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 × 通用設計

    如果對上一本《通用設計教科書》有興趣,不妨可看《愛 × 通用設計》,此書副標題為「充滿愛與關懷的設計概念」,如果《通用設計教科書》是一本技術型的書,那麼《愛 × 通用設計》就是一本比較「親民」及更容易消化的通用設計入門書,與《通用設計教科書》相比,本書提供更多現成通用設計的例子,更多與生活息息相關的通用設計課題,以及觀察通用設計在日本及台灣兩地的發展狀況。
    本書作者是余虹儀,現為國立台北科技大學設計研究文化所創意設計組博士生、日本 Tripod Design 公司台灣代表,以及新竹市青草湖社區大學與中國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講師。書中的作者介紹,形容余虹儀為一位「熱愛通用設計到無可自拔的小女子,推廣與研究通用設計是她的興趣,更是她一生的理想!」

作者設有「通用設計—充滿愛與關懷的設計觀念」部落格,有興趣者可登入:
http://blog.yam.com/yocofish

《愛 × 通用設計》
余虹儀著
英屬蓋曼群島商網路與書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2008年

廣告

通用設計教科書

    說到「通用設計」(Universal Design),簡稱UD,不知大眾對這種設計的了解有多少?其實UD並非新鮮事物,而日本及台灣更在積極推動UD的發展,最近我在同事買來的日本明治糖果(上圖:盒蓋的設計是限制每次只倒出一顆糖果),也發現其包裝已有UD設計的概念。

    以下是我在另一編文章對通用設計的簡介:
    通用設計意指全民或全方位式的設計,全民也意指包括一切有身體障礙的人,當然包括老人、小童及身體殘障者,設計無須特別改良就能為所有人使用,設計包括產品、環境及資訊。

「1987年,美國設計師,朗‧麥斯(Ron Mace)開始大量的使用「通用設計」一詞,並設法定義它與「廣泛設計」的關係。他表示,「通用設計」不是一項新的學科或風格,或是有何獨到之處。它需要的只是對需求及市場的認知,以及以清楚易懂的方法,讓我們設計及生產的每件物品都能在最大的程度上被每個人使用。他並說「通用」(universal) 一詞並不理想,更準確地說,「全民設計」是一種設計方向,設計師努力在每項設計中加入各種特點,讓它們能被更多人使用。在1990年中期,朗‧麥斯與一群設計師為「全民設計」訂定了七項原則。

1.  公平使用:這種設計對任何使用者都不會造成傷害或使其受窘。
2.  彈性使用:這種設計涵蓋了廣泛的個人喜好及能力。
3.  簡易及直覺使用:不論使用者的經驗、知識、語言能力或集中力如何,這種設計的使用都很容易了解。
4.  明顯的資訊:不論周圍狀況或使用著感官能力如何,這種設計有效地對使用者傳達了必要的資訊。
5.  容許錯誤:這種設計將危險及因意外或不經意的動作所導致的不利後果降至最低。
6.  省力:這種設計可以有效、舒適及不費力地使用。
7.  適當的尺寸及空間供使用:不論使用者體型、姿勢或移動性如何,這種設計提供了適當的大小及空間供操作及使用。

三項附則
可長久使用,具經濟性;
品質優良且美觀;
對人體及環境無害。」(註)

   《通用設計教科書》的作者(監修)是中川聰,中川聰現為日本UD設計的領導人物,此書除了介紹UD的基本概念外,重點是介紹如何把UD設計實踐出來,全書用了不少篇幅內容介紹 PPP (Product Performance Programe)的應用方法,而PPP 實質上是研發UD的調查及研究方法,是結合UD設計原則的設計測試工具。全書非常實務,從UD的開發至企業品牌的推行都有涉獵,雖然如此,但不要以為看懂此書便能完全掌握 UD 的研發及推廣,畢竟此書只提供一幅「藍圖」,讓你明白UD的概念、研發及其它實務的框架。

《通用設計教科書》(增補改訂版)
中川聰(監修)
張旭睛譯
龍溪國際圖書有限公司 2006

註: 有關「通用設計」(或全民設計)的定義,可參閱維基百科或 The centre of Universal Design ( http://www.design.ncsu.edu/cud/index.htm )

災後求生設計

    現為大家介紹一個災後求生設計的網站 OLIVE 「活日本」,近日天災頻繁,運用設計能力,其實可以幫到不少。
    網站設多國語言,發起人是NOSIGNER,本身也是日本的設計公司,作品非常精彩。
    設計其實可運用於很多不同範疇領域之上,但很多時吸引年青人加入設計行業的東西,離不開是漫畫圖像、有型有格的消費品、能和明星接觸的平面或電視廣告等。
    我們更需要一些有社會關懷志向的設計師。

OLIVE 「活日本」:
http://www.olive-for.us/

木村拓哉啟發五區公投?

