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母艦

    早前到訪HKDI (香港知專設計學院)位於調景嶺的新校社,百感交雜。單看上方照片,大得連我的手機也不能把全貌拍攝下來,曾聽人以“航空母艦”來形容此校,不知內裏含意如何,是指校方的硬件(設備)齊全?還是指院校的收生人數?
    回想廿多年前,香港比較正規的設計學院寥寥可數,理工(當時仍未升格為大學)、工業學院(沙田及九龍塘李惠利,亦即IVE  設計系的前身)、正形、大一、及當時新辦的香港傳藝,再加上一些校外課程(中大校外課程),十指可數。如果以人口比例和經濟模式的轉化升幅,來衡量現今設計院校的數目,又不知有何結論。以前讀設計,很多都“有備而來”,正如我在中五畢業前就在坊間修讀不少美術及基礎設計課程(中大校外課程),而且大家的“鬥心”很強,留得下來的,都很清楚自己是真正喜歡設計的,很希望能進入這個行業,能做到喜歡的設計工作,或能有一番作為(其後的際遇則另論)。
    並非老是想當年,坦言,那時感覺真好。至少在那些年頭,是不會聽到人說:「如果畢業後未能(不能或不想)進入設計行業,你所學到與設計有關的,也能用在別的行業、生活、或人生上……」,我不是反對這種說法,只是有點感慨,因為少有聽到其它學科會對其學生說這些話兒。
    無疑位於調景嶺的HKDI 是我從未見過在香港如此偉大的“設計”建設,但我沒有因此而興奮,認為香港設計終於站起來,更有一些“謠言”說到,這航空母艦是計劃把全港私立設計院校“一鋪清袋”的陰謀,只要HKDI 把收生門檻下調至等同展翅計劃的級別。
    設計生態一環扣一環,廿年間設計院校如雨後春筍的出現,現在連外地的SCAD 也來分一杯羹,各院校有其類型定位,也有學術自由與職業訓練之關係,而提供機會與需求平衡亦是不能割裂的問題,在設計生態的相互關係中,除非你已“升上神台”,否則無論你身份如何,是學生、老師、在職設計師、部門主管、客戶或設計公司老闆,在設計生態中都有相互的作用及影響,每個界別都不能只顧“自我完善”,也不能獨善其身。

廣告

“起錨”?

    近日,街道上,公共設施建築物上,大家最常見的也許會是政府努力宣傳的“起錨”廣告牌和海報。
    其實,這的確是近年裡政府最觸目的宣傳品之一,而它的觸目來自於它背後的一股行政勢力,政治目的和由此引發出的社會矛盾,但其實它的宣傳標誌同樣地帶出一種強勢, 衝突而矛盾的感覺。
    先容許我不去談它的政治內容和背景,單單以設計和用色的角度去分析此廣告品的設計。
    它的主色是紅藍白,紅用血紅,觸目卻不安,配上厚重的深藍,這兩種色調本來已經要很小心運用,因為鮮紅本來帶有危險,衝動和暴力的感覺,如果不配以柔化色系或中和色使用,會令人產生強烈的不安感,因此常用於警告牌,樂與怒音樂,血腥恐怖電影,忿怒青年塗鴉此類創作上。當然,它同時象徵熱情,起動和興奮,所以亦經常被使用在喜慶埸合或刺激情緒上,亦有人愛把它與民族情結聯系,但如果以此宣傳標誌為例,連上這份民族情結只會更加強它帶來的不安。
    而此標誌用的深藍就帶來死板、限制、專權和不自由的氣氛,雖然深藍同時具有沉默,嚴格和專業的特質,常用於法律,管理和保守的設計上。但兩種如此強勢的色彩同時運用必會帶來很刺眼的反差,除非在中間加上中和色,帶活力的色調或平衡的構圖,及小心控制主色的比重,才能協調視覺,如果運用不當,感覺很不討好。
    在此宣傳標誌的設計上,血紅深藍斜面分割,中央配置了空洞的白,本來白算是合理配色,但由於其它配合意念混亂,這種空白就顯得輕浮無重,虛有其表。而這種衝突性安排諷刺地與現在時局極相似。
    文字構圖方面,此宣傳品用上特大的字體,一個破空而出的“起”字,也許是為配合“起錨”的意思,刻意設計成船形,感覺如刀刃一般有力,本來很強勢。“起”字的大少佔據整體構圖多於三分一,四周也沒有保留太多的空間,加強了視覺壓迫感,可惜如此刻意突出的主題卻又被兩邊同樣有力的鮮紅和深藍反差色混淆,令整體畫面失去重心。
    如果真的以船為意景,“起錨”本有離開,連根拔起的啟動概念,可是對無根感頗重的香港人,混亂中啟航,而且行程架構空白無序,只會令不信任感和不安全感再升溫。
    此宣傳標誌本來構圖並不算複雜,卻被顏色,對比和結構之間的矛盾塑造得非常壓迫,單看幾秒已經教人想把視線移開,明明是強調共融的宣傳標誌,偏偏配上衝突的設計,自然達不到宣傳目的。
    色彩與設計關係本來就很密切,設計本來就是一種藝術語言,它用色彩構圖跟人的潛意識直接溝通,有時比人類的語言能表達更具深層的意景。

好感度版面設計法則

    閱讀內田廣由紀一系列美術設計的書籍,獲益良多。讚嘆日本人對追求知識的嚴謹態度,有系統地收雜、分類和分析日常生活中平面設計、包裝產品、海報廣告和影畫視像,運用視覺原素,不知不覺間刺激我們消費意欲。這本書不單是寫給設計行業的人士看,更是市場行銷者的參考書籍,更重要提供市場行銷人士與設計者的一道橋樑,製造討論基礎。
    反觀香港的情況,從事設計行業最討厭的事,當然是被行銷同事否定自己的設計方案,市場行銷和美術設計似像生活在兩個星球的人,永遠得不到共識,很多時候雙方都不能用語言,去說清楚問題的重點,最後設計師都要遷就市場部的意見,修改設計,產品得不到最佳的效果,設計師也得不到滿足感﹗