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Visuality

人究竟是如何「看見」東西的,最近在一套BBC出品名為Brain Story 的VCD中得到有關的知識。當然我們在中學生物課的時候,老師也會介紹眼睛的構造和功能,但從這套VCD中就詳細的告訴我們,原來「看見」這一事情,並不是單單由眼睛接收光線,再將影象傳送至腦袋這麼簡單!
其實真正令影象產生的是我們的腦部,眼睛只是負責接收光線的一種器官,當光線進入眼睛,就會因應眼睛的構造而產生相關的訊號,再傳送至腦部,但這裏有一點要注意的,就是這些訊號,並不等於我們所理解的影象,這些訊號,只是影象的「組件」,原來我們的腦袋,是有分工的,在視覺方面,腦袋不同的部位分別負責處理影象的大小、顏色、形狀、靜止或移動這些不同的「組件」,當「組件」經過不同部位的處理,才能將「組件」組合成初部的影象。
節目中舉出了一些案例,有一位女士,因為中風影響了腦部視覺區域的正常運作,她並非失明,只是看不見一切移動的物體。
還有一個重要的概念,就是我們看得見物體,並不等於我們便「認」得出它是甚麼,原來整個「看見」的過程,還包括「認知系統」,光線進入眼睛,形成訊號,腦部視覺區域的分工整合,構成影象,再進入認知系統確認,才稱得上「看見」。
片中另一個案例,是一位因意外而導致認知系統出現問題的男人,他的眼睛能接收外界的光線,亦能將所獲得的光線轉化為訊號而傳入腦中,但問題是他認知系統中認人「面貌」的部份出了毛病,他能看見人的樣子,但卻「認」不出是誰。
說實在一點,真正主宰整個「看見」過程的,其實不是眼睛,而是腦袋。
在日常生活中,眼睛會接受大量的資訊,「看見」這樣的一個複雜過程,我們的眼睛和腦袋能否應付得來?原來我們所接收的影象,很大部份是依賴腦中的「記憶及想象」相互配合和輔助而營造出來的,之所以能夠應付每時每刻無數高速移動及變化的影像,就是這個原因。因此一些「錯覺遊戲」,目的並不是要瞞騙我們的眼睛,而是瞞騙我們的記憶及想象。
眼睛的構造,影響著光線如何轉化成我們腦袋接收的訊號,試想想如果我們擁有像昆蟲一樣的複眼,這些經過複眼的訊號,與記憶及想像又有什麼關係?它所構成的世界會是甚麼樣?Visuality (視覺性),就是不同看世界的方法。

Photo: Eye farm by Nevit Dilmen

廣告

月台座椅

    在港鐵月台設立的坐椅,安裝在大柱上,可供乘客候車時歇一歇腳。
    或許有人會問,這些椅子設計得太狹小,坐上去不太舒適,歇腳還可以,坐得久便不成,相信港鐵月台的空間能安放較大的坐椅,但為何坐椅那麼狹小?
    這種坐椅令我聯想起剛訪港的Donald A. Norman,相信修讀設計的朋友都會認識他,特別是修讀產品設計的同學,一定認識他的著作 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他提及很多設計與心理的關係,近年更專注於Emotional Design(情感設計)的範疇,Norman曾提及並非所有的設計都是為了給我們帶來便捷舒適為目的,而有一些設計卻刻意為我們設立障礙,為的是另一種目的,例如把進門的把手設計得比一般高,我們會感到此門奇怪及不方便,但目的卻是讓小孩不能輕易觸及得到,使他們不能進入該房間或通道。
    其實很多的公共設計都會利用這種方法,去限制使用者的行為,港鐵月台的坐椅,使你不能長時間的「享用」,但反觀港鐵西鐵線的月台座椅就非常舒適(下圖),那是什麼原因?是候車時間的分別,管理者的思維喜好不同,還是對使用者信任程度的差異?

Donald A. Norman 有關Emotional Design(情感設計)的演說: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TgxeqaAf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