程師老早就知道油箱可能造成的危險。但公司高階做過本益分析,卻認定改正的利益(拯救人命與預防傷害)並不值得每輛車 11 美元的油箱安全裝置成本。

為了算出改正之利,福特先估計,不改正的話會造成 180 人死亡,180 人受傷。接著再為每一起燒死燒傷都標上金額,燒死一人20 萬美元,燒傷一人6,7000 美元。再加上可能起火車輛的總價,如此得出改正的整體利益為 4,950 萬美元。但是幫 1,250 萬輛 Pinto 改油箱,每輛 11 美元,總共要花 1 億 3,750 萬美元。結論是改正的利益抵不過成本。

陪審團大怒,判福特必須付給原告 250 萬美元的損失補償,另外還要付 1 億 2,500 萬的懲罰性賠償(後減為 350 萬)。也許陪審團認為企業不該把人命換算成錢,也許他們認為一條命 20 萬實在低得離譜。然而,這個數字並不是福特自己提的,他們是採用美國政府的數字,七○ 年代初,美國公路交通安全局就算過車禍奪走一條人命要耗費多少成本。把未來經濟減產、醫療、葬儀、受害者的傷痛苦楚都計算在內,得出結果是一條命 20 萬美元。

如果陪審團反對的是價碼而非原則,功利主義者沒話説。沒有人會情願為 20 萬美元死於車禍。多數人都喜歡活命。要為車禍奪走一條人命做功利增減的完整衡量,就必須算進受害者無緣享受到的未來幸福,而不僅僅止於未來收入減少與葬儀費用。那麼,怎樣才能為人命的金錢價值做更真實的估算?」

以上的內容是摘錄自《正義︰一場思辨之旅》(p52-53),是作者 Michael J. Sandel 用以解説功利主義的一個例子,現在香港為「外傭居港權」鬧得熱烘,有人在未有法庭判決前大談若外傭居港權落實後的功利後果,我想認識「功利主義」可先作為一個思辨的參考點,在設計思維方面,我也常問自己,大多數人的喜好利益,是否就凌駕於合理(公義的原則)之上?

《正義︰一場思辨之旅》
作者:Michael J. Sandel, 譯者:樂為良
臺北:雅言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11年初版

設計正能量?

「最近常在看一個香港設計師的 BLOG,特意推薦給大家~
沒有甚麼的作品分享,沒有太多的圖,Blogger 也沒有忿言訴說設計之苦,只有平淡的評論設計之事,大部分都說得很好。
https://designcritique.wordpress.com/
共勉之喇~」

以上是一條 Referrer’s link 的內容,已經是多個月前的了……

就讓今次遠離評論,說一點感性話。
以往曾有一位朋友說過,作為設計師,在香港,你越愛設計,便越痛苦。若果你正如日方中,或你根本不愛設計,是沒有這種感覺的。

入行快要廿年了,說怨言,當然有,比你想像中多。但經驗告訴我,越向人訴苦,人便越遠離你,特別是保守的香港人,香港人很極端,一批人活得很快樂,一批人活得很痛苦。

正如香港現今千瘡百孔,人家只會自我催眠「正能量、正能量、正能量……」,而不會正視、思考,繼而用行動解決問題。而第一步「正視」問題,就是把問題說出來。提出來,卻往往被人(保守人士)視之為「散播負能量」,無病呻吟或怨天尤人,縱使大家都受著同樣問題的困擾,但大部份人寧選鴕鳥政策,那會感覺良好一些,這就是港式犬儒。

我是人,當然也會怨天及呻吟,但心底裏其實只想控訴,及把問題說出來。久而久之,我明白要把問題說出來是有技巧的,所以我開始了這個網誌。
要做到令人思考的呻吟不是易事,我也是在學習中,我永遠相信真的正能量是「正視、思考及以行動解決問題」三步曲。

謝謝各位到訪此網誌的朋友,共勉之!

電子書與設計師

當過開發的朋友都會明白,新產品能面世,是很多因素平衡出來的結果,單看一件新產品本身的設計是不夠的,還有回本期、生產損耗率、產品生命週期、和一系列的 “ forecast ”,從商業或營利的角度而言,簡單的一句就能解釋一切,就是「值唔值得搞?」,英文字 “ worth ” 的意思。

出版商的決定就是要平衡新舊世代的兩種市場的需要,再加上「值唔值得搞?」,來決定一本書是否「先紙本,後電子」,或只有紙本或電子版。

這種關係影響到電子書的內容、商業考慮及設計師的工作。例如為何很少本地「科普」(科學的普及讀物)書出版?原因是內容需要特殊的圖片或插圖,例如一架戰機的解剖圖、一些衛星拍攝的圖片等,這都需要高價購買或聘請插圖師繪製,因此製作成本自然高昂,上篇已提及電子書的強項應該是互動及資訊聯結功能,有利電子雜誌或 “ bookazine ”(一種介乎於書與雜誌之間的刊物類型)這類刊物,傳統紙本雜誌的製作班底,成本有限,但「電子化」後,情況必有改變,製作動畫、短片拍攝及剪輯、聲效或配樂等,設計師及編輯如何面對這種轉化?製作成本是否變得更高昂?而技術的全面轉移,設計師及編輯如何適應?

對本地出版有所了解的朋友都知道「本地出版」的生存之道,一般紙本及以文字為主的書,除非作者具名氣及作品叫座,否則利錢不高兼具高風險,其實很多本地出版都是變相的「自資出版」,出版商一早封了「後路」,不會虧本,而是將主要成本轉嫁在作者身上的「自資出版」式合作計劃罷了,名為出版,實質是曲線宣傳,或其它推廣目的。而本地紙本雜誌單靠「賣紙」(只靠內容不靠廣告)是極難生存的,大家在街上買到價廉物美的雜誌,實質製作成本遠高出其售價,最終也是靠內裏的廣告平衡收支。

因此我不能想像沒有廣告的電子雜誌如何生存,若靠內容取勝,那麼對其製作班底必然有更高的要求,因為媒介競爭,相信電子書、電子雜誌等也自然流向 “ visual base ” 的類別,設計師也有機會一反文字編輯主導製作方向的局面,強調視覺上「資訊設計」這一範疇(可參看本網誌〈資訊設計的力量〉一篇)。

雖然電子書可省卻印刷及部分發行成本,也非常環保,但需架設網站作銷售及配合電子書的市場推廣,我認為這不是一種媒介轉替的簡單過程,而是一種行業上的轉型,電子書能否大行其道,我仍拭目以待,但我相信即將出現的會是語言、漫畫、兒童讀物、食譜、旅遊書、或某些消費指南的電子書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