這是木村拓哉在電視劇“CHANGE” 大結局的一段演說(分三節,這是第三節),“CHANGE” 的故事是說因意外身亡的政治家,其兒子(木村)如何由一名小學老師成為日本總理的故事,而背後郤是一重大的政治陰謀,木村本是一政治門外漢,如何在政治陰謀的緊急關頭,運用請辭及解散議會,重新啟動全國大選,將「政治」交到國民手中,爭取國民的重新授權。
選舉制度是一種精心的設計,「選票」的意義及價值絕對不能扭曲,在「現代社會」中,每一位公民都明白這點。
只有反智愚昧的社會,才聽到「補選浪費金錢」,縱使請辭背後的動機如何,但「選票」的原則及邏輯是不能扭曲推倒的。

Generalize

    讀書的時候,學習學術寫作的技巧,導師提醒我們,不要以一個主觀或特殊的例子,去“generalize”一種現象,或一種價值觀。若以中文的說法,就是不能一概而論。
    所以觀察事物,我多會從整體現象出發,但都不會輕率的妄下結論,因為整體現象往往充滿混雜性,若要很嚴謹的為一件事情作出結論,很多時都需要正式的學術研究方法。而這種學術研究報告,通常會被視為一種工具,在某些政策中起作用。
    舉一「一概而論」的例子,就是「八十後」,這個名稱本身已非常“generalize”,我本身認識很多八十年代出生的朋友,可說各有不同的類型、不同的生活取態及價值觀,當然其中有一些很特別,但也有很多就如坊間所說的「不振」,但總體而言,整個社會就把這一標籤“generalize”得非常單一平面,如激進、在富裕的環境中成長、“hea”等等。
    操弄這些言詞標籤,或這種“generalize”的說話思考方法,背後都隱含一種政治動機或意識形態(註1)的推廣,或藉著「一概而論」,而把問題隱藏和轉移。
    那你可能會問,如果凡事都需學術研究才能作出結論,那很多人都應該沒有出聲的權利?正如我常說,香港的設計行業只停留在「開荒期」,那你可能會問有沒有任何學術研究報告,去支持我這一說法?那我反問,香港慣常列舉設計明星和知名案例,是否又是一種“generalize”本地設計生態的手法,而把當中更逼切重要的問題隱藏和轉移?
    是否凡事都需學術研究才能作出結論,答案當然不是,學術研究本身也有很多爭論,況且研究也有「質性」及「量性」之分,我想最重要的是你能否對事情有深入的體會(註2),對事情有獨立及多角度的思考能力,但當面對大是大非的時候,或從基本邏輯常識都能推斷的結論,那就不用多說了!

註1:請參考本網誌〈意識形態〉
https://designcritique.wordpress.com/2011/04/24/%e6%84%8f%e8%ad%98%e5%bd%a2%e6%85%8b/

註2:請參考本網誌〈實戰的價值〉
https://designcritique.wordpress.com/2011/03/21/%e5%af%a6%e6%88%b0%e7%9a%84%e5%83%b9%e5%80%bc/

鑑賞

    「文化是閒出來的!」,若真的這麼說,香港會是一個沒有什麼文化的地方!因為在這裏,每個人都很忙,忙得沒有做運動的時間,忙得沒有和家人相處的時間,甚至忙得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
    雖然如此,但只要一個地方有活動,就有文化,對我來說,「文化是閒出來的!」這句話並不成立。但值得思考的,並不是有沒有文化的問題,而是一個地方,究竟孕育了什麼文化出來?是好是壞,是高級趣味,還是低級趣味等等?
    但問題是誰給我們一套準則,或一種計分方法,去評定以上的問題答案?是完全依靠西方的一套準則,或以「受歡迎程度」來決定文化的「質素」?如西方的古典音樂,是否在我們的心裏植根了音樂的“high art”位置,又或是香港銷量最高的報刊,是否就擁有最高文化水平的報刊?
    我想鑑賞是一門重要的課題,若我們能掌握到一套好的鑑賞方法,便能從文化生活中作出合適的選取。

創意之前後

    創意是什麼?其實這些基本問題,值得我們再問一次!
    此時此刻的香港,十之八九都說創意,你會有什麼感想?記得二三十載前說創意,就會給人賦與不切實際之名,為什麼呢?坦白說,此刻的創意,總給人一種「臨急抱佛腳」的感覺,而不是一種恆常的人生態度!此刻不段提出創意,總給人一種港式工商營運已走到窮途未路,面對全球性的競爭,不得不行的一條出路。
    或許直接市井一點,創意就是那班資本家面對競爭,為賺錢而吹谷出來的一種口號!因此我所感受到此刻的創意,大都給誇張及神話化了,好像把創意說成是所有事情的良方……
    其實一件事,是否需要創意,背後是需要我們認真的思考,一些創意好像能解決某些問題,但實質上又會帶出其它的問題,而我所感受到的資本家或創作人,都只會利用這個過程中盡量賺取金錢或自我滿足,對「創意」的前後,大都不認真對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