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生設計

    全球化後,流行病的擴散能力愈強,自從SARS 一役之後,我們有過一陣子對衛生的要求,電梯大堂增設消毒地毯及洗手液,政府的衛生宣傳不斷。
    香港人工作時間長,經常在外用膳,對食肆的衛生要求應該高,但對大部分基層市民來說,光顧的多是茶餐廳或大牌檔,它們的衛生環境,大家心知肚明,上圖是一般港式麵檔的筷子桶,某天,我問身邊的朋友,你會選筷子頭(挾食物的部分)向上或向下的筷子來用?朋友答會選用向上的,因為看不見筷子桶底部藏了什麼污垢,而我卻選向下的,因為向下的筷子頭不會給其他食客的手觸碰過。
    當然麵檔選用上述這種不銹鋼筷子桶是有其原因,或許它容量大、節省桌面空間、筷子洗水後容易風乾及不會積水等,但它卻存有衛生問題。下圖是另一種食肆常見的筷子容器,它可改善上述的衛生問題,但相對佔用較多桌面空間,及容量不及前者,在香港這種寸金尺土的地方,小店主多選用前者。
    因此我期待有一位設計師,能設計出一種既衛生,又有香港風格的筷子桶!

主觀感想該怎麼說?

    人們容易混淆「直言」和「妄語」,即是很多人在說著武斷又無禮的說話,但以為自己是敢言和率直。在設計工作及藝術評賞中,大部份旁人的「意見」都屬這種「混淆」。
    有次同朋友去藝術展覽,見一畫作線條細緻,氣氛詭譎,風格獨特,明顯是水準之作。我朋友看了大聲說:「好核突呀!」我這朋友喜好繪畫,為人有點孩子氣,那是我第一次約她去畫展,冷不防她會這樣子。我連忙提醒她說,那是她個人喜好,不是這畫作真的「核突」,她這麼大聲說是十分無禮的。她反駁道:「咁我真係覺得核突丫嘛。」我告訴她,她當然可以表達自己,但應該說明是個人喜好,說這種風格的畫不屬她所喜歡的,這就可以了。剛才她的反應是無禮,同時令自己出醜,也讓身邊的朋友尷尬呢!
    有次我為一齣話劇設計海報,只取一種色調。我的劇團拍檔把那彩色初稿拿給一個年輕演員看看,問他意見,本來想叫他說說文字內容上的意見,誰知他一開口就「評說」,覺得只用一種顏色不好,應該在不同部份的文字,就用不同顏色來區分。而他所建議的顏色都是色彩學上並不搭配的。大家看著他,好奇怪,奇怪他的話語,奇怪他是行外人,怎麼在一個做設計的人面前,以那種好像是老師評功課的語氣說著對方的設計呢?
    旁人覺得他不該多說話,而我告訴他他有甚麼感想都可以說,但要小心自己的語氣和態度,別以主觀評說別人的作品。在設計方面若有不認同,可用求問的態度去說,例如:「文字都同一顏色,會否不易看? / 若不同項目的文字,用不同顏色會否容易看到?」這樣的話,會引對方解說一番,多機會了解人們不同的設計意念;要不是就容易得罪人,人家“無咁好氣”跟你分享,自己也沒學到新東西。
    當對這種「妄語」體驗得太多了,除了勸自己看開一點來減少怨氣,也開始從「觀察」別人的妄語,來反思自己的思維方式和待人態度。最基本先是提醒自己,也別說出那種話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